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07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
年前最后一更啦。新年快乐~

-------------------

07、

蓝河低着头,坐在沙发上玩手机。陈果坐在边上教他玩消消乐,神秘兮兮地跟蓝河八卦:“你看清楚啦?真是双胞胎?”

 

蓝河忙不迭地点头。

 

陈果夸张地“哇哦”了一声:“你以前没见过?来探亲的?怎么这么久了还没聊完……”

 

蓝河一问三不知,一脸茫然地看着她。

 

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叶修一无所知。他不知道这个人来自哪里,将去往何方,就像他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孪生兄弟一样。

 

叶修从不与他说自己的事。

 

蓝河有点后悔刚才没厚着脸皮跟进去了。

 

 

 

关着门的书房里一片安静。叶修手捧大茶缸瘫在沙发上,大咧咧地问叶秋:“说吧,你来干什么。”

 

这个人真是坐没坐相,没骨头一样陷落在沙发里,恨不得把脑袋都塞进靠枕里。


叶秋只当没看见他那副懒样,皱眉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?是你把却邪寄回北京的?特事处都闹翻天了,他们都在说你要回来……”

 

“是我寄的,”叶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。“这不是按规章办事嘛。没公职法器得充公,我又不能留着它。”

 

叶秋简直被他气吐血:“你的通缉令还没撤好不好!我好不容易才……”

 

“算了,不说这些。”叶秋头疼地捏了捏眉心,“你跟我回去。我在国安部想点办法,就说六年前那件事是诬告……”

 

“本来就是诬告。”叶修说,“不用你忙,我暂时不回去。”

 

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叶秋眉头皱得更深,“别告诉我你想自己查。当年特事处查了一年都没个结果,你一个人……”叶秋忽然福至心灵,猛地抬眸:“……等等,难道跟你那个小助手有关?”

 

四周为之一静,叶修抬起头,淡淡看了他一眼。


兄弟两个无声地对峙。

 

片刻后叶修终于坦率承认:“是。他跟那件事结了些‘缘’……现在他的命靠我镇着,只要我跟紧他,总能查到些东西。”

 

“他?!”叶秋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讶:“你确定?没看错?”

 

“一开始我也不敢确定,所以我做了个验证。”叶修慢悠悠道,“就在前几天,我让他做了一回引缘人。结果你也看到了,事实胜于雄辩嘛。”

 

“……也许只是巧合……”叶秋迟疑道。“再怎么说这也太……”

 

“怎么可能,”叶修真想敲他脑袋,“你真当却邪是地摊货啊?说找一把就来一把。”

 

叶秋被噎得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

“所以真不用你操心。”叶修站起来,说,“我会回去的。不需要你多做什么,就算要回,也得堂堂正正。”

 

叶秋瞪着他。半晌后,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

他知道他拗不过叶修。只因为他已经隐约明白,叶修说的每一个字,都是认真的。

 


叶秋走得就像他来时那样快。叶修送他出门,回来时老板娘不在,只剩蓝河一个人蜷在沙发上,抓着手机睡着了。

 

他穿一件月牙白的长衫,袍角宽阔,洋洋洒洒地委顿在地。青年的脸庞十分白净纯良,眼睫很长,盖着眼睑下一小块阴影,在午后的阳光下轻微地颤动。

 

叶修忽然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。

 

他在蓝河身边缓缓坐下。蓝河全然不设防,在梦里砸吧砸吧嘴,小狗一样蹭了过来。叶修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,轻轻地,摸了摸他的脸。

 

  

蓝河这个午觉睡得真是爽。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一点,头一抬正好看见陈果风风火火地进门:“起来起来,有活干啦!”她旋风一样刮进办公室去拎叶修:“快准备准备,我爸给咱们拉了笔生意!”

 

叶修午觉睡了一半被无情吵醒,万分不情愿地趿拉着拖鞋挪出来:“……老板娘,你行行好……”

 

“我才得求你行行好,”陈果说:“是我爸饭局上的领导,听说了我们事务所就挺感兴趣,说要派人来问问……你听我一句,这次可千万别搞砸。”

 

“什么领导啊这么封建迷信,”叶修吐槽,“这放在过去要双规的知道吗,现在的人,啧啧啧……”

 

陈果打他的心都有:“胡说什么呢!真是有正经事……”

 

陈果真是服了叶修。做风水这行的,谁不想傍上个大领导大富豪?毕竟这才是这一行出人头地的捷径。换成别人做梦都想遇上的事,偏叶修这家伙一脸的不情愿,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。

 

另一个也让人头疼——陈果转过头。身后的蓝河垂袖而坐,正在心无旁骛地泡着茶——大约是功夫茶一类,估计是打算招待用的。他泡茶的动作真是漂亮。配上专注眼神与素白的手指,就像泡在茶香里的一幅画。

 

陈果捂心口。

 

画面太好看,她真是一句煞风景的话都说不出口。

 

只这一愣神的功夫,门口一阵哗啦啦的铃响。声音戛然而止,三个人齐刷刷地回头,只见大门被推开了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

是个很俊秀的男人。高而瘦,身材匀称,一副金边眼镜架在鼻梁上,看人都带着冷光。

 

他一进门就掏证件:“你好,消防队的。”男人彬彬有礼地道,“我叫安文逸,请问叶大师在吗?”

 

——不用说,这位就是大领导派来的人了。

 

 

这大概是事务所正经接待的第一位委托人,总算是开业大吉。蓝河挺开心的,手脚勤快地上了茶,又尽职尽责地承担起他引缘人的工作,拿出委托单请安文逸一一填好。

 

安文逸瞧着年纪轻,职级却意外的不低,是市消防局下面的某大队长。这位小哥一看就是实干派,别的不多说,刚一坐下就单刀直入直奔主题:“打扰了,这几张照片您看一看,能看出些什么吗?”

 

他从怀里掏出一沓牛皮纸包着的档案袋,把照片一张、一张地平摊在叶修面前。很快照片就铺满了整张桌子。

 

蓝河好奇地伸长脖子。桌面上摆着十来张照片,入目所见全是火灾后的残垣断壁,不同的地方、不同的角度。唯一相同的只有熏得漆黑的墙,烧成焦木的地板、家具……

 

蓝河哪见过这样的场景,一眼扫过去只觉触目惊心,有种说不出的阴森。

 

陈果倒是比他反应快,只稍微看了两眼,便“啊”地叫了一声。

 

“这不是最近那几起火灾吗?”陈果惊奇道,“报纸不是说电路短路引起的吗?难道不是……?”

 

蓝河一听也愣了:“电、电路短路?”

 

“对啊,”陈果提醒他,“前几天我在微信上看的,还提醒你来着……记得不?”

 

蓝河歪头回想了一下……好像还真有这回事。

 

这倒和消防队的工作对上了号,两个人一齐转头,把目光投向对面的大队长。安文逸这人当真人如其名,一张俊脸安然淡定,不置可否地推了推眼镜。

 

这种在媒体上已经定论了的案件,直到这会儿还拿出来让风水大师看,这里头的问题可就不简单了。陈果联想了一下前因后果,更加觉得不得了,忍不住又问道:“这就是那几起案子吧……对不对?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……”

 

安文逸明显不想多说的样子,“那倒不是。一切还要看叶大师怎么说。”

 

他说完便闭紧了嘴巴,一副打定主意等待叶修给出定论的样子。蓝河坐在一旁看着他,心头忽然闪过一丝莫名其妙的感觉。

 

安文逸好像并不希望叶修看出些什么。

 

 

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。叶修的目光始终在照片上逡巡,四周一片安静,没有人说一句话。估计安文逸也没想到他会看这么久,两道清隽的眉微微蹙起,十分不解的模样。

 

这份安静让蓝河的心都提了起来。

 

就在他寻思着要不要起来给客人添杯茶,好打破这份尴尬的时候,叶修终于结束了思考,慢悠悠地抬起了视线。

 

“我看完了。”叶修一只手覆在桌面上,轻轻叩了叩,“照片里的地方挺正常,我没看出什么特别的。”

 

“啊?”陈果简直不可思议:“你……你看仔细没啊?再看清楚点呢?”

 

“看了啊。”叶修特别无辜,“真没什么特别的啊,又不是灵异照片……”

 

也不知道是不是蓝河的错觉,就在叶修说出“没看出什么”这句话时,他好像看见安文逸若有若无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

“既然这样,”安文逸扶了扶眼镜,站起来,“那我就不打扰了。这几张照片的事,还希望你们能保密……”

 

安文逸的确松了一口气。

 

他堂堂共产党员,唯物主义分子,理性至上的坚定拥簇,若不是领导指派任务,打死他都不会跑来这种骗子事务所来咨询案件。这位大领导也真是的,平日诸事不管,真出了案子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找风水先生……安文逸觉得真是不可理喻。

 

幸好这人也识趣,没编什么玄乎其神的说辞来蒙人,也免得他当中戳穿的尴尬。安文逸心里微微庆幸,赶紧就坡下驴,站起身来准备收拾照片。

 

没想到手刚一伸出去,就被人轻轻按住了。安文逸诧异抬头,只见叶修站在那里,冲他微微一笑。

 

“照片上是看不出什么不妥,”叶修盯着他,说: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去法医那里看一看,应该会有些收获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安文逸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

就连陈果都被他搞糊涂了:“你说什么呢……这不是失火吗?关法医什么事?”

 

“当然是因为法医做尸检啊。”叶修说,一边屈指,轻轻敲了敲桌上的照片。

 

“这几张照片里,可都是烧死了人的。”


评论(26)
热度(482)
2017-01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