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05)

*肉渣 我擦忘记外链 重发一下。。。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

05、

蓝河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。

 

他纵是再傻也明白些礼义廉耻,叫他在别人家里赤身裸体,那是打死也做不到的。蓝河舌头都吓到打结,结结巴巴地道:“在、在这里?……要、要双修也等回去……”

 

叶修顿时乐了,挑起眉逗他:“哟,长进了啊?还知道挑地方了?”

 

蓝河脸涨得通红,敢怒不敢言地看他一眼。

 

“别生气,开个玩笑。”叶修立刻收了戏谑,“我这真是为了正事。小蓝同志,委屈你配合一下工作。”

 

他伸手将蓝河拉进怀里。蓝河比他足矮了半个头,被叶修手臂一圈,就好像整个被他裹进去一样。小青年哪里肯就范,梗着脖子垂死挣扎:“这算什么正事……不、不做不行吗?”

 

“不行。”叶修趴到他耳边说,“你先老实交代,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什么?”

 

蓝河一听,顿时后脊一僵。

 

叶修看他反应,心里暗道一声果然如此。

 

“用不着害怕,”叶修单手脱下夹克,往地上一扔,偏头看他:“读过《大荒东经》没?”

 

蓝河茫然以对:“……什么?”

 

“山海经,”叶修说,“好歹记了你祖宗一笔,不能忘祖啊小同志……《大荒东经》写东极,写鞠陵于天山,说东极有个上古神名叫折丹,可司掌万物风灵,那便是你的先祖。”

 

“你体内淌着的,是上古先民的神血。”叶修低声说,一边伸手,帮蓝河解开衣扣。“传闻丹族人铸剑为生,能斩妖、除魔、通感灵视……你的这些本事,正是一脉承自于它。”

 

哗啦一声衣物落地,蓝河恍然回神,这才惊觉自己已是衣衫大敞。胸口裸露的皮肤透着微微凉意,他看见叶修微垂的头颅,目光沉静平稳,无声地与他对视。

 

蓝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他觉得自己的视线像被陷住了一样,一丝一毫,动弹不得。

 

他喃喃道:“所以呢?……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

“这还用问,”叶修随手扯开皮带,笑道:“当然是帮你‘看’得更多一些。”

 

 

 

陈果坐在楼下,如坐针毡地等了半个钟头。

 

第31分钟时她终于按捺不住,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。楼上一片寂静,只有浴室的门关着,陈果走上前轻轻扣了扣,“……大师?”

 

她听见几声“唔唔”的闷哼。

 

紧接着便是叶修的平稳声音:“陈小姐,……不好意思,可以先回楼下等等吗?”

 

……抓什么鬼要在厕所里抓???

 

陈果百思不得其解,但想了想叶修的本事,还是乖乖缩回手,转身下了楼。

 

 

 肉渣戳我


 


 

半小时后两人才从浴室里出来。本来看到了灵视就已算完事,可蓝河实在忍得难受,叶修看在眼里,体贴地帮他弄射了一回,这才草草结束。

 

事后叶修负责收拾浴室,蓝河小熊一样裹着外衣,坐在一旁生自己的闷气。

 

他觉得自己实在太不应该。明明是来帮叶修工作的,偏生身体不听使唤,又成了双修时的那副怪样子,害得人家多折腾半个小时才完。

 

可时间不容他细想。大约是蓝河看到的东西让叶修弄明白了些什么,他一句话也没多说,领着蓝河直奔地下室。

 

 

 

小区的地下室建在房子后门外面,用一扇很精巧的小铁门锁着,给业主做储物用。陈果找来钥匙开了门,叶修让她在外面等着,自己和蓝河两个开了手电,一级级走下去。

 

外面的光渐渐暗了下去,这场景与灵视里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

地底常年不见日光的阴寒扑面而来,蓝河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下意识往叶修身旁靠了靠,小声问道:“……你确定是这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我看到的那个鬼脸,难道是它假扮……”

 

“不是,别乱猜。”叶修摇了摇头。“医院里的那个就是他本人。他倒是无辜,只不过阴差阳错,拿了他不该拿的东西。”

 

不知为何,蓝河立刻联想到了那个古怪的盒子。

 

很显然,那里面必然装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。陈果父亲看来也意识到了,否则也不会神神叨叨地,把盒子埋到地下室来。

 

但蓝河马上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:如果病床上的人就是陈果父亲,那本应沾到他身上的死气,又去哪了呢?

 

走廊尽头就是储物室的门。叶修的声音从前面飘过来:“等完事再跟你细说……来,手给我。”

 

蓝河不疑有他,赶紧小跑上去把手递给他。叶修的手非常暖和,连带着四周阴寒都减弱不少。蓝河以为他又有妙用,于是好奇道:“你要驱鬼了吗?就这样握着?是不是可以发功……”

 

就在这时,只听滋啦一声轻响,手电灭了。

 

 

叶修没有说话,把手按在门上,轻声念了一句什么。

 

一瞬间狂风大作!

 

房门猛地砸开,阴风从储物间里呼啸扑来,夹杂着无数凄厉哭号,回荡在整个走廊里!蓝河总算明白了叶修为什么要抓着他的手,鬼风里的阴寒几乎快要把他冻僵,若非手心里的一点热量源源不断,蓝河真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站得住。

 

很快那些哭号渐渐消失干净,空荡荡的地下室里阴风缭绕,一阵细碎的响动从地底传来,窸窸窣窣地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

蓝河眼睛都瞪圆了,双手不由自主,紧紧攥着叶修的衣袖。他战战兢兢地想拉叶修,谁料到这人一点都不客气,拽着他一脚踩进门内,喝道:“躲什么躲!出来!”

 

“别过去——!”蓝河几乎冲口而出,“别过去——那个盒子就埋在那!叶修,你……”

 

叶修丝毫不为所动。地底的颤动更加剧烈,整个地下室都在咯吱作响,仿佛有什么东西,正要破土而出。叶修将手横握,面无表情道:“还不出来?再不出来我可就拿走了!”

 

仿佛是应证他的话一样,“碰”地一声巨响,空无一物的地板忽然凭空炸开一个大洞!一道红光爆裂出来,就像大地裂开了一道缺口,露出里面翻滚着的血红皮肉——光芒刺得蓝河几乎睁不开眼,他挣扎着看向叶修,强光中叶修岿然不动,右手低垂着,从地底缓缓倒提出一把剑来。

 

真的是一把剑。

 

蓝河根本来不及惊讶。

 

因为他发现,当叶修握住那把剑的同时,那张狰狞的鬼脸,赫然出现了墙壁上。

 

“你是不是很奇怪?”叶修居然还有闲情微笑闲聊,“为什么陈果她爸会被这东西盯上,为什么他身上没有死气……”

 

蓝河觉得自己大概也是疯了,居然还能冷静地冲叶修点点头。

 

“因为他拿了一把不该拿的剑。”叶修说。“这把剑是上古名器,内有精魂,最容易招鬼怪惦记。万幸这把剑还有点能耐,别的不说,祛邪护主这样的小事还是做得到的。……你说是不是?”

 

他抬起头,悠然看向前方。

 

鬼脸在墙壁上蠕动扭曲,张开血盆大口,发出愤怒的咆哮!

 

“相传越王曾铸八剑。”叶修如若未闻,提起剑走上前,缓缓道,“其中第七剑,妖魅者见之则伏……此剑名曰却邪。你既然有胆子觊觎于它,便该想到会有今日。”

 

蓝河整个人都惊呆了,一动不动,傻傻地瞪大双眼。

 

叶修单手提着剑,对着墙壁上的鬼脸,一剑狠狠劈下!

 

 

 

陈果以为自己家的地下室要爆炸了。

 

刚开始她以为是地震,再后来整个夜空都被一阵诡异的红光映亮。陈果真的吓到不行,手机上都拨好了110,打定主意再等十分钟就报警。

 

红光散去没一会儿,底下一阵脚步声传来。叶修灰头土脸地钻出门来,他手上抱着个人,软软倚在他怀里,失去意识的样子。是蓝河。

 

“没事吧!?”陈果慌忙迎上去,“他怎么了?你等等,我叫救护车来……”

 

“没事,”叶修止住她,温和道,“陈小姐,你的父亲应该已经醒了。我们的交易到此为止,这个东西就当报酬,我这就拿走了。”

 

陈果闻言低头,这才看见蓝河身上放了个破破烂烂的盒子。

 

有一点眼熟。

 

陈果没有多想,她低头拨了个120,一边抬起头,焦急道:“你先等等,我还是叫个救护车吧……大师?”

 

一阵夜风吹过,眼前空荡荡的,叶修已经不见了。


评论(24)
热度(505)
2017-01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