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04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

复健完了,恢复更新。。


04、

除鬼驱妖,去邪斥疵,听起来玄乎,殊不知这行当其实颇讲究规矩技巧。

 

如今接活也不容易了,开场台词尤其难,毕竟祖辈们的台词早就用烂,这年头谁上来一句“小姐,我看你印堂发黑……”,那多半是要被当成骗子打出去的。

 

“在咱们这行,像你这种接洽客户的人,我们一般都叫做‘引缘人’,专业的。”叶修对蓝河说,“佛家说‘万发缘生,皆系缘分’,那是有道理的。你记住了,万事、万物、万象,缘这东西,才是一切的纽带和桥梁。”

 

“……而你,要成为这个桥梁。”

 

叶修的声音很轻,语气却十足肃然,蓝河听得紧张万分,不由得吞了吞口水,艰难道:“那、那我要怎么去……去……”

 

叶修说:“当然是使劲忽悠。”

 

“……啊?”

 

“往死里忽悠,”叶修拍他肩膀以示鼓励:“伤的说成残的,残的说成死的。不管怎么样把,反正怎么唬人怎么来,不要有心理负担……”

 

他说着说着又蹦出来一堆不明所以的词汇,信息量太大了,蓝河彻底宕机,两只蚊香眼晕乎乎地打转转,不等消化干净,那女孩儿已经从派出所里走了出来。叶修也不管他听进去多少,一巴掌把蓝河推出去:“来了,上!”

 

……真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。蓝河实在无法,只好硬着头皮上。

 

 

 

说实话,以叶修自己的标准来看,蓝河其实不太适合做一个引缘人。

 

他知道这是个挺正直的小家伙。单纯,忠诚,又容易心软,细腻有余,却始终少些圆滑与世故。这样的人并不适合干销售、中介,亦或者与之相通的其他一切职业。

 

不过叶修自己显然并不怎么在意。

 

他屈起一只脚,懒洋洋地靠着路边花坛。口袋里的烟盒只剩下一支了,叶修抽出仅存的一根烟,点燃了塞进嘴里,眯起眼看向前方。


 

蓝河的背影看上去拘谨局促,在那姑娘讶异的目光下,连说带比划起来。叶修不用猜都晓得:他肯定是紧张得磕巴了。

 

幸而单纯也有单纯的好处。大约是想着这么个大男孩儿似的青年,怎么看也不太像骗子吧,五分钟后,小姑娘一脸迟疑地跟着蓝河走了过来。

 

这姑娘姓陈,叫陈果,张口就问叶修:“他说你是大师,能看到我身上的厄运?真的假的?”

 

“当然真的。”叶修秒答,“假一赔十,不真不要钱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陈果姑娘嫌弃味十足地打量他两眼。

 

这人实在没有世外高人的气场,穿一件相当普通的T恤,皮夹克搭在手臂上,灰头土脸地垂在腰间。若非蓝河好说歹说,陈果大概会把他归类成一个脸略微好看的无业游民。

 

唯有那只手。

 

陈果控制不住地盯着他的手看起来。那双手委实生得俊美非常,白皙、修长,即便是随手夹着烟的动作,也漂亮得不像话。真是奇怪,这个人浑身上下一点特别的地方都没有,唯独这双手,还真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。

 

叶修一脸习以为常,坦荡迎接她审视的目光。等陈果看够了,他才说:“你别不信啊这位小姐。最近是不是诸事不顺?我瞧你黑气上身,想必最近倒霉事不少……”

 

陈果翻白眼:“大哥,这派出所好吗。来这的谁不倒霉啊?”

 

“别急,我还没说完。”叶修笑了笑,忽地伸手,在陈果额骨间轻巧一弹,“看你日角发青……想来你家最倒霉的不该是你,而是你父亲吧?”

 

说也奇怪,这话一出,陈果突然不说话了。

 

蓝河惊讶地发现,陈果被叶修点过的地方,果然有一缕浓重的死气缠绕,经久不散。

 

 

G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 

这所三甲医院就坐落在G市城区中心,始建于上世纪四十年代。整栋大楼却是近五年内新翻修的,足比过去扩大了两倍不止。但即便这样还是人满为患,陈果好不容易把车塞进地库,转身领着两个可疑人员上电梯。

 

“我半个月前送我爸入的院,”她轻声对叶修说,“打他电话几次都不接,我不放心,就去了他那。结果一开门,就发现他昏倒在门口。”

 

医院的走廊幽深冰冷,特护病房区尤其安静,连护士走路都轻手轻脚。打进城以来,蓝河还从未见过这样静寂的地方,不由得心里发怵。

 

他下意识地把手偷偷往口袋里揣。但叶修好像知道他冷似的,伸手把他的右手拽过来,握进掌心里搓了搓。

 

蓝河微微一怔。

 

叶修捏他手指,示意蓝河往病房里看。只见一个瘦小的中年人,身上接着一堆奇奇怪怪的仪器,正闭着眼躺在病床上。

 

“……一开始怀疑是脑淤血,但做了脑CT,又说不像。他醒不过来,就只能这样拖着。”陈果吸了吸鼻子,说:“大师,人你也见到了。你能不能坦白告诉我?我爸还到底有得治没……”

 

叶修没有说话,他盯着病房里的人看了很久。

 

许久后他才安慰陈果说:“放心,没事。不是什么大病。”

 

大概他的话给了这姑娘一颗定心丸,等医生过来找她谈话时,陈果看上去已经镇定多了。

 

一时间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蓝河站在角落,眼睁睁看着叶修在房间里踱来踱去,嘴巴里还一直叨咕:“奇怪……真是怪事。”

 

蓝河有点不太好的预感,忍不住问:“到底什么奇怪?”

 

“你没发现吗?”叶修转过头来看他。他不笑的时候眼睛尤其深邃,像深潭,又像夜空,让蓝河有种灵魂被看穿的错觉。

 

叶修过来拉他,让蓝河站在床头,几乎与病床上的人脸贴脸。

 

“如果我没算错,陈果身上的死气只是无意间沾上的。”叶修低声说,“真正被盯上的人是她爸。可你发现没,这个人身上根本没有一点死气。”

 

蓝河呆住两秒,猛地抬头。病床上消瘦的男人还在昏迷,他确实一脸病容,可从头到脚,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黑色雾气。

 

蓝河直到这会才意识到不对劲来——这个人太干净了,干净到简直不像和陈果有过接触一样。

 

“可、可是……”蓝河一瞬间冒起了冷汗,“你是说这个人不是她父亲?还是说……”

 

话没有说完,叶修忽然在他唇上比了一下。几秒钟后,门开了,陈果走了进来。

 

“怎么样?”陈果擦着眼角,仰起头看他俩,“医生那里还是老样子……他们查不出昏迷的原因。”

 

蓝河下意识地看叶修。

 

“大差不差吧,”他听见叶修淡然道。“陈小姐,你父亲的住处离这里远吗?如果可以,我想过去看一看。”

 

 

 

陈果父亲是个小生意人,资产颇丰,家里房子就买在G市二环以内,联排的小别墅。

 

小区一进门便是绿地、流水,风雅的石灯,厅堂里铺着大理石,看着很土豪。

 

蓝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,只觉一进玄关,便冷得发抖,等进了客厅,已经冻得牙齿打架。陈果赶紧去开空调:“没事吧?这儿空了几天,是有些冷。”

 

叶修道:“没事,他体质关系,不打紧。”说着走过来,往蓝河后心上一拍。

 

说也奇怪,只这一下,蓝河便觉得一股暖流从后心处蔓延全身,那冷到骨子里的寒气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 

那边叶修已经跟着陈果往楼上去了,隐约听见陈果在说:“……平时只有我爸一个人住这……对,只有我偶尔过来。他没什么特别爱好,就喜欢买买字画……”声音渐远。

 

蓝河一个人站在客厅里,小心地环顾四周。

 

这栋房子给人以十分整洁的感觉。主人想必有轻微洁癖,每一个角落都整理得一丝不苟。蓝河对“家居”的概念还停留在雕梁画栋那个风格上,第一次见识到现代风格,忍不住好奇打量。

 

他看着看着,视线里突兀地出现大片的白——就像电视信号不好时屏幕里的雪花,刺啦作响。蓝河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,两眼发直,盯着那片雪花发着呆。

 

他看到黑色的脚印,从窗台外延伸出来……慢慢的那个脚印往楼上走去,一步一步,啪嗒,啪嗒……

 

有什么东西……从背后过来了……

 

“小蓝?”


腰上忽然被人一拍,蓝河骤然惊醒,叶修就站在他身后,眉头微微蹙着,“怎么了?叫你几声都没反应。”

 

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蓝河腿一软,险些坐到地上。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在抖,心脏后知后觉地狂跳起来,蓝河想:刚才是错觉?还是说,自己的病又犯了……

 

楼梯里一阵咚咚响,是陈果下来了。叶修转身过去,笑着说:“陈小姐,我看得差不多了。最后一个问题,这房子,最近是不是失窃过?”

 

陈果惊讶不已:“你怎么知道?我爸的几件藏品不见了……我今天就是去派出所报案的。”

 

叶修呵呵一笑。他没有回答陈果的问题,“好了,事情我大概知道了,现在我们谈谈价钱吧?”

 

风水、除妖等等这些行当,价格一向没个准头,狮子大开口的也不算少数。陈果早有准备,立刻应了:“你尽管开。只要我爸能醒,只要我能付得起。”

 

叶修仿佛在思考,半晌后,慢悠悠地竖起一根指头。

 

“十万?”陈果想也不想,“行,没问题。”

 

“不是,”叶修晃晃手指。“我是说,一条烟。”

 

陈果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

“一……一条烟?”她目瞪口呆看着叶修。后者十分可怜地拎拎裤子口袋:“我烟抽完了。没烟不行,会头疼。”

 

陈果一脸错乱地走进书房。片刻后,拿来一条中华递给他。

 

叶修接过来,满意地掂了掂,又开口道:“还有一点。等完事了,我要你父亲藏品中的一件。”

 

 

 

叶修拉着蓝河,一步一晃地走上楼梯。

 

别墅二楼是起居室,铺着厚厚的地毯,走上去没有一丝声响。蓝河还没回过神来,好奇地问叶修:“她为什么答应得爽快?我记得族长说过,古玩字画,在人间价值千金……”

 

“哪那么夸张,”叶修打开浴室门,把蓝河推进去,“她爸也就是个业余收藏,万把块钱的东西……她当然乐意。”

 

“哦。”蓝河似懂非懂的,又好奇问道:“你知道怎么回事了?……这是做什么?”

 

房子里的浴室修得非常宽敞。黑白色的大理石地砖,因为开了地暖,踩上去是暖的,一点儿也不冷。

 

就在蓝河东张西望的间隙里,叶修轻轻反锁上了门。

 

“好了,”他对蓝河说,“没别人了,脱衣服吧。”


评论(28)
热度(491)
2017-01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