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03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
03、


蓝河过了有生以来最记忆深刻的一次生日。


 就像改革开放的春风一夜吹遍大地,一夕间他清醒了,顿悟了,神智也恢复了,连带着那些不知所云的梦境,也一并吹散了不见踪影。


 几个发小们开心坏了,抱着他又哭又笑。只有梁易春没进来,在屋外和叶修说着些什么。


 是的。这一切都归功于那个叫叶修的男人。


 蓝河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治好了自己。后来梁易春告诉他,叶修把自己的一魂一魄分给了自己,现在,他和叶修正共用着彼此灵魂的一部分。


 “这实在是下下策,”梁易春不无头疼地说,“君莫笑救了你不假,可魂魄相连,岂不是让你一辈子都得跟着他?如今却没别的法子,只你随他去后,千万记得提防此人……”


 蓝河认真听着,乖巧地点点头。


 他注意到大家都管叶修叫“君莫笑”。


 蓝河不是不奇怪,却一句话也没有多说。他刚醒不久,记忆混乱又缺乏常识,别人说什么他都点头,就像个初生的婴儿,敏感又小心地学习着周围的一切。


 几天后夜里,他又一次见到了叶修。


 蓝河的记忆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脑子也清楚不少,见到推门而进的男人,莫名地有些局促:“叶、叶先生……”


 叶修噗嗤笑喷:“这么见外干嘛?叫名字。”


 于是蓝河吭哧吭哧地:“……叶、呃,叶修?”


 叶修想起他提剑屠妖时的一脸凛冽。如今人醒了,反倒和那时判若两人。他看着蓝河恨不得低到桌肚底下的脑袋,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
 “不早了,”叶修抓着蓝河坐到床上,“衣服脱了,做完好早点睡觉。”


 蓝河没想到他一进门就把自己往床上带,吓了一跳,“做,做什么?”


 “双修啊,”叶修咧嘴一笑,“祖宗,你不会以为只修一次就完了吧?以后你得习惯。”


 蓝河稀里糊涂,被他推按着弄到床上。他仰面盯着屋顶那根房梁,心想:原来这叫双修。 



上一次叶修是怎么做的他其实记不太清,这一次,终于头脑清醒的又经历了一遍。


外衫亵衣散了一床,男人扶着他的腰,让他跪着,从后面进入。


蓝河忍不住叫出了声。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打开了,里面一片空虚,又被叶修整个地填满。叶修的手覆在他胸口,一边动着,一边画下奇奇怪怪的符印。他还不忘顾着蓝河:“疼记得说,别不好意思。”


蓝河捂着嘴巴,低低地呻吟。


怎么会疼呢,一点都不痛。但这感觉实在太奇怪了,迷乱,炽热,又无法自持。蓝河实在想不明白,只是和他修一套功法而已,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
完事后叶修埋在他身体里,等了很久,才缓缓退出来。他替蓝河擦了擦身上,认真嘱咐他:“这几天别乱跑,养好精神,隔日我们就出发。”


蓝河愣了愣。半天后,小声嗯了一声。



 叶修说到做到,隔日清晨,他们已站在了出发的小船上。


 梁易春带人来送,叮嘱完蓝河,又来和叶修握手:“君先生,一切拜托。他魂魄碎片之事,也请您多留意。” 

 叶修回头看了蓝河一眼,点了点头。


 蓝河像只小仓鼠,抱着个布包袱,坐在篷子下面。他换了身现代人的衣服,白帽衫,牛仔裤,就像个最普通不过的青年。


 蓝河长这么大从没这么穿过,浑身别扭,不停地扭来扭去。叶修走过来坐到他身边,探头瞧他怀里的包袱:“这什么?这么大一包。”


 蓝河不好意思地别过脸,“……没什么,只是些衣服。”


 叶修掀开一看,顿时笑得不行。蓝河果真老实,布包包里全是他那些飘飘如仙的衣衫,外加玉佩若干,长剑一柄,想来已是全部的家当。


 叶修合上包袱,手掌一抬,拍了拍他的脑袋。
 “你放心,”叶修说,“以后有我一口饭吃,肯定不叫你喝汤。”


 蓝河想不通吃饭和喝汤有什么必然联系,不过他想,这一定是一句好话。就像他笃定地认为,叶修是个好人一样。


 出了灵境就是S市市郊,叶修脚程飞快,下了船便领着蓝河直奔火车站。


 蓝河简直像土包子进城,一路上眼睛溜圆,看什么都新奇惊讶。叶修瞧着好玩,一本正经地逗他:“没见过?这叫汽车,四轱辘的,俩轱辘的是自行车,好多轱辘的叫火车……”


 蓝河一脸崇拜。


 他从未见过这样多的人,这样多的神奇事物,这样广阔无垠的天地。好像一卷崭新的画卷,就此在他眼前徐徐展开了全貌。


S市的火车站虽小,人流却不少。叶修买了两张去G城的火车票,拽着蓝河在人群里灵活地挤来挤去。蓝河紧张不已,全靠他拉着,才没被人潮冲散。


 一切顺利,谁想到临上了车却出了幺蛾子。


 真不能怪蓝河。他这如同古穿今一样的状况,能适应成这样已是不错,被火车这种东西吓到,委实在情理之中。


 上车时蓝河手脚都僵了,同手同脚险些跌个狗吃屎。叶修赶紧把人拖进座位,让他靠在自己肩上,小声安慰:“别紧张,很快就到。汽车你都坐过了,不是没事嘛。”


 车开了。车厢左右摇晃,轰隆轰隆。蓝河又吓一跳,一把抓紧叶修的手。叶修赶紧顺他后背:“放松放松,来来来深呼吸……”


 对面座的大妈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看着他俩。


 “我表弟,”叶修腆着脸强行解释,“他晕车,真不好意思。”


 大妈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。


 等到站时天已经黑透。叶修中途故技重施,悄悄念了个诀让蓝河睡了一觉。这会儿小青年刚睡醒,连紧张都忘了,一脸迷糊的被叶修拉下车。


 冷风一吹,两人同时缩了缩脖子。风声呼呼地灌进来,叶修耳朵一动,听见一声隐约的咕咕声。


 叶修一怔回头,蓝河抱紧包袱,满脸窘迫地低下头。



 时间不凑巧,已经是晚上9点,正经吃晚饭的地方已差不多打烊。叶修干脆带着蓝河去了火车站外面的麦当劳。


 他买了两个汉堡,四块辣翅,两杯可乐。想想觉得不够,又跑去买了包薯条。结果一回来,就看见蓝河坐在餐桌前,不安地左张右望。


 “找什么呢?”叶修放下餐盘,“怎么不吃?”


 “筷子呀,”蓝河还在用眼神找来找去,“没有筷子怎么吃?”


 “……”


 叶修忍着笑,把薯条倒出来,塞了一根在蓝河嘴里:“这是洋快餐,用手吃的。”


 蓝河简直三观震碎:“用手吃?!这这这成何体统……”


 “蓝道学,入乡随俗知不知道,”叶修捡一块辣翅堵住他的嘴:“乖,吃饭。”


 蓝河叼着翅膀瞪他。


 叶修一不做二不休,握着他的手,让他捏住翅膀两端:“看我干吗,啃啊。”


 他做了一个啃肉的动作。


 蓝河犹豫一会儿,就着他的手啊呜一口。


 叶修颇有种卖安利成功的欣慰感。


 蓝河闷头苦吃,一人干掉了四块辣翅。


 蓝河一啃钟情,迷上了麦当当的辣翅。叶修一连给他叫了三天的外卖。


 第四天叶修扛不住了,站在出租屋里可怜巴巴地数账单,“我说小蓝啊,这样不行,咱们得找份活干干。”


 两个人都是没存款的穷光蛋,叶修租个小破屋已经花光积蓄,如今兜里空空如也,养只猫都成问题。


 于是叶修一拍板:出门找活干。


 什么活?当然是除妖。


 两个人鬼鬼祟祟,在派出所外面的灌木丛里蹲点守着。


 “宝地啊,”叶修指着xx区派出所的牌匾感慨,“人多,口杂,破事多,简直是滋长灵异事件的最佳温床。”


 蓝河侧耳聆听,作认真学习状。


 叶修丝毫没有教坏小孩的自觉,笑嘻嘻地继续说:“我教你怎么找客户啊……看见那个姑娘没?”他指着一个穿露脐装的女孩儿说道。


 蓝河点点头。他惊奇地发现,被叶修点名的那个女孩儿,头顶上飘着一缕若有若无的青烟。


 “那是死气。”叶修在他耳边轻声说,“凡是身边有妖魔鬼怪的,免不了沾上些死气,这姑娘还算轻的。那种死气浓得盖脸的,才是咱们的大客户。”


 蓝河恍然大悟,一脸受教地点头。


 派出所门口人来人往,蓝河盯着每一个人的头顶猛瞧,只差没瞪出斗鸡眼来。


 没想到这才蹲了两个小时,大客户就出现了。


 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,眼睛大大,一把马尾在脑袋后面荡来荡去。她头顶的死气浓得像墨水,简直像个移动的小烟囱,咕嘟嘟嘟地从蓝河眼前走了过去。


 蓝河“啊”了一声,睁大眼睛。

显然叶修也注意到了。他呵呵一笑,拉着蓝河站了起来,“走,该我们上场了。”

评论(23)
热度(602)
2016-12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