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09)

**本章黄暴**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

09、

好热。好想吐。


蓝河全身气血翻涌,整个人昏昏沉沉,被热浪高高抛起,又沉沉地坠落。他揉了揉眼睛,四周是一片火海,烈火噼啪爆响,发出一股难闻的焦味。


……这是哪?停尸间呢?


蓝河茫然四顾,一道巨大的阴影从脚边滑过,四周的火焰开始旋转着扑向高空,就像一个巨大的火龙卷正在迅速生成。


蓝河猝然抬头。


映入眼帘的天空呈现出诡异的暗红,一只巨大的金色兽瞳如明月高悬,正静静地注视着他。

“……”

 


蓝河猛地睁开眼睛。


眼前的幻象转瞬即逝,蓝河几如劫后余生,一颗心脏砰砰狂跳。他心有余悸地看看四周,自己正躺在事务所二楼的卧室里,窗外夜幕沉沉,挂着一枚皎洁的明月。


只是个梦。


蓝河轻轻吁了口气。盖在身上的被褥干净温暖,床头亮着一盏台灯,叶修靠在他边上,正在看书。


他的侧脸在灯光下显得十分俊朗。蓝河盯着他发怔,紧接着便感到一阵尴尬。


自己好像……没穿衣服。


蓝河反射弧慢跑了一圈终于接轨,大脑里登时一片混乱:我怎么回来的?谁脱的衣服?我?他?怎么办,要不继续装睡?


正纠结得不知所措,身旁叶修已经放下书,侧身靠了过来。“睡醒了?”


“我……”蓝河差点咬到舌头。他抓紧被子,尽量让自己蜷缩成更小的一团,“我怎么了?小安呢?”


“回去了。”叶修仿佛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,懒懒地往蓝河身上一趴。“借了他的车。不然这么远,我还真拖不动你……”


蓝河敏感地抓重点:“我又晕了?”


“也不算,一点小意外。”叶修摊开手脚,下巴磕在蓝河肩窝:“尸体被动了手脚。布法用的材料有些特殊,和你的神血产生了共鸣……”


蓝河觉得自己就像个蚕茧,叶修的体重隔着被子压到他身上,连呼吸的节奏都清晰可闻。他缩了缩脖子,艰难地扯回自己的注意力:“什么材料这么厉害……”


“不知道。也许是妖血之类。”


叶修说着翻了个身。蓝河松了一口气,赶紧拉紧被子,冷不防一只手伸进来,哗啦一下把被子扯开大半。


蓝河:“……”


台灯橘色的灯光映亮他赤裸的身体,蓝河的骨架均匀,腰腹平滑如同少年,有种青涩的诱惑感。


叶修视线微微停滞,脸上不动声色,随手将被子扔到一边。他把蓝河抱起来,手臂呈环搂住他的腰,让他靠在自己胸前。


“今天还要修?”蓝河小声道,低头闷在叶修怀里。


明明已经做过很多次,他始终不习惯在叶修面前袒露身体。可心底却又像在微妙地渴望着什么,连蓝河自己也想不明白。


“你魂基还不稳,强行共鸣伤了些元气。”叶修吻了吻他的脖子,“忍一忍,很快就好。”


蓝河的呼吸很快变得急促。



戳我



蓝河到底是伤了元气,情事后立刻不堪疲惫,蜷在叶修身侧睡着了。


叶修看着他恬静的睡颜,心里哭笑不得,总有种力不从心的荒谬感。他知道蓝河正在快速成长,少年时代丧失的所有时光如今正陆续回到他的身上,让他越来越像这个年纪应有的模样。


他理应拥有属于自己的青春。


叶修叹了口气,习惯性地摸了根烟,刚叼进嘴里,想了想,又丢回床头。他钻进被子里,身旁的蓝河睡得很沉,鼻息在黑暗中安然地起伏。


叶修捏捏蓝河的脸颊,挨紧他,也睡了过去。

 

自司法中心那一趟之后,安文逸再也没来过。蓝河觉得也许是自己反应太大把人吓跑了?叶修则持保留态度,并对安文逸不交钱就跑的恶行耿耿于怀。


“失策,”叶修咬着烟说,“咨询费都没付就跑,亏大了。”


失火案看上去似乎就此中断了。可蓝河却隐约感觉,这件事并没有就此了结。


叶修在一周内陆续接了几笔咨询案子,活少钱多,乐得轻松自在。事务所总算有了第一批进账,叶修和陈果合计了一下,提了一部分,出了趟远门。


说是远门也不算太远。他走时不知从哪掏了本《青春期启蒙教育》给蓝河,蓝河看简体字比较慢,两天一夜的时间,序言都还没看完,叶修已经回来了。


“小蓝下来!”叶修一进门就喊他,“来帮帮忙,东西太多……”


蓝河正看得乏味,随手把书往抽屉一扔,转身跑了出去。


叶修脚下大包小包,买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回来。蓝河打开储藏室准备分门别类放好,结果打开一看,发现自己现有的知识结构根本无法给这堆破烂分类。


“……这是什么?”蓝河手举一个黑乎乎的兽类爪子,皱眉问道。


“龟龙脚,可以驱邪。”叶修说。


蓝河心想这……不放冰箱能行吗?就手放到一边,又掏啊掏,掏出来一个破破烂烂的铜铃铛。


“这是骡马铃,”叶修自觉解释给他听,“涂上血,可以预知危险。”


剩下的很多瓶瓶罐罐,蓝河自己也瞧不出什么门道,正想琢磨一番,大门外的感应铃忽然响了。

 


来的人是安文逸。


两周时间不见,安队长看上去憔悴不少,可见破案压力委实不小。


这一回他依旧直戳了当,单刀直入地对叶修说明来意:“叶大师,那件案子,还是得请您帮帮忙……”


安文逸将包里的档案袋拿出来,平平整整地放在了叶修的面前。


“就在昨天,我们找到嫌疑人了。”


评论(25)
热度(454)
2017-02-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