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06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06、

蓝河在午夜时分醒了过来。

 

出租屋里没有开灯。一轮皎月挂在窗外,坑洼的地板上一地流霜,月色清冷无垠,悄然铺满了这间穷酸破落的小房子。

 

蓝河看一眼床头摆着的一盒鸡翅,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
 

被褥软绵绵的好像云朵,蓝河轻轻坐起身,这才发现窗边有个人影。

 

叶修低头坐在窗下,肩头沐浴着月光,安静凝视着手里的剑。

 

银辉勾勒出男人英挺分明的半边轮廓。蓝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脸上的表情——平静,又或者复杂,掺杂着太多种他无法理解的情绪。蓝河静悄悄地看了他一会儿,忽然觉得有些难过。

 

 

“醒了?”

 

蓝河抬起头。叶修从窗台上跳下来,径直走到床前。麦辣鸡翅已经凉透,叶修低头看了看,说:“抱歉,没算到死气会让你晕这么久……明天再买新的给你。”

 

蓝河怔怔望着叶修的双眼。直觉告诉他应该说点什么,蓝河努力地动了动唇,却只干巴巴地挤出一句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


事情说起来并不复杂。陈果她爸作为一个收藏界的业余玩家,也不知是走的什么狗屎运,竟然无意间搞到了传说中的古剑:却邪。

 

这种神器都特别容易招鬼怪惦记,却邪又是传说中可以伏诛百鬼的东西,一时间吸引了大大小小无数鬼怪,全往陈果家来了。陈果她爸估计吓得够呛,以为这是什么邪门妖剑,干脆埋了了事。

 

这么一想这剑也挺虐心,巴心巴肝地为主人驱邪,没想到吃力不讨好,反遭错怪丢弃……真是篇标准的狗血渣贱。

 

“你看到的东西叫县山鬼。”叶修说,“这东西不好抓,擅长隐形,又喜欢藏在墙壁里行走……县山鬼胃口很大,喜欢吞食别的精怪、器灵,只要它在的地方,古玩字画基本都得遭殃。我看陈果她家里藏品失窃,又没别的鬼怪踪迹,就猜到应该是它。”

 

“多亏你抓到它藏身的地方。”叶修揉了揉蓝河的脑袋,“欠你一份工资。可惜陈果那的好东西都被吃没了,剩下的也卖不出什么钱。先欠着,以后有机会一块补给你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默然,心中默默给陈果她爸点了根蜡烛。

 

他低头看着面前的青铜剑。却邪剑外表十分朴素,剑身上无一字铭文,仅剑刃上隐有菱状暗纹,无怪乎外行不识货,把它当寻常古玩看待。

 

蓝河又悄悄地看叶修。

 

他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——叶修好像对这把剑非常熟悉,但看它的眼神却又那样陌生,就好像……藏了许多不愿说的话一样。

 

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。

 

 

叶修压根用不着他安慰。第二天这家伙兴致颇高地起了个早,出门买了早饭,顺便给蓝河带了一盒新鸡翅。

 

蓝河盘腿坐在床上啃煎饼,看着叶修哼着歌打包行李。

 

大冬天,蓝河怕冷怕到恨不得上厕所都在床上解决,叶修却像感觉不到冷一样,光着膀子打赤膊,吭哧吭哧干得起劲。

 

蓝河啃完煎饼啃鸡翅,见叶修还没打包完,不由好奇:“这是做什么?我们要出远门吗?”

 

“等搬家,”叶修答,“要换新房子了。你也收拾收拾,免得到时来不及。”

 

蓝河一脑门子的问号。

 

他们真的穷到弹尽粮绝。陈果的委托叶修只收了一条烟,再有就是那把却邪。软中华一条六百,却邪更是无价之宝。可这两样没一个能当饭吃,叶修吃饭都很省,买了辣鸡翅都当奢侈品,叶修自己一口没沾,全让给蓝河吃。

 

他们哪来的钱换房子?

 

这个疑惑终于在几天后的早上被解答。那天破出租屋的房门突兀地被敲响,蓝河迷迷糊糊跑去开门,被门外大包小包的陈果父女俩吓了一大跳。

 

陈果也被他吓得不轻。蓝河在家还是习惯穿他的大袖长衫,不出门时打扮就像个古人,陈果乍一眼看见一个古风美男,还以为自己穿越了。

 

蓝河开了门才意识到不妥,这时候再去换衣服也晚了,只好怂成个兔子样躲在叶修后面。叶修倒很泰然,请父女俩上座,淡定微笑着介绍:“见笑,这是我助手蓝河。”

 

陈果爸爸不愧商场老油条,一样微笑着赞美:“大师果然有遗风余韵。”

 

蓝河真恨不得躲回被子里。

 

 

陈家父女的来意很简单。一是登门致谢,多谢叶大师救命之恩;二是不忍大师明珠蒙尘,想投资入股,赞助叶修开个风水馆。

 

陈父笑眯眯地双手递上名片:“我说过果果了。小孩子不懂事,这么大的恩情,怎么能一条烟就打发了恩人?我知道大师高义,不肯沾染钱财俗物,倒不如让我略尽薄力,也算攒些功德……地址我选好了,商住两用的。二位若是愿意,今日就可以搬过去。”

 

叶修一脸矜持地作推辞状:“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

 

蓝河偷偷瞥一眼角落里打包好的行李,默默地闭上了嘴巴。

 

 

 

就这样,兴欣风水事务所开张了。

 

在叶修的一再坚持下,陈父以自家女儿的名字入资,名字随她家公司起的,也叫兴欣。

 

事务所选址不错,就开在市中心附近的一栋大厦里。一套两层的挑高房,楼下办公楼上住人,门面虽小却有格调,颇有点儿闹中取静的味道。

 

叶修很满意。他不知从哪搞了块木牌子,写上“驱邪镇宅”几个字插在门外,又对蓝河提要求:“你的那些衣裳别老收着,有空常穿穿啊,在咱们店门口溜达溜达……”

 

“大春说过,在外面不能这么穿……”蓝河有些犹豫,“……当真要穿?”

 

“穿啊!你这就是活体招牌啊!到时候我再给你拍个视频,找个营销号转转,保证生意火爆……”陈果一脸的跃跃欲试。叶修意外地看她一眼:“老板娘,看不出来啊,很有一套嘛。”

 

陈果得意:“那还用说?”

 

两个人一答一唱,蓝河被调戏得手足无措,走投无路之下挂白旗讨饶:“我穿,我穿还不行吗……”

 

于是就这么敲定。蓝河莫名其妙就成了看板郎。

  

事务所刚开,暂时没什么委托生意。于是老板娘很闲,叶修很闲,看板郎兼助手的蓝河也很闲。

 

蓝河个性勤快,闲来无事便给店里打扫卫生。那些电器他不会用,好在陈果耐心,一样一样地教给他,没几天就把蓝河教成了个家务小能手。

 

“记得别忘了拔电源。”陈果拿着手机翻微信,不忘特意叮嘱蓝河:“最近好几起短路起火的事故啊,你们也要注意。”

 

蓝河点点头,暗暗记下。他是个很温柔细致的人,别人说过的每一句,他总能认认真真的记在心里。这也是他特别招陈果喜欢的原因之一。

 

蓝河忙了几天,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件事情。

 

却邪不见了。

 

真的不见了。不仅剑没了踪影,连原本装剑的那个破盒子也一起没了。蓝河不相信这东西会在叶修眼皮子底下失窃,可叶修一句都没对他提起过。

 

于是他也一个字都不问。

 

整整一周时间过去,周六的清晨,事务所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客人上门。

 


蓝河起得一向早。昨晚他又和叶修双修了几次,做到最后他连嗓子都哑了,只能软倒在床上,承受男人温柔却有力的顶弄。

 

就算这样都没把他的生物钟搅乱,六点钟时蓝河准时醒过来,叶修在他身旁睡得很沉,蓝河怕惊醒他,轻手轻脚地起身下了床。

 

身上除了炼魂时留下的咒文以外,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痕迹。叶修在床上非常克制,不必要的动作一律不多做,只要蓝河稍有不适他立马就停,体贴到蓝河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

蓝河站在喷头下闭着眼冲澡,脑子放空,心里却忍不住想:要是我也能为他做点什么的话……

 

 

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并没有持续太久。蓝河换了睡衣,边擦头发边下楼梯,走到门口时,忽然愣住了。

 

门口站了一个人。

 

清晨的雾气还未散,那人一身西装革履,大衣挂在手臂上,斜倚在店门口等着。他等了很久的样子,挺拔的肩上两块湿痕,大约是晨露。

 

男人听见门里响动,回过头。这一眼瞬间就让蓝河呆住了。

 

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。

 

但蓝河马上就意识到他不是叶修。先不说衣着发型,光是眼中神态,就已和叶修截然不同。叶修看人的目光总是很直接,懒散,又或者漫不经心,总归是不屑于掩藏些什么。

 

可这个人不同。他的目光含蓄温和,非常节制,一看就极有教养。

 

他一点也不像叶修。

 

隔着一层玻璃,那人显然也看见了蓝河。他礼貌微笑了一下,指了指门。

 

蓝河顿时反应过来,赶紧跑过去给他开门。

 

清晨的寒气扑面而来,酷似叶修的男人低低道了声谢,开口道:“你好,请问……”

 

话还没出口,背后已经传来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。

 

蓝河闻声回过头去。叶修眯着眼显然没有睡醒,头发烂七八糟,走个路都东倒西歪:“小蓝?谁来了……咦?”

 

“好久不见,”门外的男人探头看了看,打了声招呼。“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?”

 

“叶秋?”叶修明显愣了一下:“……你怎么找到这来的?”

 

“怎么,不欢迎?”

 

“废话。”叶修说,“赶紧回你的国安部呆着去,少惹麻烦。”

 

蓝河完全搞不清状况。他一头雾水的站在他们俩中间,只听见叶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

“你真是太过分了。”叶秋说,“六年不见,看到弟弟就这个反应?”


评论(20)
热度(560)
2017-01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