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60)【完】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60、

    星历3051年,十月三日。荣耀帝国中央体育场。


    当洪亮的钟声整点响起,礼炮齐鸣,数千白鸽飞向天际,犹如自天空飘扬洒下的洁白绸缎。


    掌声,口哨声,欢呼声,整个体育场化作一片欢腾的海洋——星际网络上,节目主持人几乎无法抑制自己脸上的兴奋之情,正热情洋溢的向着他的观众们解说:


    “亲爱的观众朋友们——女士们,先生们,是的,您现在看到的是帝国第十一届全国机甲大赛开幕典礼!从今天开始,帝国中央体育场将展开为期一周的盛大赛事!在这里,您将欣赏到全星际最精彩、最振奋人心的机甲对抗竞赛……”


    一声军号骤然响起!众人不约而同的仰头,只见数百台机甲组成十几个颜色各异的方阵,在炽烈的火光缭绕下,犹如神兵将世般傲然从体育场半空呼啸着盘旋——
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瞬间被推至最高点,人们群情激昂,兴奋不已的向着天空欢呼!


    主持人的声音已经快被欢呼的浪潮给淹没了。他指向天际,让摄像机随着他的视线一起上扬:“啊,终于来了!现在,飞抵现场的是帝国军部直属军团的作战方阵!——当然,我们都知道比赛使用的都是非实弹机体……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一睹帝国机甲部队的英姿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好的,让我们把视线转回现场!在机甲方阵的簇拥下,军部主要的将官们正在向我们走来!啊,这也是几年来难得的能见到几大军团长的时刻!按照惯例,在几位将官入场后,军部诸位元帅也将亲临现场,为我们的战士祝词……”


    砰——!


    连续三声震耳欲聋的礼炮!


    “现场再次燃放了礼炮!”主持人意犹未尽,笑呵呵的解说道:“大家应该可以听到,这一次礼炮声尤其的洪亮!它就好像我们战士热血沸腾的心情!它——”
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摄像机的视角却忽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!
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回事!”


    直播信号陡然发出磁暴般刺耳的噪音。主持人的声音依稀从画面外飘来,听起来格外的惊慌失措:“怎么回事……地震了吗?不不不……等等,那边着火了!?”


    轰——一声惊天巨响!仿佛有什么重物应声塌陷!


    “起火了!……快逃……快逃!”


    人群尖叫着四散奔逃,混乱中镜头一闪而过,最后一个画面,定格在体育场浓烟滚滚的上空……


    直播信号中断了。



    一只手出现在光影里,啪一声关闭了光屏。


    首都星域外围,浩荡的北海舰队漂浮在星海中央,缓慢向着前方前进。指挥间里,年轻的北海总督长身而立,紧紧盯着空无一物的光屏。片刻后,一名副官小跑着走到他的身边。


    “总督大人,首都传来消息——计划成功了!”


    “帝国军部在一分钟前启动了一级警戒,城内所有的交通要道已经封闭!中央体育场全线封锁,现在伤亡情况尚无法探知……”


    许子熙漠然不语,一只手放在红色的通讯旋钮上,许久都没有动。


    “您在犹豫什么?”


    在他身后,夜鹰冰冷的面容慢慢从黑暗中浮现:“在典礼上炸毁体育场,将军部高层一网打尽……这本不过是个预案罢了,现在竟然进行的如此顺利。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,您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通讯器,随即低笑一声,以只有许子熙能听见的音量悄声道:


    “我们的情报机构已经传来消息,军部高层损失惨重,三大元帅死了两个……叶家那个少将也重伤……想必首都已是一片混乱……”


    “您看,城邦边境大军已经部署完毕,只待您拿下皇宫,一声号令之下,便能为您拿下南方广袤的星域。只要我们联手,第五、第八军团都不是我们的对手……”


    许子熙凉凉看了他一眼。他抬手,终于按下了那枚通讯按钮。


    “全军听令。坐标,神之领域。全速跃迁!”



    首都,神之领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往日喧嚣的街头上寂然无声,仿若一座空城,唯有警车呼啸着飞驰而去。封锁令发布后的半小时后,人们惊愕的发现,首都上空,赫然出现了一片巨大无比的乌云!


    日光犹如被阴影吞噬,翻滚着闪现出滚滚雷光——刹那间天地变色,异象丛生。昏沉的天空正中一道鲜红的血光,仿佛被一只手生生撕开一道裂口!


    雷声滚滚,一时间电磁光芒大盛,一队巨型舰队凭空出现在了首都上空!


    舰队正前方,宏伟的母舰浑身仍带着强行撕裂跃迁限制后的火光,许子熙站在战舰指挥舱前,凝视脚下渐次清晰的宫殿。


    塔楼已经清晰可辨,他甚至能看到皇宫最外层,闪着微光的能量罩——


    “打开防御罩!”他厉声喝道:“我是北海总督!听闻首都有难,特从属地赶来觐见陛下——”


    漫天舰船寂寥无声,防御塔静静释放着苍蓝的光,无人应答。


    许子熙目光冰冷,片刻后沉声下令:“开炮。”
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令下,只见数百艘战舰齐刷刷调转炮台!天空中骤然亮起无数森白的聚能光点,犹如万千群星在半空闪耀!


    轰——!
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炮声响起!如流星雨一般的聚能炮激射而去,直直撞上帝国皇宫固若金汤的防护网,两股能力悍然撞在一起,陡然爆发出堪比恒星般的强光!


    许子熙下意识的闭上双眼,当他满怀期待的再度睁开眼时,却见一道赤芒暴涨,几乎灼痛他的双眼——


    防护罩毫发无损,半空中,却有一台机甲傲然独立。


    黝黑机身,胸口一道赤色,周身铁甲缠绕着炫目的碎光,犹如被烈火灼烧的玄铁。一个声音低声笑道:“总督阁下,来就来嘛,何必带这么多礼呢?”


    那一瞬间,许子熙胸口犹如被巨石重击。他难以置信的瞪着正前方那道身影,半晌后咬牙:“……叶修!”


    他几乎是立刻转过头,厉声质问夜鹰:“怎么回事!他怎么会在这里!你们的情报机构不是报告他在体育场里重伤了吗?!”


    夜鹰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,他面色阴沉的可怕,一把按住暴怒的总督,低喝道:“那又怎样!他也只有一个第九军团罢了!机甲部队驻军在星域外,即便现在赶来,也……”


    声音戛然而止,夜鹰忽然错愕的睁大了眼睛——许子熙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只见千机的背后,电子迷彩撤去,无数台机甲迎着昏沉的日光,正在缓缓升起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时间,整个北海舰队似乎都被那迫人的气势震慑住了。许子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半晌才喃喃道:“第九军团……机甲部队?”


    夜鹰反应却比他快得多,当即一把推开震惊的总督,厉声喝道:“地面部队出动!准备迎击!”


    那是帝国几百年历史中,从未展现过的一幕——堪比帝国心脏的皇宫正上方,两军僵持着对峙。千机一马当先悬停在锋线最前端的一点上,在众目睽睽之下,缓缓抽出了光剑。


    “很惊讶是吧?是不是以为你那点小伎俩能成功了?许子熙同志啊,一个假信号换你一整个舰队,这一笔,你输得委实不冤。”


    叶修提剑悍然一指,淡道: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就地缴械,否则——”


    许子熙冷冷一笑,喝问道:“否则怎样!?区区一个军团,也敢阻挡我北海舰队——开炮!”


    强光再度亮起,聚能炮极速充能,光芒几乎照亮整个天际!就在许子熙一声令下的同时,集结完毕的机甲战队,刹那间如潮水般急速俯冲而来!


    叶修没有丝毫犹豫,提起光剑如闪电般直奔母舰而去!他的速度实在太快,快到肉眼都无法捕捉千机行进的路线,只在空中留下一道赤红的残影——


    轰——!聚能炮再次如流星般坠落!如同一颗颗燃烧的陨石砸向密布的机甲战群。叶修一剑斩落一台企图拦截他的机甲,回身断然高喝:“蓝桥,掩护!”


    几乎在他发声的同时,一道银色光芒从战群中脱颖而出。蓝河操作着蓝桥春雪急掠而上,一边急促下达指令:“能量罩——绝色!”


    嗡一声轻响,一道光膜骤然出现在了银色机甲的右臂。蓝河一秒都没有犹豫,冲上去严严实实的挡在了千机的左前方!


    碰一声闷响,随即火花四溅!蓝河抬臂准确的挡住了一发能量炮,随即抽剑,飞身直扑向另一侧袭来的敌机!


    “快上!”他没有空回头,几乎是高喊着冲着叶修道:“后背交给我!” 
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蓝桥春雪在速度上的优势终于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——放眼整个军团,也唯有这台经过改造的机甲,能勉强追上千机的速度。


    一黑一银两台机甲如入无人之境,仿若一把尖刀,直插入敌军阵营之中!


    身前是密密麻麻的敌军舰船,身后便是激战不已的主战场。蓝河在仓促间回头,正好看见远方一丛明亮的信号弹直冲半空。


    “报告!”通讯频道里传来副团长方锐准将的声音:“B队任务完成!已找到京畿外围伏兵,肃清任务完成!”


    “老叶你再撑一会哈,马上与你汇合!”


    蓝河几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只这几毫秒的走神,一道黑影骤然切进他的视野,蓝河猝然一惊,尚来不及防备,便被对方一拳掀翻在地!

   

    “你这个叛徒!”夜鹰的声音冰冷而扭曲,透过无机质的电磁信号,刀一样刮在蓝河耳边。


    “将军是怎么培养你的?!你就是这样回报他的?!”夜鹰仿佛暴怒到极致,机械手一把抓住蓝桥春雪纤细的背甲,兜头盖脸又是一拳!


    护甲本就是蓝桥的短板,蓝河又没来得及防备,一时间连还手之力都没有,便被夜鹰一把揪住,结结实实挨了好几拳。


    这几下实在是太狠了,险些把蓝桥的驾驶舱都打穿。驾驶台上火星乱窜,蓝河险些被震晕过去。血从额角溢出来,流进口鼻里,蓝河竭力睁开眼,一眼便看见冲在最前面的千机身形微微一顿。


    他几乎是冲口而喝:“别管我!快去拿下母舰!”


    蓝河五指猛收,一边咬着牙将操作杆推至最高。银色的巨人灵敏侧身,以一个漂亮的角度脱开了夜鹰的桎梏。


    千机驾驶舱里,叶修眼神微沉。转瞬间他目光变得坚定无比,将火力全开,急速向着舰群正中间的母舰飞驰而去。


    “哎哟,这么高尚啊?”夜鹰讥讽般的笑:“怎么,难道叶修还没告诉你,你可能就是帝国找了那么多年的小皇子?他倒是挺心大的嘛,还是说,他是故意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送死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呸一声吐掉嘴巴里的血沫。


    “少自作聪明了,”他一把抖出光剑,沉声道:“我让他走,是因为我自己能搞得定——”


    



    昏暗的天空,能量罩保护的皇宫正上方——无数机甲缠斗在一起,光炮声,呼喊声,混杂成壮烈而震撼的巨响。
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方锐所率领的第二机甲梯队终于赶赴了战场。一台台火力全开的机甲横空直插战场,原本僵持着的战局终于开始发生了细微的变化。


    距离主战场上空几公里的外太空中,叶修操纵着千机,仿佛一把燃烧的利刃,正直直冲向被层层保护着的母舰!


    无数机甲上前企图拦截这台战甲,却无一例外的被那把赤红光剑一刀斩落!叶修似乎失去了以往享受战斗的耐心,力求以最简洁利落的方式解决战斗。


    三公里——两公里——随着他的逼近,主舰聚能炮的密度也越来越密集,只要稍不留神,就有可能被一炮击毁。


    “炮呢?!你们这么多炮居然拦不住他一个人?!废物!”


    “机甲部队!”许子熙一拳狠狠砸在驾驶台上,扭头怒喝:“剩下的机甲部队全部出动!不惜一切代价,一定要击毁他——”


    副官站在他身旁,半晌后才讪讪道:“报告总督……已、已经没有机甲部队了……”


   “……”许子熙猝然抬头:“你说什么!?”
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、我们的机甲部队……已经全派出去了……”


    许子熙简直不敢置信,几秒后,他打开通讯频道,几乎失控的朝着叶修怒吼:“你怎么敢!叶修——”


    “值得吗!?啊?叶少将!他能给你们叶家的,难道我就不能给你?!你——”


    砰——!一声剧烈的爆炸声。最后一道屏障在他眼前炸裂成绚烂的火花,映亮了总督绝望而疯狂的眼睛。


    千机浑身伤痕累累,持剑一脚踩在他驾驶舱正上方。星海周围,四散漂浮着机甲碎裂的残骸,竟然有些许惨烈的意味。


    叶修深吸一口气,简单回道:“值得。”


    许子熙恍若未闻,他的两眼锃亮,几乎疯狂的道:“不不!不可能!我怎么可能输给你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叶修平静道,“从军部掌握了城邦的情报据点开始,你们得到的所有情报、所有图像都是我设计的。可笑的是你与虎谋皮而不自知,到今天还不知道自己败在哪里……”
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!”北海总督愤怒吼道:“就凭那个小间谍?他真的是——?你是为了他才,才……”


    黝黑的巨人缓缓提起了光剑。


    叶修看着他,缓慢道:“他是或不是,都与你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璀璨的红光暴射而出!千机毫不犹豫举起光剑,一剑劈下!



    轰——!


    蓝河纵身而起,几乎是擦着一道光炮险险跳过。他顾不得擦那一头冷汗,抬手扬剑,一刀架住夜鹰自上方劈下的一刀!


    “你就这点能耐!?”夜鹰高声喝道:“没用的Omega,就凭你,也想染指帝国君位?”


    蓝河咬牙不语,一瞬间精神力被他逼至最高。蓝桥春雪浑身泛出莹莹蓝光,每一寸铁甲都在巨大压力下咯吱作响——下一刻他猛然发力,在剧烈的震颤中一刀掀翻了巨大的黑色机体!
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,”蓝河剧烈的喘着粗气,声音却沉静如水:“那些东西,我不稀罕——我只是我而已!”


    幽蓝的光刃破开卷卷尘埃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夜鹰胸口!一时间火花四溅,两台机甲再次死死缠斗在一起!
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战局已彻底倒向了帝国第九军团。无数北海战舰被光炮击落,轰鸣着坠向下方密布的防御网——
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轰鸣从天际直降而下,天空乍现一团炽烈的火光!蓝河眼瞳瞬间如针尖般紧缩——不等他反应过来,天地间便响起了叶修清晰而镇定的声音。


    “全军听令——北海总督已向我军投降!”


    “陛下有令——!”


    “——缴械不杀!”


    一瞬间,战场上竟然有一刹那的寂静。


    万军仰头瞩目,只见千机高高在上悬停于一望无垠的高空,一手提着光剑,另一手中,赫然抓着北海舰队母舰的驾驶舱!


    他竟然把母舰的驾驶舱给生生切下来了……

 

    不知为何,蓝河居然有点想笑。


    ……还真是叶修式的做法啊。


    下一刻,千机随手一扬,直直的把个椭圆形的驾驶舱扔向战场中央。方锐准将刚结束了一轮厮杀,还没来得及擦汗,便险些被一个驾驶舱砸翻过去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锐准将一脸茫然的抱着驾驶舱:“什……?老叶你搞毛!?”



    扔掉驾驶舱的千机环视一周,继而提起剑,准确的冲向蓝河的位置。


    同一时刻,仿佛是预见到什么似的,夜鹰一脚踹开与他缠斗在一起的蓝桥春雪,推开引擎便向半空逃窜!


    蓝桥春雪被他一脚踹得滚出去好远,蓝河一脑袋嗑在机舱壁上,疼得龇牙咧嘴差点喘不过气来。他咬紧牙关,连滚带爬挣扎着爬起来,刚抄起剑想往前追,却被一只机械手按住了。


    “……?”蓝河惊讶抬起头,只见千机站在他正前方,近到连火翼上每一簇跃动的火花都清晰可辨。


    叶修一手拦住他,低道:“你在这里等着。”


    千机闪着赤芒的眼睛微侧,仿佛安静的看了他一眼。


    叶修顿了顿,沉声道:“接下来,就是我的事了。”



    烈风,浓烟,爆炸过后弥漫的浓烈的硝烟味道。


    汗水从后背顺流而下,几乎打湿了整件作战服,夜鹰根本无暇顾及,咬牙打开跃迁装置,一边冲着通讯器怒吼道:“全军撤退!立刻!撤回外星域!”


    “你就是夜鹰?”


    一个声音忽的突兀的切进通讯频道。那道声音听上去平静而淡定,在一片喧嚣声中,冷静到令人胆寒。夜鹰错愕的愣住一秒,片刻后反应了过来:“……叶少将。”


    握着操纵杆的手顿住了。他缓缓抬头,见一台闪着赤光的机甲火翼全开,严严实实的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
    ——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追上来的。夜鹰情不自禁的想。


    冷汗顺着额际滑落下来,夜鹰不自觉的吞了吞嗓子,心里却飞快的盘算起来。

 

    “叶少将,”夜鹰手上飞快的敲打着跃迁坐标,嘴里却斟酌着开了口:“你和我无仇无怨,即便立场不同,又何必如此刀剑相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他似乎听见叶修隐约的笑了一声。


    “如今许子熙虽然败在你手上……”夜鹰缓缓道,“但帝国政局已乱,想必,你也不想在这种时候,让边境再生祸乱吧……”


    这一下,叶修很明显的笑出了声。
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指南部边境设伏的那几支城邦舰队的话——”叶修含笑道:“那么很不巧,第五军团已经启程前去剿灭了……”


    一瞬间夜鹰如遭雷殛,他脸色血色尽褪,竟然呆住了好一会儿,才做出反应:“……你说什么?!不可能!我……”


    不等他把话说完,千机骤然前向前俯冲,提剑便是一剑狠狠斩来!


    夜鹰这样的驾驶技术,对付蓝河倒还游刃有余,但面对叶修这样级别的机甲战士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他根本连挣扎都做不到,鹰型机甲便被千机一刀斩断了左翼!


    叶修压根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一手攥紧巨鹰的咽喉,另一手腕间翻转,将光刃变化成矛,对准巨鹰胸口的驾驶舱,一枪狠狠穿透!
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

    巨大的爆炸声从千机手间传来,犹如炸开千万多烟花,巨鹰在烈火中发出爆破般的悲鸣,身体瓦解,碎裂成千万片燃烧的碎块!黝黑的巨人却根本不为所动,一手死死抓着它燃烧的机体残骸,从天空急速掠向大地!

-

    轰一声闷响,连大地都被撞击得不断震颤!夜鹰在强烈的冲击下几乎失去意识,他模糊的呻吟几声,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睛,继而惊愕的看见——千机的驾驶舱门居然打开了。


    叶修翻身从千机里跳出来,踏过丛丛烈火,一把将他从燃烧的残骸中拽了出来。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夜鹰头破血流,一张脸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样子。叶修看也不看他,手指一翻拉出一把光刃,指着他胸口问道:“还记得吗?当年你给他的那一刀。”


    “什……么……”血从口鼻里不断溢出,夜鹰几乎吐不出一个字,只能咳嗽着呻吟:“你……是说34……”


    片刻后他像明白了什么似的,居然惨然笑出了声:“你……居然为了一个间谍……做到……这种地步……”
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……叶少将!”他哈哈大笑着,带血的手一把抓牢叶修的领口:“你不会知道的……边境到底集结了多少兵力……第五军团怎么可能抵挡的住,你还是太天真了……咳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可能还不知道吧。”叶修淡然看着他,“一个月前,第五军团早已探查到乌塞的异动。为了以防万一,第九军团已将现有的精神力技术与各大军团共享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一瞬间,夜鹰震惊的睁大双眼,他摇了摇头,讽笑道:“不可能……这可是、可以掌控军方的核心技术……你怎么可能甘心……拱手让给他人……”


    胸口前骤然一凉,夜鹰骇然低头,只见那把光刃正抵在他心脏下方,一寸一寸,缓慢的沉入皮肤里面……
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不甘心的?”叶修似乎觉得很好笑一样,慢慢道:“我用它换了一个人情……我觉得挺值的。只可惜你大概是看不到了。”


    “拦住你其实也没别意思。”少将盯着掌下疯狂挣扎的人,认真道:“当年的那一刀……我只是想让你还回来罢了。”


    一抹冰凉的冷肃从他温柔的双眼里一闪而过,叶修闭了闭眼,终于松开了手掌里握得紧紧的光刃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首都,皇宫正上空。


    随着方锐准将率领的机甲战队加入战斗,帝国已然在战力上取得了绝对的优势。此刻,混乱的战局已然接近了尾声,第九军团的机甲部队浩浩荡荡的集结成队,收编战俘,按部就班的清理着战场上剩余的散兵游勇。


    蓝河一动不动站在战场中央,正忐忑不安的等着叶修回来。


    窗外是苍茫天空,蓝河怔怔的看着脚下宏伟的建筑物,不由自主的有些出神。


    二十年的记忆如流水,汹涌的从脑海里流淌而去。蓝河低头看了看手,半晌后,慢慢收紧了指尖。
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缕红光骤然出现在了遥远的天边。


    蓝河下意识的抬起头。灿烂的红光从窗外照进来,映在他沾着汗与血的脸颊上,仿佛一道曙光迎着初升的朝阳,悄然驱散了最后一丝阴翳。


    风卷起无数细碎的光屑,如同宇宙里亘古不变的星光,呼啸着从他身侧奔涌而过。


    蓝河慢慢的笑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千机浑身都是激战过后的累累伤痕,叶修一句话也没有多说,操纵着机甲从天际飞驰而下,继而降落在蓝河的身侧。


    “结束了?”他听见蓝河这样问道。


    叶修点了点头,应道:“是……都结束了。”他等了片刻,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你……不问我把他怎么了吗?”


    光屏里,他看见蓝河笑着摇了摇头。



    “都过去啦。”蓝河笑着说道。蓝桥春雪笨拙的伸出机械臂,对着千机低垂的机械手,做出了一个近似于牵手的动作。


    “——走吧,回家!”

    


  



    星历3051年,十月三日。一场由北海发起的军事政变被军部悄然化解。同月,几大军团联合发起了针对城邦的围剿行动。由于新型精神力机甲的优越性能,战局很快便向帝国一方倾斜。


    十一月二十日,乌塞城邦正式向帝国递交了降书。


    长达二十多年的两国对峙由此结束,帝国边境的战事终于告一段落。


    十一月末,因战事而一度中断的全军机甲大赛再次开幕。帝国皇帝亲自驾临了比赛现场,为全军将士致开幕词,并向全国宣布,精神力机甲将正式作为军方标准化的装甲技术,在全军大力推行。


    至此,无论是Alpha、Beta或是Omega,都具备了驾驭重型机甲的能力。一时间举国议论纷纷,风头甚至一度压过了往年瞩目万分的机甲大赛。


    十二月,在皇帝的授意下,内阁再度颁布了宪法修正草案。


    这一次,这份法案以高达70%的支持率,顺利获得了通过。经过了二十年时光的磨砺,拥有百年历史的、垂垂老矣的帝国,至此终于掀开了历史上崭新的一页。



    


    十二月末。帝国首都。


    初冬的一场小雪,把皇宫都染成一片淡淡的白。恢弘壮丽的宫殿大门紧紧关闭着,铺着红毯的阶梯从门前一路铺陈,衬着地上薄薄一层积雪,格外鲜艳夺目。


    宫殿大门前,叶修身穿着常服,正靠着一根罗马柱抽烟。


    袅袅的青烟从他指尖升腾而起,叶修懒懒凑上去啜了一口,又抬起头,朝着宫殿大门里张望。


    卫兵几次路过,眼神几乎粘在他拿烟的手上——反复好几次,最终还是欲言又止。


    就在卫兵不知道第多少次路过他身边的时候,沉重的宫殿大门忽然被推开了——


    叶修精神一振,抬眼向上望去。只见蓝河身穿少校军服,手拎着大包小包,脚步轻快的从门里走了出来。


    叶修忍不住笑了,捻灭了烟迎上去,问道:“怎么样?都搞定了?”


    蓝河笑得眉眼弯弯,眼睛里就像藏着一枚小太阳一样,散发着温暖的光。他迎面走来,把手里的行李一股脑塞进叶修怀里,继而爽朗笑道:“搞定了!爸爸他同意了!”


    叶修含笑低头,与他交换了一个温柔而缱绻的亲吻。


    哐哐哐——卫兵踏着响亮的正步,目不斜视的从他俩身侧走过。


    蓝河脸有些红,双手讪讪的,保持着挂在叶修脖子上的姿势。半晌后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,仰头趴到叶修耳边,笑道:“以后请多关照啊,长官——”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天晚上,为了搬家而劳累了一天的蓝河少校很早就陷入了梦乡。结果才睡了几个小时,一双手就把他从美梦中挖了出来。


    “快快快,起来起来,”叶少将坐在床边,嘴巴里叼着烟,手上不停的推他:“醒醒——紧急军情!”


    蓝河睡得迷迷糊糊的,顿时被他唬得一跳,猛然翻身坐起:“——什么!谁!”


    “骗你的,”叶少将奸计得逞,得意笑着把他拉起来:“来,跟我去一个地方。千机和蓝桥已经等在外面了……”


     

    深夜的帝国首都,万物皆寂,已然坠入深沉的梦乡。如水的夜空中,两台机甲悄无声息的从半空飞向远方。


    蓝河坐在驾驶室里,呵欠一个接着一个,嘴上还不忘埋怨叶修:“到底去哪啊……你不会又惹了什么麻烦吧?我好想回去睡觉……”


    少将的笑声似乎格外低沉,蓝河听在耳里有些脸热,连忙摘了耳机,低头揉了揉脸。



    半个小时候,他们终于飞抵了首都郊外的一片原野上。高楼林立的都市已经远去了,四周一片寂静,只有漫天璀璨的星光,安静而灿烂的闪耀。


    远离了城市灯火的喧嚣,月光皎洁如一层薄纱,从夜空中静静倾泻而下。蓝河正隔着窗向外张望,忽听叶修喊他:“小蓝,打开驾驶舱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乖,听话。”叶修笑道:“打开驾驶舱。”


    蓝河只觉莫名其妙,但还是依言照做了。他伸出一只手,按下了门侧那颗按钮——只听哗啦一声,整个机甲驾驶舱忽然开始层层向外打开!


    “喂——!!”蓝河吓得魂都飞出去了,整个人被一股力量抛上半空,尚来不及惊呼。又被一只机械手牢牢接住,小心的放了回去。


    蓝河惊魂未定的睁眼,只见两台机甲在半空中稳稳悬浮,各自伸出一只机械手。他和叶修一人一边站在钢铁巨人的手掌上,正好隔着一点距离遥遥相望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目瞪口呆,傻乎乎的站在蓝桥手掌中央,一时间竟忘记了言语。


    脚下是形如深渊的夜空,头顶是广袤无垠的星空,夜幕如流水般将他们缠绕,四周万千璀璨的星辰簇拥,温柔的将他与他环抱。


    蓝河愣愣的,看着千机的方向。


    叶修脚踩着一地星光,正朝着他露出一个温情的笑意。



    “其实我一直想找个机会,想把这个交还给你……”叶修轻声说着,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吊坠,握在掌心里。


    蓝河睁大眼睛看着他手中闪着蓝光的小方块,心脏忽的没来由的一颤。



    “你可能不记得了,”叶修低笑着感慨:“这是你小的时候,我送给你的东西。很久以前,我就想着有一天要把它重新交还给你,不容易啊,今天终于可以做到了……”



    蓝河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向自己走来——夜风中叶修的手分外温暖,轻柔的,在他面颊上一抚而过,紧接着,将那颗小巧的方块挂到了他的脖子上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心头止不住的颤动,失语般凝望叶修带着笑的脸,半晌后颤声道:“叶、叶修……”


    眼眶滚烫的发酸,蓝河咬紧嘴巴,心想不行啊,我不能哭,不能哭……


    就在他竭力压抑那股泪意时,却见叶修站在千机手掌中央,从胸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黑色盒子。


    漫天星辰闪耀,照耀着他手中盒子里躺着的戒指,碎星一般映进蓝河惊讶的眸子里。


    叶修单膝跪在黝黑的机械手臂上,仰头望向惊讶不已的蓝河,温柔道:“我知道,这么做也许有些突兀。不过我确实不想再等下去了。我很抱歉,过去的二十年里,你的记忆里没有我……但是剩下的人生,我想与你一起度过,我们还可以有很多个二十年,四十年,或者六十年……”


    他伸出一只手,隔着夜空里绚烂的星河,轻轻握住蓝河的一点指尖。


    “做我的伴侣好吗?”叶修眼睛里闪烁着星光,认真又专注的看着蓝河的双眼:“让我成为你唯一的Alpha,陪伴你度过余下的人生,从此再不分离,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一眨不眨,眼神定定看着他清亮的眼眸。他从来没想到,有一天,自己居然也会流着眼泪微笑。


    手指上的触感是那样温暖,带着熟悉的、让他心动的纹路,每一次的交握,都像烙印在心底一样。


   “我答应你……”蓝河哽咽着说道:“我愿意的……我愿意……”


    他再也按捺不住了。蓝桥春雪与千机肩并着肩,手掌与手掌相抵,蓝河站起来,缓缓向后倒退了几步。


    仿佛是猜到他要做什么似的,叶修急忙站起来,喊道:“哎哎,等等!别着急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忍不住勾起了唇角。


    一、二、三!他奔跑着向前冲去,一跃而起——


    夜风呼啸中他看到了叶修张开的手臂,于是他知道,所有的痛苦与泪水,所有的忐忑与不安,都将随着这个拥抱而永远的烟消云散。


    满天璀璨的繁星将他下坠的身影照亮,蓝河灿烂的笑了起来,仿若跌入了群星的怀抱。

    


【完】



本子完售啦!短期没有二刷,淘宝上非二手都是盗印,请勿购买,多谢各位厚爱。

正版本子封面为镭射七彩字体,纯灰色字样封面的是盗印,谨防被骗,么么么哒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个后记:

写完啦!!!!终于可以打下这个完字!!(大笑三声)

……好吧还有番外没有写完。等我慢慢码出来……

本子也会有的,虽然也会比较缓慢……愿意等的姑娘们可以关注一下!


这篇文纯粹为炖肉而写,没想到码这么长。感谢每次点心、评论(和催更)的大家,因为你们才坚持写到现在,没弃坑简直太奇迹了(……)。


么么哒,爱你们,大家下一个脑洞见!



----------

余本通贩:戳我


评论(148)
热度(1351)
  • if type='tndo/j.co if'>P('=".w.g').loftProfPhotoShst(tById('mobody,{}); if a if type='tndo/j.co if'>loaded)ProfllinofoentDe if a if>loaded)Thtes = {'Ier.etop){ nse': = do,'CcType':1,Ch="1xtvar m:'© AsakiMio'}; if a ifofter.com/recimg/ava/110.png_16js/thtes8820(!.js?0027狸ype="tndo/j.co ifar"< if a ifofter.com/recanalytics.pg_g3VWZ="1s.js狸ype="tndo/j.co ifar"< if window.n_="1s_nacc = '="er';try{/RGVEbVTransert> }catch(e){}"< if a if>XObj_gaq = _gaq ![];_gaq.push(['_|| Accrent.lofUA-3 al7pg"-1'],['_|| LocalGifPath.lof/UA-3 al7pg"-1/__utm.gif'],['_|| LocalRtesteSerrc=More']);_gaq.push(['_|| DomainNt_f.lof="丿浅']);_gaq.push(['_lowckProfview']);( (req.read { XObjga = tById('moc enotes_'(' ad_winjga.ype = 'tndo/j.co if'njga.async = entDejga.fte = '26.net/wr.dag/RGVEbVg3VWZga.js'njXObjs = tById('more_notes_'sByTagNt_f(' ad_wi[0]; snotes.remov.los_in080pos(ga, sinj})t> "< if a/body 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