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08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元宵节更这章是不是不太应景……(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08、

G市司法鉴定中心。

 

叶修拉着蓝河,两人肩并肩一齐坐在塑料凳子上。他四下看看,周围空无一人,安文逸的背影靠在远处,正在前台填表格办手续。

 

安文逸还真带他们来见法医了。这倒有点出乎叶修的意料。

 

叶修换了个姿势翘腿,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。

 

也许是与司法沾边的缘故,鉴定中心的大厅装修的肃穆,墙体刷白刷白的,顶头挂了鲜红的八个大字:科学!客观!规范!公正!叶修默默念了一遍,缩紧脖子搓搓手,顺手扯了一把蓝河的袖子:“过来,靠我近点。”

 

“嗯?”蓝河闻声抬头,冷不防下巴被一把捏住。

 

“呃……”蓝河那颗心脏蓦地一跳。他被逼迫着抬起眼睛,面前叶修贴得很近,微凉的手指扶着他的脸,审视一般看着他。

 

他把拇指轻轻按在蓝河唇上。

 

“……”这下蓝河彻底懵了,胸腔里像是钻进了一窝兔子,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。他全身上下都不自觉地僵直,直愣愣的就像块木头,任由叶修在他脸上放肆。

 

所幸这个姿势并没有保持太久。叶修盯着他的唇端详不过几秒,便移开手,顺脸颊摸过去,一把揪过他的耳朵。

 

“嘶——”蓝河瞬间一哆嗦,惊起一片旖旎思绪,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
 

叶修没有答话。蓝河正觉得疑惑,忽然耳垂上微微一热。叶修的鼻息平缓却湿热,唇贴着他的耳朵,往里面轻轻吹了一口气。

 

蓝河吓得过了三秒才想起来躲,他的脸后知后觉地红成一片,被叶修两只手包住,使劲搓了两下。

 

“这地方不太干净,”叶修解释道,“人的七窍通灵枢,借你一口气镇镇,免得等会难受。”

 

蓝河一脸“……”地望着他。叶修面不改色,收回手淡定道:“不用谢。”

 

  

半小时后安文逸终于办好了手续,带着他们一起过去。

 

做尸检的地方在最里面,用一道玻璃门隔开。安文逸好像很不愿进去,站在门前深呼吸好几下,才推开走进去。

 

“怕死人?”叶修不经意地瞥他一眼,“这可不应该啊警察同志,要讲唯物主义,主动克服恐惧心理……”

 

“……不是。”

 

安文逸脸色确实不太好。他倒不是害怕,只是每次过来,都有些莫名的不舒服罢了。他看了叶修一眼,心想这神棍,也好意思谈唯物主义?

 

……不过这位叶大师又是怎么看出火场里死过人的?这案子太诡异,上面一直压而不报,连媒体都不知道的事,他又从何而知?

 

难道真像局领导说的,这人能看到那些……

 

安文逸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迎面一阵凉风吹过,他抬起头,检验室已经到了。


 

负责这个案子的是位女法医,年纪瞧着挺轻,行事雷厉风行的,也不多啰嗦,直接给叶修介绍情况:

 

“三位被害人,分别发现于三个火场。目前来看的话,情况还比较相似。死者生前经过高温烧灼,体表基本碳化。死后遭利器切割,并且有部分缺失。”

 

女法医站起来,点了点白板上的照片:“你看这里,创面上有大量锯齿状痕迹,我推测应该是小型木锯,或者其他类似的器具……”

 

“深仇大恨啊。”叶修看着照片感慨,“烧完又砍,也不怕事大。”

 

蓝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。照片上的尸体惨不忍睹,女法医的那句“部分缺失”已经是很委婉的说法,那些零散的尸块几乎无法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人形,其中一具甚至只剩下残破的四肢,整个驱干全部不翼而飞。

 

叶修盯着仔细看了片刻,又转过身问安文逸:“你们调查的怎么样?有嫌疑人没?”

 

安文逸一听又皱起眉头。他踌躇片刻,才坦白道:“暂时没有。”

 

“高温破坏了所有DNA证据,所有案发地又都是空置的废弃房,我们很难确定被害人身份……”安文逸说,“而且现场全部门窗反锁,没有任何入侵痕迹。”

 

安文逸顿了顿,犹豫道:“另外就是,火灾调查显示,现场没有助燃剂痕迹,起火点全在被害人身上……”

 

叶修一听就笑了,“怪不得你们领导会想到找我。”

 

蓝河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,什么DNA、助燃剂,听在他耳里简直天书一般。他有点不好意思,偷偷拉了拉叶修的袖子,小声问道:“那个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……”

 

“意思就是——”叶修拖长音调,慢吞吞道:“证据显示,这些人是自己把自己点着了,烧完再爬起来,自己把自己锯成一块一块……”

 

蓝河一愣,身上迅速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

旁边安文逸已经站了起来:“您不要耸人听闻。就算证据链看上去不合理,也一定有科学的解释……”

 

“是吗?”叶修懒懒笑起来,“不过我也发现了一件事,恐怕你不太好解释。”

 

“……什么?”

 

叶修没有急着回答,反而站起来,问法医说:“据我所知,未结案的遗体应该一律暂存在你们这里……没错吧?”

 

女法医点点头,指指外面的灰色铁门,“在停尸间里。怎么,你要去看?”

 

叶修摆摆手说谢谢了这个就不用了,忽又转身,伸手握住蓝河手腕。蓝河正听得云里雾里,冷不丁被他拉着跌出去两步,刚好站定在检室门口。

 

“俗话说人死如灯灭,这个说法基本是对的,但也不完全。”叶修不紧不慢道,“人死后形体虽灭,但魂体却会在阳世停留四十九天,因此才有出煞这个说法。”

 

“你站这,”叶修扶着蓝河的肩,低头问他,“有没有感觉到什么?”

 

他垂着的头贴得很近,鼻息正好碰在他脑瓜顶上,让蓝河控制不住地想起方才耳朵被贴住的触感。蓝河微微恍神,好容易才压下心头那丝异样:“什、什么感觉?”

 

“你是咱们中最容易感应魂体的,”叶修说,“进来也有一会儿了,有感觉吗?”

 

蓝河一愣:“……啊?”

 

叶修的话让他想起上次在陈果家时,自己频繁感觉到的那种不正常的寒冷。蓝河想,难道那就是所谓的“共鸣”?

 

他试着回想着那种感觉,屏息凝神感受了一会儿,最后冲叶修无奈摇头,“没有。今天没有什么特别感觉……”

 

“没感觉就对了。”叶修说。“因为他们的魂魄消失了。”

 

他顺手一指,指向桌上的尸检报告,问安文逸:“这些人的死亡时间都在一周前,那么请问小同志,本该停留在这里的死者阳魂,又去哪了呢?”

 

  

十分钟后,三人从检室走出来,在走廊等法医取病理报告。安文逸脸色依然不好看,“我不信魂魄这东西,太扯了。”他推推眼镜,一边说:“我宁可相信这是人体自燃之类。”

 

蓝河又茫然了:“人……人体自燃?”

 

“一种低概率的现象。”叶修接口道,“一个人不接触火源,但人体却会自行燃烧。这种不算是灵异现象,烛芯效应完全可以解释。”

 

“但不适用于本案。一来条件太苛刻,不可能连出三起;二来就是阳魂消失,相信我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”

 

安文逸有点惊讶。这人说话的口气,怎么听着和刑侦的那帮老油条如出一辙?他扶住额头,头痛道:“都说了我不信魂魄这一套……”

 

“也许是我感觉错了?”蓝河迟疑道,又突发奇想:“或者魂魄去了别的地方?提前投胎了之类?”

 

“不可能的。”叶修摇摇头,“不满七七魂体消失,不是被抽去养了鬼,就是有人在炼阴魂。反正都不是好事。”

 

安文逸心想这都什么啊,太扯淡了吧。刚想说点什么,就听叶修又说:“我建议你们注意最近运气忽然大旺的人,或者是重病垂危,却又突然好转的。剩下的,只能等知道死者八字再说。”

 

安文逸脑壳更痛了:“这怎么查?调查理由怎么写?运气太好?……”

 

他刚说完这句话,忽然背后墙体一震,发出一声“砰”地巨响。

 

几乎同时,叶修猛地站了起来。

 

蓝河惊愕地睁大双眼,三人齐齐向声源方向看去。在他们背后是沉重的银灰色铁门,正是刚才法医指给他们看的那一扇。

 

停尸间。

 

蓝河手脚发凉,一动不动地盯住那扇门。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里面应该只停放了那三具残尸……

 

四周一片诡异的安静。紧接着,里面又是“砰”一声闷响,就像有人在奋力敲打着墙壁。

 

叶修手臂一揽把蓝河拉到身后,自己上前,试着压了压门把手。

 

“没锁。”他回头看安文逸,“进去看看?”

 

“……”无神论者安队长十分艰难地咽了咽口水。

 

哪想到叶修也就是象征性地问一问,不等他同意,已经咔哒一声,把门推开了。

 

“喂!”

 

一阵灼热的风呼啸而过,叶修瞳孔急剧收缩,只见一道赤红的光从远处迎面扑来——他下意识地偏头避让,没想到那道红芒却像长了眼睛一般,径直绕过他,直扑蓝河而去!

 

蓝河来不及反应。红芒就像一支利矢激射而来,自上而下,对着他当胸穿过!

 

蓝河顿时脸就白了。

 

好像有人一把攥住了他的手,脸上也被不停摸索。蓝河头晕目眩,终于忍耐不住,哇的一口呕了出来。




评论(28)
热度(451)
2017-02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