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02)

**本章黄暴**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

占tag……啊

一个失败的生日更TAT

小蓝生日快乐!送你一个给你庆生的老叶(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

02、


旭日缓缓东升,天亮了。

 

蓝河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、很长的梦。梦里鬼怪横生,大地荒芜,蓝河提着剑漫无目的地游荡,恍惚间听见一个男人说:“他总是这样?一睡就醒不过来……”

 

“常这样。”另一个人说,“醒了也时好时坏,不太能认得人。”

 

“变成这样多久了?”

 

“不好说,”那声音说,“他八字轻,魂魄从小就不太稳。但严重成这样的话,也就近五六年的事。”

 

蓝河终于醒了,费力地睁开眼睛,“大春?”

 

“……大春?”蓝河仿佛久经跋涉般的疲惫,迷茫仰起头问:“我又糊涂了?是不是又乱跑了……”

 

两个人立刻止了话头。梁易春站起来,俯下身看他,“没呢,你睡着了。再睡会儿,就快到家了。”

 

蓝河坐起来,懵懂环顾四周。他们正身处一只飘摇的小舟上,四面青山绿水,倒映着天空澄碧的剪影。蓝河眨眨眼,还想再说些什么,手腕忽然被握住了。

 

男人握住他的手,轻巧捻了个诀。蓝河身体晃了晃,又睡了过去。

 

君莫笑低头,双手一接,把睡着的青年重新放进怀里。

 

梁易春神情颇为复杂,放下船桨,站了起来。

 

“君先生,”他站在船头,指着江面上一处水雾弥漫处说,“看到了吗?那就是入口,再往前,就到丹族灵境了。”

 

说话间扁舟已荡入水流,一时间雾气弥漫。

 

灵境入口好似一个涡轮,梁易春放出鹰隼,牵引着小舟,一行人顺流直下,冲入了哗哗流淌的激流里。

 

 

丹族是上古遗族,在灵境中繁衍生息了数千年,境中田舍俨然,处处黛瓦青墙,偶有人走过,俱是长衫飘飘,体态风流。

 

端的是一副世外桃源模样。

 

君莫笑觉得新奇,不住四下探望。梁易春看看他,说:“见笑了。族里如今不如从前,人少得很。”

 

“也正常,”君莫笑居然也跟着他点点头,“有神血的都活不太长……我猜你身上就没有,否则也不会长这么壮。”

 

“……”梁易春不尴不尬地侧过头,“的确如您所说。神血霸道,如今能活到成年的孩子,确实没几个了。”

  

 

而那极少数的活到成年的孩子,蓝河便是其中一个。

 

他是异类中的异类,生来父母早亡,由族里带大。好容易长到十来岁,一夕之间,却又突然犯了痴病。

 

那时候梁易春也不过二十岁,刚从灵境外读完了书,结果一回来,就被族里的老人告知:蓝河这孩子,可惜了。他的魂魄不知何时丢了一块,找不到了,只怕这辈子都治不好……

 

失魂丢魄,神仙也难救。族里办法用尽,试图找到蓝河魂魄碎片的去处,一连几年过去,却是次次无功而返。

 

他们这一辈的统共只有五个人,梁易春是老大,要他眼看着蓝河寿命一步步走到尽头,心里当真是日夜煎熬。


这时凭空冒出的君莫笑,就是溺死前递来的一根稻草,梁易春无法考量太多,只能把他当做最后的一线希望,恭恭敬敬地请进族里来。

 

而现在,这个叫梁易春看不透的男人,就懒洋洋地坐在他家花厅里。

 

君莫笑一身玄色袍衫,长衣长袖,头发却短得像刺猬,搭配起来,不伦不类的。

 

他穿的是梁易春的衣服,身上也已梳洗干净。梁易春看着他悠然品茶,心想真是奇怪啊,前一秒明明还是乞丐一样的人,后一秒却像个世家公子,举手投足,俊逸得让人挪不开眼。

 

桌上咔哒一声,君莫笑放下茶碗。

 

这声响把梁易春拉回了神。君莫笑脸上似笑非笑,悠然道:“人我可以救,但也不能做白工。条件自然是有的,成与不成,只等你一句话。”

 

“请说,”梁易春赶紧坐直身体,“族里没多少现金。但金银玉器,异宝珍奇,还是有些的。”

 

君莫笑不知为何一下就笑了。他摇摇头,对粱易春说:“一不要你钱财,二也不要你奇珍异宝。听说你族里藏着把灵剑,名叫冰雨……”

 

“你要冰雨?不可能!”粱易春吃了一惊,下意识地一口拒绝,“且不说冰雨不能给你,便是我想给,如今也没有办法……”

 

冰雨虽是族里一脉相传的宝剑,可早两年前就被族长给带走了。梁易春想,如今族长连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我又拿什么给你?这人,难不成是冲着冰雨来的?

 

梁易春警觉起来,试探着说:“君先生,冰雨是断断不行的。除此之外,但凡我族里有的,任你开口。”

 

没想到君莫笑竟也爽快,立刻说:“不给冰雨?那也行,人治好了就归我了。等歇上两天,我就带他走。”

 

梁易春一时没转过弯来,迟钝片刻,才蹭地站起来:“你要带走蓝河?不行!”

 

“为何不行?”君莫笑老神在在,挑起一边唇角。“他难道不是你族中之人?刚可是你说的,任我开口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梁易春这才恍然惊觉,自己是中了套了。

 

丹族重诺,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再想收回却难了。梁易春硬着头皮,冷道:“蓝河一个大活人,什么叫做归你了?”

 

“怎么不归我?”君莫笑也站起身,“我得和他同修秘魂之术。修了,自然就是我的人。”

 

这下梁易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

秘魂之术他听说过,据说有熔炼魂魄、养魂纳体之能。可这术法邪门的很,修习法门更是不堪入目,天底下真没几个人敢碰的。

 

梁易春做梦也没想到他会这等邪术,顿时啪一掌拍在案上,怒道:“你要和他双修?!”

  

双修这样的事,在除妖人这行里不算稀奇。可听在传统的丹族人耳里,不吝于晴天砸一个大雷。

 

话不用多,两人不欢而散。君莫笑浑不在意,只对梁易春说:“不过双修而已,有什么要紧?要我说,还是命更重要些。”

 

“你考虑吧,时间不多了。”君莫笑看着他沉肃的脸,说。“最多拖到十四号。再多,可真是神仙也没办法。”

 

十四号。正是蓝河二十岁的生日。

 

这可真是把刀架在了梁易春的脖子上。

 

 

这一犹豫便拖了两三日。君莫笑当真无事人一般,成日溜街逗鸟,蹭吃蹭喝,权当旅游。可怜了蓝河那几个发小,急得头发一把把地掉,直到十四号的那日清晨,梁易春终于拍下了板。

 

“君先生。”他找到君莫笑,说:“蓝河父母走得早,这些年,委实不容易。你……”

 

后面的话没说完。君莫笑闻言就笑了,“你放心。我可是要分一魂一魄给他的,能待他不好吗?”

 

说着他就往门外去了。木门推开,一抹晨光掉进来,在男人挺拔的身上镀下一层柔软的金光。

 

梁易春忽然又叫住他。

 

“你是除妖人?”梁易春盯着他的背影,问道,“做你们这行的,知道特事办吧?六年前出了桩大案,听说他们内部处决了个队长,姓叶,你有没有印象?”

 

君莫笑背对着他,偏头想了一会儿,耸了耸肩。

 

“谁知道呢,”他说,“也许见过吧。”

 

 

蓝河蜷着身体,缩在床边的一角熟睡。

 

太阳正在慢慢地落,窗边一块金灿的绯红剪影,君莫笑进来的时候,看见的便是他头枕着夕阳睡着的模样。

 

君莫笑在他床边坐下。

 

蓝河五官其实生得很好,温润,精致,不是张扬的帅气,却有种别样的乖巧。现在他睡着了,眼里的冷冽便再看不见,显得他格外的纯良。君莫笑低头看了他一会儿,伸手摸了摸他的脸。

 

蓝河还在梦里游荡,忽然手臂一阵清凉,像一阵风吹散眼前迷障,刹那间灵台清明。蓝河睁开眼,只见君莫笑握着他一边手腕,手边一根檀香,烟气袅袅。

 

“醒了?”男人冲他一笑,“能认得人吧?叫什么来着……哦,蓝河?”

 

蓝河其实有点糊涂。这几年他常在梦里,时常分不清梦境与现实。他听到君莫笑这样问,也就懵懂地点了点头。

 

“小蓝同志,”君莫笑自来熟地喊他,说:“你听好了。我现在要救你的命,得麻烦你配合一下。愿意你就点个头,行不行?”

 

蓝河一脸茫然。

 

君莫笑又说:“嗯……情况特殊,估计咱们得干点不太好说的事。这样吧,你就回答我一句,想不想活命?”

 

我当然想活啊,蓝河想。他赶紧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 

君莫笑看着他笑了起来。

 

君莫笑当真是个很俊朗的男人,笑起来的时候,七分的懒散,三分的痞气。蓝河看得有点发怔,再回神时,腰上已是一紧。

 

君莫笑从后面抱住他,手臂揽着他的腰,让他慢慢靠在自己肩上。

 

不可言说请戳我


不知多久后叶修终于停下了动作。他小心退出来,粗喘着,伸手在蓝河胸口上画了个印。

 

金光一闪而逝,像道影子般渗进蓝河的身体。

 

蓝河昏昏沉沉的,半梦半醒,忽然一道无形的力量,把他拉回清明的世界。他睁开眼睛,一眼,正对上低头俯视着他的男人。

 

叶修一身是汗,手臂坚实,光裸的腰线埋在被单里,莫名的性感。他点了烟,一点火星飘在嘴巴边,浮起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。

 

“……今天是你生日吧?”他忽然开口。

 

叶修探下身,在蓝河发顶上随手摸了一把。 

“生日快乐啊,寿星。”


评论(37)
热度(789)
2016-12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