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· 番外(01)

*婚后番外小甜点。
*ABO,有肉注意
*正文&前文见标签


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了(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


   “——全员听令,集合!立正!”


    唰唰唰!二十来号人应声而动,站在黑色的教练机前,齐刷刷的排列成行。女教官抬起头,审视般看向面前站得笔直的新兵们。


    “站好了啊,都精神点!我看谁还在乱晃!”


    陈果中校板着张俏脸,努力摆出一副严厉的嘴脸。


    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全体新兵面前训话,没经验,怪不习惯的。蓝河手拿记录板就站在她身后,听到这句便赶紧低头,藏起嘴角忍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


    3053年,距离帝国新政实施已有一年有余。三月,首都料峭的春寒尚未褪去,便又到了军团一年一度的征兵季节。


    今年年初的时候,蓝河刚和叶修举行了婚礼。


    婚礼简单而朴素,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,更没有昭告天下。两人在父母面前交换了戒指,从此,便算是将彼此的一生给定下了。


    婚假足足休了有一个月。回来后,蓝河便调岗到了战斗任务组。还没等他适应个完全,新兵训练的任务便如大山一般压了过来。


    一阵兵荒马乱。


    幸好他只是担任今年的教官助理——主管教官是陈果中校,她和蓝河一样,第一次接手新兵集训,紧张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。


    “站直了!哆嗦什么!”陈果教官扬着下巴,尽职尽责的作母老虎状:“军人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?啊?军容!纪律!——看见你们蓝教官没有?”


    蓝河正低头专心做着记录。他是特勤出身,又经历了帝国军校严格的调教,站立时不需提醒,自然便拔成标准的军姿。Omega的面容清隽秀气,在军团这种Alpha成堆的地方,一向格外出挑。


    唰——!一群人都下意识的站直了。二十来道炯炯有神的目光,灯泡一样炽热的聚焦到他身上。


    蓝河哭笑不得的抬头,忙不迭的给陈果递去一个讨饶的眼神。


    
    谢天谢地,一天的训练终于很快结束了。


    黄昏时分,蓝河仍抱着他的记录板,快步走在训练场的通道里。作训服里汗津津的,怪不舒服的。蓝河一边解开领口,一边还不忘在纸上写着他的训练安排:


    “作战实务,方锐准将……机甲解构,莫凡中校……唔?”


    蓝河忽的一顿。右手边是Alpha的更衣间,一阵响亮的哄闹声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
    Alpha新兵们正在里面哇啦哇啦乱叫,一个声音兴奋道:“哇你们看见没!刚刚蓝教官脸红了诶……”


    “看见了看见了,妈的太可爱了……”一群人哄笑着附和:“我们今年太幸运了,居然有Omega当教官!”


    一众人七嘴八舌讨论几句,又有人沮丧道:“你们别想了,咱们肯定没机会了……蓝教官身上喷着信息素遮盖剂呢,他肯定有Alpha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!不追追看怎么知道?”


    一群少男手捧大脸,开始集体畅想小蓝教官的信息素该是怎样美好的味道……



    门外站着的蓝教官:“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教官面无表情,手起笔落,把已经拟好的训练量又乘了个二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搞定了训练表的蓝河杀气腾腾,一路往Omega更衣间走去。路上遇见好几个军团同事,纷纷笑嘻嘻的同他打招呼。


    “辛苦啦蓝少校!这是准备回去休年假啦?”


    “哎呀,还忙着呐?昨天不是批了年假了吗?”


    一个两个都笑得暧昧非常。饶是婚后脸皮渐厚,蓝河也有点扛不住。


    已婚Omega半年一次的特批假期……意味着什么,自然不言而喻。蓝河只觉脸皮上烧得慌,伸手揉了揉脸,低头推开更衣室的门。


    “蓝教官!”


    背后忽然有个人喊住了他。蓝河回身,只见一个Alpha小新兵站在他身后,两只眼睛亮晶晶的,忐忑紧张的望着他。


    这人一看就是鼓足了勇气来的,目光闪动了半天,才踌躇道:“蓝、蓝教官……我、我其实……嗯,你这周有空吗?”


    蓝河:“……”


    蓝河心想卧槽啊,这年头的小孩,真是一年赛过一年的难搞啊。他头痛的揉了揉眉心,刚想开口婉拒,一道声音却忽然插了进来。


    “抱歉啊,他这周没空。”


    蓝河愕然抬起头。


    叶修不知何时站在他身侧,一手轻按着他的手腕,冲着新兵露出了一个亲切无比的笑容。




##


    “……唔……不、不行……”


    更衣间里昏昏沉沉。门锁着,漏进一两丝朦胧的光。


    压抑在喉咙里的呻吟又轻又酥,猫儿叫似的,挠得人耳里发痒。蓝河紧捂着嘴,眼半阖着,被叶修按趴在更衣柜上。


吃肉戳我


##


    事后,蓝河昏昏欲睡,蜷着身子躺在叶修的大腿上。


    空气里一点烟雾缭绕,混杂了一点轻微的汗味。


    叶修只穿一条军裤,赤着精悍的上身,坐在条凳一端上安静的抽着烟。


    情事后的Alpha身上出了一层薄汗,被光影映着,勾勒出腰背紧致的肌理。叶修一只手垂着,有一搭没一搭的,慢慢抚摸着蓝河的脸颊。


    半晌后蓝河总算缓过劲了,软手软脚的撑起身,伸手去翻叶修的裤子口袋:“……药呢?你带了没?”


    过去一整年,出于稳定密匙状态的考虑,蓝河按照苏沐橙的叮嘱,每次事后都服避孕药以防万一。药向来在叶修身上放着,蓝河趴在他身上,没翻两下,就被Alpha捉住了手。


    “今天不用吃。”叶修低头看他,声音低沉:“早上沐橙来了电话,一年稳定期已经够了,以后都用不着这个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怔了怔,倏地脸上一热,低低哦了一声,慢慢缩回了手。


    热潮正在缓慢的褪去,他枕着叶修的腿又躺了躺,片刻后翻了个身,仰头试探问道:“……今天有什么事吗?”


    ……他总觉得叶修有点怪怪的,又说不出来到底哪不对劲。蓝河仔细想了想,难道是因为他一声不吭就把自己往更衣室里拖?


    唔。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,也不是没有孟浪的时候。不过这次叶修好像特别性急,那力道,真跟要弄死他似的……
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事啊,”叶少将自然的道,“来接你回家嘛。”


    蓝河眨眨眼睛,抬眼向上看去。叶修手夹着烟,眼眸垂着,正懒懒的看着他。


    “今年的新兵,”叶修忽然又道,“……质量不怎么样嘛。怪没眼色的。”


    他答非所问的一句把蓝河弄得一怔。叶修叼着烟啜了一口,漫不经心道:“你下手可别太软,该训得训,不行打回军校重读都行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一道灵光劈过脑海。蓝河呆呆看着叶修,忽的噗嗤笑了出来。
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蓝河拖长音调,忍了又忍,还是没憋住脸上的笑意:“我……哈哈哈,我知道了,噗——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没想到啊,蓝河想。堂堂叶少将,泰山崩于眼前也不见得瞧上一眼的叶少将,居然也会因为几个小新兵犯起别扭啊……


    蓝河笑意渐深,爬起来坐到少将腿上。


    他没管叶修有些意外的眼神,勾着脖子缠上去,轻轻吻了吻Alpha紧闭的嘴唇。


    “知道啦,”他笑着又重复了一遍。


    眼前的Alpha搂着他的腰,目光深沉的盯着他看。蓝河抱着他的脖子,眼睛笑得弯弯,刚想再调笑他几句,忽的被叶修按倒在了条凳上。


   “喂……”蓝河推推他的肩,小声表达抗议。叶修不为所动,俯下身给了他一个深吻,片刻后才抬起头,笑道:“小蓝啊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嗯?”


    一只手抚上他赤裸的小腹。


    叶修的手指有些温热,摩挲着抚摸了两下,低道:“药可以停了。”


    “给我生个孩子吧,嗯?”



-----------

根据群众强烈要求,番外大概包括以下。


#少将夫夫备孕日常#
#发情期就问你生还是不生#
#卧槽真的有了#
#叶宝宝:我的爸爸是笨蛋#


【逃了,别打……打也打不到哈哈哈哈哈】



评论(41)
热度(973)
2016-10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