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0)

前排打广告,今晚8点《拥抱繁星》预售啦,页面戳我 (跑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

10、

安文逸所说的嫌疑人姓张,叫张槐。三十五岁,G市本地人。

 

能发现这个人还要多亏那位女法医。

 

那天蓝河一不小心触发尸变,最后还是叶修出手镇压。尸块被这位大神切得惨不忍睹,法医出面收拾残局,复检物证时,竟然在尸体上发现了一块之前被忽略的刺青图案。

 

有了这条线索,警方很快确定了一名被害人的身份,进行人际关系排查后,这个张槐便进入了安文逸的视野。

 

“死者叫张竞,22岁,职业护工,张槐是他的堂叔,生意人。”安文逸轻声说。“这个人出了名的迷信,每年都要往返泰国好几次。”

 

“张竞是在一个月前失踪的。就在他消失两周后,张槐中了一张五百万的彩票……”言下之意这个人符合叶修之前的推论。

 

叶修一听就乐了:“我说这位同志,说好的拒绝封建迷信呢?”

 

安文逸噎了一噎,握紧方向盘不说话了。

 

派出所借来的公务车有点挤,安文逸从后视镜里偷偷看后排的蓝河。

 

那天叶修大战丧尸的画面让他三观彻底崩裂,现在看啥都不对,心想难道这个看似平凡的小青年,难道也不是什么普通人?

 

张槐家在一个普通的小区。警方没敢打草惊蛇,只在附近布了线,安文逸把张家的窗户指给叶修看,十分期待的:“大师,你怎么看?”

 

叶修手摸下巴沉吟半天:“嗯……不好说。”

 

“……不好说是什么意思?”安文逸问。

 

“先不说这个。”叶修拉开车门,示意后座上的蓝河跟着他下来。两个人绕到车前面,在小区前的花坛旁蹲下。叶修二话不说,一把拉住蓝河的手。

 

“……”蓝河瞬间一个激灵:“干、干嘛?”

 

“借你点血用用。”叶修说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,用银针挑破蓝河指尖,往纸上涂了涂。

 

“那天我就想到了。神血对妖邪之物有强烈感应,用来做某些符法的引子,再合适不过。”他松开蓝河的手,“谢了啊。”

 

蓝河龇牙咧嘴,皱眉瞪着自己手指尖上的小血点。叶修知道他有点怕疼,忍不住笑:“行了行了,手拿来。”说着拎过蓝河那只手指,张嘴含进了自己嘴里。

 

蓝河整个人都懵了。叶修的口腔里出人意料的柔软,温度很热,蓝河甚至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舌头微微卷了一下。

 

那种奇怪的、让他心跳加速的感觉又来了。

 

直到叶修松嘴他才回过神来。蓝河火烧一样缩回手,定睛一看,血点已经完全愈合了。

 

蓝河:“……?!”

 

一旁的叶修没事人一样,拿着符纸原地转了两圈,对准某一方位,啪地一合掌。

 

他缓缓地展开手,符纸上一撮幽蓝的火焰凭空燃起,就像一朵开自冥界的花,在叶修的掌心中央迎风摇曳。

 

“还好,这里没有什么厉害东西。”叶修仔细注视着火光,轻声道。“查这种案子最忌轻敌。养鬼本是邪术,容易招来些恶鬼。如果寻鬼符的火变成绿色,那可得当心了。”

 

蓝河点点头,认真地记住。叶修收了火苗,低头把符纸收回衣兜,这时只听背后砰地一声,安文逸大声叫道:“当心!——”

 

话音未落已是烈风骤起,蓝河反射性地抬头,只见眼前一道极亮的光痕自高空直贯而下,直直地冲向叶修而去!

 

蓝河脑海中顿时蹦出一个新学的词汇:卧槽!

 

叶修保持着单手插兜的姿势,躲也不躲,抬手五指虚虚一抓——只见半空一圈极淡的梵文一闪而逝,光痕应声而碎,半空一个声音喝问道:“谁在那!滚出来!”

 

蓝河这才看清楚,半空中站了个染黄发的青年,穿一件黑色帽衫,手提三尺青锋,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。

 

叶修和蓝河一样仰着头,表情有些惊讶:“……少天?”

 

这一声让蓝河心里一松,心想难道是熟人?没想到那人顿时脸色一变,提剑二话不说冲了过来!

 

眨眼功夫两人已是乒乒乓乓交手数次,叶修苦于没有法器在手,只能且战且退,一边皱眉道:“黄少天,你搞什么?”

 

“你他妈谁,少在这装神弄鬼!”兜帽青年回骂道,他使剑的速度极快,转眼间已冲至眼前,嘴里噼里啪啦道:“躲?有本事别躲啊?你等着,看老子把你原型打出来……”

 

他手上的剑隐约泛有雷光,显然不是凡物,叶修眼看着便被逼至墙角,那一剑气势凛然,剑身游走宛如游龙,直冲叶修胸口!

 

一个瞬间,蓝河只觉大脑一片空白。眼前的画面仿佛被静止了一样,在他眼前无比清晰地逐帧播放——

 

蓝河想也不想,张开双臂朝着叶修身前扑了过去!

 

黄少天剑下的威压几乎将空气压碎,蓝河下意识地闭紧双眼,只觉风从两颊边猛烈刮过,就像刀割一般地痛。

 

四周凝固一样的安静。

 

蓝河睁开眼睛。叶修被他推倒在身后,黄少天的脸近在咫尺,剑尖就停在他胸口前不到一寸,手腕一送就能将他刺个对穿。

 

蓝河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。

 

人在生死一线时总会回想起很多东西,可蓝河满脑子都是木的。他贫瘠的记忆无法承载太多东西,唯一浮现出来的,竟然是那天叶修月光下的侧脸。

 

然而黄少天并没有动手。他一脸诧异地盯住蓝河,半晌后震惊道:“你……丹族人!?”

 

蓝河一时没转过弯来:“……啊?”

 

这时哐当一声闷响,黄少天应声倒地,背后的安文逸高举板砖,粗喘两声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

 

一小时后,路边某咖啡馆。

 

黄少天四仰八叉倒在卡座里,脑壳后面好大一个包,拿冰袋不停地敷着:“嘶——疼疼疼!我靠老叶,你们这下手也太重了吧?”

 

“注意措辞啊,”叶修不以为意地敲敲桌板,“警察同志面前说什么呢?没算你持械斗殴不错了。”

 

“靠,老子有证!”黄少天愤怒地拍桌子,一张类似警官证的东西飞出来。蓝河定睛一看,金灿灿的国徽下面,“特殊事务”四个大字闪瞎狗眼。

 

安文逸镜光一闪,眼看就要开口说话,叶修忙打圆场:“行了行了,都是一个系统的同志,闹啥呢?小蓝去,带安队长买杯饮料,我请客……”

 

蓝河乖乖哦了声,领着安文逸去了。两个人目送他走远,黄少天开口道:“老叶你行啊!没想到你真没死啊,我还以为是他们瞎猜……”

 

他的话让叶修有些默然。眼前的这个人曾是他的同事,是对手,也是朋友。如今六年过去,回想起当年一切,竟然已经是如此遥远。

 

“哪这么容易死。”叶修自嘲道,“我这水平,想冒充难度也大了点吧。”

 

“滚蛋,这六年你都干嘛了啊?当神棍骗钱啊?”黄少天放下冰袋,随手往桌上一丢。“还有你那个小助手……真是丹族人?魏老大知道吗?”

 

他一张嘴话就停不住,不等叶修作答,黄少天又说:“不过我先跟你说好啊,这个案子归我,你可别沾手。局里挺重视的,别让我不好做人。”

 

“呵呵。”叶修笑了笑,“不行。”

 

黄少天瞪眼:“为什么!就你这状态,还想管这闲事?”他说着就去探叶修手腕,两支手指按上脉门,一边道:“我说怎么看你气息这么奇怪……你这魂魄怎么回事啊?怎么乱七八糟的……”

 

叶修懒得理他,甩着手腕抽回手。黄少天自己嘀嘀咕咕,半晌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跳起来道:“不会吧,你跟人修秘魂术啦?”

 

“一点特殊情况。”叶修并不否认,“别去问蓝河,他脸皮薄。”

 

“好吧。”黄少天耸耸肩。双修在术者之间并不少见,黄少天不以为忤,却忍不住鄙视道:“禽兽啊老叶,那么年轻一小孩你也下得了手?”

 

“人家都二十了。”叶修道,“再说我可什么都没干啊,纯洁道友关系。”

 

“少来,床都上了,你敢说你没亲?”黄少天不信。

 

“真没有。”叶修说,“毕竟初吻嘛,让他自己决定比较好。”

 

黄少天直接甩了个唾弃的眼神给他:“切,骗谁?不喜欢人家你居然也能硬的起来?!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叶修已经懒得和他纠结这种破事,直接站起来:“你带卡了吧?拿来。”一边接过,又道:“反正这案子我不会收手。你告诉文州,叫他小心点。”

 

特事办出外勤一向两人搭组。叶修十分清楚,既然黄少天在这里,那么说明喻文州必然就在不远处。

 

是个难缠的对象。

 

“呸呸呸,你才要小心!”黄少天啐一口,转头一看,又跳起来:“喂说好你请客的呢?妈的回来,那是我的卡!” 

 

 

蓝河坐在店门外的马路牙子上,鼓着腮帮吸果汁。一抬头,叶修正好推门出来,后面追着黄少天,一脸愤然道:“你们事务所快倒闭了吧?咖啡钱都掏不出来。”

 

“借你吉言。”叶修把信用卡丢给他,一边伸手把蓝河拉起来:“走,回家。”

 

“哎哎哎,等等!”这时黄少天又跳了过来,“别急着跑啊,让我和这位丹族同胞说说话。”

 

一边不由分说,拽过蓝河后退了两步。蓝河其实对这个活泼青年挺有好感,他看向黄少天,对方笑嘻嘻道:“你是丹族人?好巧,我也是先民后裔,缘分啊,要不要加个微信?我微信号是huangshaotiantop1……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??”

 

黄少天一拍脑袋,“啊忘了。你才出灵境没多久是吧?没事没事,我写给你。”

 

他刷刷刷写了张字条,塞进蓝河手里,一边笑:“回去叫人教你,我走啦,拜拜。”

 

蓝河攥着纸条微微一愣,不经意间黄少天已与他擦肩而过。那一刻,蓝河听见了他极轻、极快的声音。

 

“给你个忠告。”黄少天说,“小心叶修。”

 

 


评论(27)
热度(464)
2017-02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