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59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59、

    胸口很热,蓝河低着头趴在叶修怀里,发丝像只小猫的爪子,轻轻挠着他赤裸的皮肤。


    叶修忽然感到紧张。


    就像亲手把自己的心打开,把最柔软的地方无条件交到另一个人的手里。叶修从来不是喜欢让别人主导的性格,可现在,他心甘情愿的把选择的权力交给蓝河。


    时间在慢慢流逝,每一秒的等待都变得格外漫长。


    蓝河终于抬起了脑袋。


    Omega刚经历了激烈的情事,眼睛里像含着雾一样,湿润的发红。蓝河抽了抽鼻子,闷声道:“……你先听我说完。”
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抱歉……当时把你一人丢在A5星域。”蓝河轻声说。“我知道我挺不上道的,那时候你明明是为了救我,才搞得那么狼狈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心里微微一动,刚想说话,却被蓝河一指点在唇上。


    “别……这回就听我说吧?好不好?”蓝河的笑容很轻,有点苦涩,又有种说不上来的柔软。


    “你别怪我啊……真的,”蓝河停了停,继续说道。“我走的时候没法想太多,当时整个脑子都是白的……我就想我怎么可能是皇子呢?再怎么样,也不该是我啊。十几年了,我为城邦杀过人,偷过情报,还害得银狼号自爆……我这样的人,没上军事法庭已经算是不错的了,怎么可能去当什么皇子?”


    蓝河的声线有些抖,仿佛在努力的,将那些隐秘的伤疤重新翻搅开来,一道一道呈现在叶修面前。


    “后来在蓝雨星的时候,我想了很久。”他低声道,“那时我反复的说服自己……离开你是对的。我没有资格,更没有能力去接受那个位置……责任太大了,我真的承担不起。就算是为了帝国的未来,我也必须离开……”


    说到这里时,蓝河仰起头,定定的望进叶修的眼睛里。他的Alpha正在安静的聆听,见他看过来,便捏了捏他的手掌。


    他在鼓励他说下去。


    蓝河笑了笑,轻轻回握住他的手。“可是后来我发现,这些不过是我自己骗自己罢了……我怎么可能忘得掉你呢?”


    “喻队告诉我密码的事的时候,我其实挺希望他强迫我回来的……这样我就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,你看,不是我想来的,我只是被逼着回到你身边而已……”
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。”蓝河说。“我怎么可以这么卑鄙?不能正视这段感情的人明明是我……是我自己在害怕,害怕面对你,面对帝国,面对所有人……害怕到连尝试都不敢,一味只想着逃开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蓝河抬眸,认真的看向他的Alpha。叶修此时的表情很奇特——期待的,忐忑的,心痛的,迫切的……蓝河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一个人的眼睛里,可以蕴含这么多这么多的感情。


    他怔怔的看着,终于释然的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“所以我回来了。”蓝河微笑着道,“我不想再逃避了,我想亲口坦白的告诉你——对不起,我真的没有那个自信。我知道你为了修宪做了很多,可是我实在没有能力去承担一个国家的命运……”


    那一瞬间,叶修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,连呼吸都停住了。他觉得自己口舌发干,似乎有很多挽留的话想说,可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。


    紧接着,他听见了蓝河有些紧张的声音:“所以……这样的我,你还愿意要吗?”


    “如果说,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……你会不会觉得很失望?如果你……唔!”
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就被一个大力的拥抱死死抱住了。


    叶修紧紧拥着他,嘶哑却坚定的道:“没有如果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那个如果。”叶修闭了闭眼,重复道。



    他的Omega,属于他的那个对的人……自己何其有幸,终于等到了这一刻。



    “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。”叶修抱紧怀里的人,喃喃的道。“我以前都没有想过,原来你会这么困扰……早知道的话,就该早点告诉你。”


    “那又不能怪你。”蓝河头闷在他怀里,瓮声瓮气的说,“我明白的。那会儿我芯片还没摘掉,告诉我反而会坏事……再说了,你都等了我二十年了,我等的这几个月,也算不上什么……”

 

    叶修从没想到他会这样说,闻言不由的愣住了。蓝河双手环住他的腰,低声问:“我阻滞剂失效的那次体检……是你故意安排的吧?你从那时候就发现了?”


    叶修摇了摇头,笑道:“没有,比那个还要早一点。”


    蓝河顿时惊讶不已,抬起头问:“……有多早?”


    叶修含着笑看他,想了想,说:“应该就是第一次,在病房见到你的时候吧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震惊的看着他,目光错愕不已,几秒后,叶修看到他的眼圈居然红了。


    “哎哎,别呀,哭什么呀?”叶修有点无措,赶紧把他重新按进自己怀里:“别哭了啊。不是都说清楚了吗?以后不会了,再也不会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我才没哭。”蓝河硬邦邦的说。


    “好,没哭没哭,”叶修哭笑不得,只好拥着他的,小心抚摸蓝河的脊背。“别担心,你想的事,我都明白的……你知道吗,这些年,我们为了修宪而准备的一切,其实也不完全是为了帝位……自从你失踪后,你的父亲,他其实也反思了很久。”


    “修宪确实势在必行。这不仅仅是为了你,更是为了帝国更广阔的未来。”叶修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关于帝位,如果你不愿意,当然可以有别的解决方法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——他沉默了一会儿,这才小声问:“……真的?你不会失望吗?你,还有叶家,本来可以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笑得坦然极了:“当然不会。”他稍稍退开了一些,低下头,认认真真的看进蓝河眼里。


    “做机甲战士也好,做少将也罢。我所追求的,从来都不是权力,不过是遵从自己的内心罢了。在我心里你就是你,身份,地位,名字……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
    “所以跟我回家吧,好不好?等这一仗打完,我们一起去见你的父亲,他一定能理解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怔怔的,一瞬不瞬看着那只伸到自己面前的手。


    漂亮的,修长的手指。他清晰的记得这双手的触感,每一寸皮肤,每一道纹路,每一次握住的时候,都那么的让他心动不已。


    他终于可以牢牢握紧那双手,再也不松开。
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……”蓝河伸手握住他,微笑着仰起头。“——带我回家吧。”


  


    事后,两个人颇有些狼狈的从体育场后台里摸出来——蓝河别扭万分,一只手被叶修牢牢牵着,另一手捂在脖子前,试图把大敞的衣襟给拢回去。


    “都是你,”他不无尴尬的埋怨叶修:“脱就脱,那么用力干嘛……扣子都找不着了。”


    叶少将闻言回过头,笑得颇具深意的看了他一眼。蓝河被他看得脸发烫,下意识就问:“……看、看我干嘛?”


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。”叶修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笑了:“就是想起咱们第一次上床那次。那时候你那个视死如归的表情……没想到啊,现在都会要求我脱轻一点了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满脸通红,结结巴巴的怒道:“你你你……胡胡胡说什么!”


    “真的啊。”叶修笑起来。“那时候我就想,如果有一天,你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就好了。如果不是为了稳定密匙,我也不想那样逼你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张了张嘴,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。


    “所以,小蓝啊。”叶修忽然转过头,认真非常的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做这种事的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无奈道:“你还是闭嘴吧。”



    两人一路小声的说着话,一边一路从体育场中央穿过。夜风轻拂过空荡的草地,让蓝河发热的头脑渐渐归于清醒。半天后,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一点:“……你刚才说,这里的炸弹都被清除过一遍了?”
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叶修点了点头。蓝河更奇怪了,心想炸弹清都清了,你还跑过来做什么……


    正说着,他便看见叶修熟练的摸进中央控制室,从成捆的信号线路中挑出一根,接上了某种仪器。
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蓝河奇道,“城邦可是打算在开幕典礼那天炸掉体育场……首都必然还藏着其他伏兵,到时候见情况不对,一定会有所动作……你难道只打算用这个来对付他们?”


    叶少将神秘的笑了一下。他招招手,让蓝河附耳过来。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半天,蓝河无语道:“你……这也太损了吧。”


    “兵不厌诈,这怎么能叫损呢?”叶少将悠然笑道,“许家那个小子,有胆子来,我当然得给他准备份大礼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的表情有一点复杂:“现在听到你说许家的小子什么的,怎么就这么别扭呢……”


    叶修忍不住笑出了声。还没笑完呢,便见蓝河忽然站了起来,俯视着他道:“你等等,我突然想起来了啊……”


    “这里是第九军团布防的吧……”蓝河盯着他,慢慢道:“……你亲手部署的防线?还这么巧,只漏了一个能让Omega通过的漏洞……”


    “啊,你说那个……”叶修慢慢止住了笑,眼里闪过一抹促狭的光。“其实这一个月来,我每去一个地方,都会留一个那样的漏洞……”
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笨办法罢了。”他笑着摸了摸蓝河的脸。


    “总得为你留条回来的路吧,你说是不是,小蓝同志?”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嗯……很早就设想好的一段


啊~我终于要写完了!仰天痛哭流涕。。。。


评论(42)
热度(815)
2016-10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