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1)

继续打广告!《拥抱繁星》预售还剩一周啦!页面戳我 !!!【咆哮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,一丢丢小肉渣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1、

车开回事务所时天已经黑了。叶修抓着安文逸不让他走,非要开个案情讨论会,与会者四人,包括前来送饭的老板娘陈果同志。

 

“总之,跑这一趟还是有收获的。”叶修吊儿郎当衔着烟屁股,敲了敲并没有写字的白板。“至少证明这案子背后有高人作法,而且能量不小……”

 

安文逸看着他的动作,只觉得这人真是越看越像从刑侦队出来的。他皱着眉打断:“等等,你不是说张槐家里很干净吗?”

 

“这是另一码事,”叶修摆摆手。“知道你下午砸的那个人是谁吗?他叫黄少天,隶属特殊事务总局,华南地区行动组的副组长。连他都出面了,说明这个案子绝对不简单。所以张槐这个人,我先保留意见。”

 

另外三人面面相觑,陈果代表民意发问:“特殊事务局是什么地方?特务?”

 

“那是国家管理灵界的地方。”叶修掸了掸指尖的烟灰,“主要工作就是除魔卫道,保护咱祖国母亲的气运龙脉。像黄少天这个级别的,轻易不会出手。既然局里派了他来,可见这案子是能影响到龙脉的大事件……”

 

“不至于吧,”安文逸不信,“只是个纵火案啊……还涉及龙脉?太扯了吧。”

 

叶修呵呵笑:“这不正好吗?我看黄少天也没查明白,正是因为不合常理,所以才有调查的价值。”

 

“真的假的啊,”陈果插嘴道,“还真有龙脉这一说啊?那个黄什么,很厉害吗?”

 

叶修闻言笑了笑,“当然有啊。特事办里好多人都是遗族神血,就因为他们能感应龙脉,比如黄少天,比如咱小蓝……啊,那个,小蓝同志?”

 

“……啊?”蓝河如梦初醒,一回神,险些从椅子上掉下去。叶修顺手托了他一把,“想什么呢?刚才就看你发呆。”

 

“……没、没什么。”蓝河匆忙低下头,悄悄握紧了口袋里的手机。

 


陈果他们直到九点才从事务所离开。夜里的闹市区已经趋于安静,蓝河盘膝坐在床上,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。

 

这还是几天前陈果硬塞给他的。鉴于叶修大师不用手机的奇葩习惯,身为助理的蓝河被强行配了一支iPhone,毕竟总不能两个人同时失联,要配合老板娘的管理工作。

 

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几缕水雾从门缝里不断飘出来。手机屏幕停留在微信里搜索栏那一页上,蓝河紧张得手指出汗,回头不停地看浴室门,以确定叶修一时半会并不会出来。

 

他对着纸条慢腾腾的打字:h、u、a……好不容易打到一半,又被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全部删掉。

 

蓝河深深叹了口气,颓然把纸条扔到了一边。

  

那个人叫他小心叶修……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

水声还在耳边哗啦啦地流淌而过。蓝河抱着手机在床上滚来滚去,他对黄少天特别好奇,抓心挠肝地想加人家微信,可理智上又纠结无比,总觉得这个人说叶修的坏话,自己还跑去理他是不是太不够道义……

 

“……啊啊啊——”蓝河突然大叫,没手机壳的iphone滑不溜秋,一不小心就被他脱手扔了出去。蓝河吓得一骨碌爬起来,眼皮一抬,正瞧见一双赤裸的脚。

 

水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。叶修上身光裸,只在胯间围了条浴巾,正站在床前擦头发。

 

“呃……”蓝河脸一下爆红,手机被叶修捡了起来,蓝河的微信还是陈果帮他弄的,头像是只蓝色的卡通小象。叶修一看就笑得不行,“怎么,真想加少天啊?”

 

蓝河一下子紧张了起来:“不是……那个……”不等他编出个借口,叶修已经自然而然地坐了下来。他低头看那张纸条,一边替蓝河打字一边吐槽:“这微信号也太长了吧,号和人一样话痨……喏,好了。”

 

他随手把手机扔还给蓝河。好友请求已经发了,蓝河看着那条秒通过的记录,一时怔愣,心里居然不知是个什么滋味。

 

这时耳边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热气,叶修的气息里满是清爽的沐浴露味道,沾着水汽的皮肤轻轻贴上他的,让蓝河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奔涌起来。

 

几乎不用怎么挑逗他就进入了状态。手机扑通被甩至床榻一角,蓝河的双手被高举着压在头顶,穿透身体的瞬间他紧紧埋进叶修肩窝里,把他脖颈都咬红了一块。

 

“哎哎,轻点,属狗呀?”叶修抽着凉气直笑,把肩上的小青年拽下来,按在怀里。

 

蓝河眼睛都有些涣散了,迷蒙地眨巴眨巴,居然还说了声对不起。

 

“有件事我得跟你坦白。”叶修一边做一边说道,“我估计少天也会告诉你。我自己先招了,免得你乱想。”

 

“我以前也是特事局的,和少天是同事。”叶修伏在他耳边。他顿了顿,又说:“我是被赶出来的。”

 

蓝河挂在他身上晃来晃去,闻言迷迷糊糊地“嗯”了一声,半晌后才意识到什么,一下子瞪圆眼睛:“……什么?”

 

 

“他们干嘛赶你走啊?”蓝河气喘吁吁地趴在床上,问道。他身上还留着符印的痕迹,乳尖上红红的,就像被人用力捏过一样。

 

叶修和他一样光着,盘腿坐床上抽烟。情事让这个男人的神情变得颓废慵懒,他深深吸了一口,说:“因为当年有一桩案子。办砸了。责任主要在我。”

 

“不说这些。”叶修笑了笑,吐出烟圈,把火星掐灭在烟灰缸里,“如果你想知道具体,可以去问少天。他应该巴不得你去问……不过嘛,只有一点,你记牢就行了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蓝河精神一振,立刻竖起了耳朵。

 

叶修看着他,正儿八经地说:“我真是好人。”

 

 

深夜。G市西郊宾馆。

 

月光轻飘犹如实体,慢慢落在黄少天的身上,又被他一点点吸入体内。黄少天坐在飘窗上悠闲地修炼,一边刷拉拉地玩微信,一个黑发男人捧着茶杯从旁边路过,伸头看一眼:“嗯?这是谁?”

 

他指向黄少天的手机上的一只蓝色小象头像。

 

“哦,老叶带着的那个小朋友。”黄少天懒洋洋道,“我准备套点话呢。你是没看到,老叶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。这小家伙魂魄有点问题,本来是早夭的命,他硬是割了自己一半魂魄给他……”

 

“丹族人?”喻文州饶有兴趣,略一思忖,笑道:“也是。现在总局里都是陶轩的人,他一个普通人,要想彻查当年的案子,没有遗族神血可不好办。”

 

“他?!他那个老妖怪,算哪门子的普通人啊?”黄少天大惊小怪道,“都六年了,他连却邪都肯还给陶轩,总不会还想着翻案吧?虽然我也不信他会干出那种事……”

 

喻文州只是笑,并没有接话。

 

“话可不能说死。”喻文州似是而非地笑道,“不用管他,盯好这个案子就行。”

 

 

同一时间,市中心事务所。蓝河惊叫一声,满身是汗地从梦里惊醒过来。

 

他又梦到了冲天的火海,巨大的金黄色眼睛高悬在空中,冰冷地看着他被火焰一点点吞噬。

 

蓝河痛苦地捂住嘴巴。他不想吵醒睡着的叶修,拼命忍着呼吸,半晌后实在忍耐不住,跌跌撞撞爬起来,冲进卫生间。

 

水龙头被粗暴地翻开,蓝河拼命往脸上泼着凉水,顾不得擦,顶着一脸水渍,茫然看向镜中的自己。背后卫生间的门开了,叶修推门走了进来。他扳住蓝河双肩把他转过来,低头仔细看他的眼睛。

 

“嘘,没事。”叶修伸手擦了擦他的脸。“是我疏忽了。小蓝,听我说,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?”

 

“我、我梦见火……”蓝河手有点抖,指尖被叶修握着,在他掌心比划两下,“上一次我就梦见了……天上好像有东西在看我,很大的,好像是只眼睛……”

 

“眼睛?”叶修心里一紧,面上不露声色,又问道:“还记得什么样子吗?有没有什么特征?”

 

蓝河脸色有些苍白,闭着眼在脑子里搜刮一圈,说:“应该是金色的……有点像猫眼睛。就是里面有点奇怪,好像有个东西在发光……”

 

蓝河闭着眼睛,因而并没有看见,叶修脸上一闪而过的僵硬。

 

“你确定吗?”叶修放开他,低声道,“那个发光的东西,是不是在瞳孔里面?”

 

他拉着蓝河出去,找了纸笔,潦草画了张示意图——兽类的竖瞳,边上一圈深色虹膜,瞳孔里被他画了个圈,大概是表示发光部位。

 

蓝河看着图,有些不明所以地点点头。他不明白为什么叶修要这么郑重其事,他一直以为,那只不过是个毫无逻辑的噩梦罢了。

 

“我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叶修深吸一口气。缓慢道。

 

 

凌晨四点,黄少天被疯狂的微信提醒音粗暴吵醒。他抓狂地爬起来,嘴里骂骂咧咧:“神经病啊?谁啊!休息时间不办公不知道啊!”

 

黄少天抓起手机,一看:一只蓝色卡通小象。

 

黄少天:…………??

 

蓝河:起来。

 

蓝河:有事跟你商量。

 

蓝河:要紧事。

 

蓝河:快点,过期不候。

 

黄少天心想这这这什么情况,画风不对啊?赶紧戳开最后一条语音,声音开的公放,黄少天差点从床上掉下去。

 

叶修的声音大咧咧地从听筒里冒了出来。

 

“醒了没啊?醒了就听清楚。”叶修说,“这回麻烦了。小蓝刚才看到一只上古妖兽。带上文州,赶紧过来。”


评论(18)
热度(466)
2017-02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