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2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2、

冬夜沉沉,外面寒风凛冽,夹杂细碎的雪花。叶修裹着大棉袄站在事务所的玻璃门边上,远处两个明晃晃的车灯疾行而来,继而一个急刹车,停在事务所门口。

 

车门开了。黄少天一身寒气,飞速冲进门里,“草草草冻死我了,老叶你这什么破地方,快把空调打开……队长?”

 

黄少天回过头,玻璃门外雪花纷飞,喻文州站在雪里,与叶修无声对视。

 

“文州来啦。”还是叶修先开了口,“进来坐,外面怪冷的。”

 

“前辈不会举报我吧?”喻文州没有动,意有所指地冲他笑道:“前辈的通缉令还没撤吧?被总局知道,咱们可都不好办。”

 

叶修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回以一晒。“哪能啊。你也知道的,却邪在北京。”他举起手,懒洋洋地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,“我现在可没有法器,要真想搞鬼,任你们处置。”

 

喻文州静静看着他,仿佛在仔细斟酌着什么。

 

前方的黄少天肩扛着剑,半个身子探出来,正以询问的眼神看着他俩。喻文州又与他对视片刻,最后无奈摇了摇头,走了过去。


 

三个人合上门,喻文州随手掏出一张结界符,啪地拍在门上。一道淡光一闪而逝,喻文州转过身,只见事务所里只开一盏昏黄的台灯,一个人影蜷缩在沙发上,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。

 

喻文州一愣,随即意识到:这就是黄少天提到的那个丹族人,叫蓝河。

 

蓝河困得眼皮不停打架,却仍然强打精神,礼貌地打了声招呼:“你、你好。”

 

“坐吧,这位是喻队。”叶修简单介绍,自己走上前,毫不避讳地把虚弱的蓝河接在怀里,“这是蓝河,他夜里才被妖兽共鸣,情况不太妙,我们必须抓紧时间。”

 

喻文州两道眉毛微微锁了起来。

 

“确定是上古妖兽吗?”喻文州不紧不慢地问道,“你知道的,按照规定,如果案子里涉及大妖,至少得走A级预案。”

 

“我确定。因为小蓝在共鸣时看到了岁星瞳。”叶修说,“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?岁星流转六十年一甲子,能修出岁星瞳,这东西至少得道三千六百年,怎么,来之前局里没跟你们说点什么?”

 

黄少天一听脸色就变了,刚欲开口,便被喻文州轻轻按了按肩膀。

 

“这个案子,总局给的指令也很模糊。”喻文州避重就轻的回道,“先前王队在北京做例行排查,察觉到华南的灵脉有异,占卜结果指向这个案子,所以才通知了我们。”

 

他说得十分诚恳,可叶修却显然不信:“……就这些?这还值得你亲自来?”

 

“没办法,最近组里缺人手。”喻文州好脾气地笑了笑,又看向蓝河。“我也是昨天才到,掌握的信息和市里是一样的。要说信息渠道,我可能还不如前辈灵通。”

 

他们俩一句句打着机锋,边上蓝河听得昏昏欲睡,实在坚持不住,靠在叶修肩上小鸡啄米般不停点头。

 

叶修只好不停抬手,一遍遍扶正他的脑袋,这情景略显滑稽,黄少天的目光明显在蓝河身上停留了一圈。片刻后只听喻文州说:“如果真是岁星瞳,那确实有些棘手。不过,前辈急着叫我们来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

“很简单,合作。”叶修直白地道,“已经死了三个人了,不能再等了。上古大妖和普通鬼怪不同,不会轻易沾染人命,但一旦开了杀戒,必有大祸。这事靠我一个来不及的,咱们必须协作。”

 

“计划呢?”喻文州倒也干脆,直接问道。

 

“天亮就出发,兵分三路。”叶修仿佛早有谋划,立刻和盘托出:“三条线索可以跟。一是嫌疑人张槐,得继续摸底;二是死者魂魄去向,我觉得更像炼魂一些,可以一查;三是几个事发现场,我们有小蓝在,可以试试灵视,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……”

 

蓝河在睡梦中被点名,顿时惊醒,迷迷糊糊地抬起眼皮:“嗯?什么?”

 

“没事,睡你的。”叶修伸手一搂,让他枕在自己臂弯里。喻文州伸头看了一眼,俯身上前,小心地在蓝河灵台处探出两指。

 

“别让他灵视了。”喻文州收回手,一道符纸从指间滑落,化作灰烬。他略沾了一点,说道:“他魂魄的状态有点奇怪,很可能有人在强行引发共鸣。保险起见,我们还是两两行动。”


喻文州指了指自己,又指叶修:“前辈和我去嫌疑人那里。少天带着蓝河,去鬼市查一查魂魄去向。”

 

他话才说完,叶修已经笑了起来。

 

这个分组安排早就在他意料之内。喻文州果然小心谨慎,把两人拆开,一人盯点一个,谁也不落单,正是恰到好处的防备。

 

叶修漫不经心地站起来。他一点也不在乎喻文州出于怎样的考量而答应合作,于他而言,能达到预设的目标,这样已经足够。

 

“行吧,听文州的。”叶修看了眼挂钟。“准备一下,一小时后出发。”

 


 

“队长,你真信有上古妖兽啊?万一是忽悠我们的呢?”

 

“我可不信老叶这么好心,平白无故给我们送业绩……”

 

黄少天抱着手机,运指如飞地发着微信,过了一会儿,喻文州的头像跳了出来。

 

“宁信其有。总局虽然没明说,但派我们过来,也有盯着他的意思。不要冒进,点到为止。”

 

“切,陶轩那家伙危言耸听。”黄少天发了个不屑的表情,“他算老几?六年前的案子,明眼人都知道调查得有问题。”

 

“但那也不足以证明叶修是清白的。”喻文州回道。

 

这时叶修带着蓝河从里屋走了出来,黄少天立马收了手机。叶修赶鸭子一般拍拍手:“好了别偷懒了,同志们,出发!”

 

四个人一起出门,喻文州自觉打开导航,坐到驾驶座上。蓝河尾随叶修,正要爬上车后座,却被叶修一把勾住腰拽了回来。

 

“别别别,今天他开车带你。”叶修一指后面的黄少天,说。“万一有事你就大声喊我,知道没?”

 

蓝河顿时有点心慌,心想你又没手机,喊你能有什么用啊……转念又一想,不对啊,这总共不就一辆车吗?

 

正疑惑着,只听背后锵地一声脆响。蓝河诧异回头,只见黄少天以一个极潇洒的pose,将腰间长剑抽出,雪白的剑尖就地一划,掷在脚下。

 

“快上来,”黄少天高高兴兴地冲蓝河招了招手,“别管他们那辆破车了,我们的更快!”


 

“啊——!啊啊啊!”

 

蓝河大声惨叫,声音被狂风吹散,打着旋消失在高空稀薄的空气里。

 

前方朝阳初升,风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过,蓝河颤颤巍巍地低头,只见他和黄少天一前一后站在细细的剑身上,脚下数百米高空,一只鸟扑扇翅膀,从他们头顶悠然飘过……

 

蓝河一阵头晕目眩,死死抱住黄少天的腰不敢撒手。

 

“放心!掉不下去的!”黄少天哈哈大笑,迎着风大声喊道:“你要相信我!我的御剑飞行术可是全局最好的!!”

 

他似乎很享受在高空穿行的快感,金灿的头发在风中凌乱飞舞,蓝河简直泪流满面,闭着眼睛大声喊回去:“我我我我恐高!!”

 

黄少天又大笑起来,“不错啊!你学现世的词汇学得还挺快嘛!!”

 

“谢、谢谢!——”蓝河惊恐地说,“能不能慢一点……啊啊啊——!”

 

灵剑一个俯冲,载着他们冲入高楼林立的城市。黄少天得意地说:“你随便叫没事的!我贴了隐形符!别人看不见也听不见!!”

 

十分钟后,灵剑一个摆尾,精准地停在城东一个隐秘的小巷子里。

 

黄少天率先跳下来,蓝河紧跟在后,只觉得一颗心脏碰碰乱跳,惊慌过后,竟然有一丝从未有过的刺激与兴奋。

 

“没事吧?”黄少天道,“要我说老叶这人就是太宅了,你老跟着他,闷不闷啊。”

 

他一边说着,一边领着蓝河朝小巷深处走去。尽头是一堵灰青色的墙,破败老旧的样子,墙体上生着厚厚的一层青苔,冰凉潮湿。

 

“怎么样啦你们?”黄少天掏出手机开直播,和蓝河一起看他的微信。

 

 

G市西城区,叶修坐在副驾驶上,和喻文州一起透过车窗,看着一辆宝马从小区里开出来。

 

“找到张槐了。”喻文州手指夹着一道符,眯眼盯着宝马的后备箱。“他车里放了尊佛像……气息有点不对。前辈觉得呢?”

 

“不太像妖兽。”叶修摇了摇头,“走,跟上去看看。”

 

喻文州依言发动车子,缓缓跟了上去。黄少天在手机另一头吐槽:“我怎么觉得这个人嫌疑挺大的呢?张槐张槐,木中之鬼,听着就不像好人。”

 

蓝河蹲在一旁,看着他念念叨叨,手上却没有停下,拿剑在墙根下画了个形状繁复的符号,紧接着指尖往刃上一抹,一丝血色沁了出来。

 

“你做什么?”蓝河被他吓了一跳,赶紧拉住黄少天的手。黄少天被他弄得一愣,片刻后反倒笑了,解释道:“老叶没跟你说吗?我是吴族人,落血为阵,可以通幽冥。”

 

“……什么?”蓝河又一次茫然了。

 

“就是死后的世界。”黄少天反手握剑,说道。“我可以连通现实与彼世,在两界之间自由行走,也能和鬼对话。”

 

“之前说到的鬼市,其实就是每个区域阴气比较汇集的地方。对于彼世来说,这种地方反而比较热闹,能打探的信息也多一些。”

 

蓝河瞬间脑补出一堆厉鬼开Party的魔幻场景。

 

“好啦,讲解的也差不多了,还是实践出真知吧。”黄少天挑眉道,“准备好去见鬼了吗?”

 

“啊?不是,那个,等——!”

 

蓝河一个踉跄,被黄少天拽着踩进阵法里。一瞬间红光四溢,空间飞速地旋转扭曲,就像一只无形的手,在虚空中撕开了一道无形裂口。

 

黄少天抓住蓝河,两人齐齐从缝隙里掉了进去,红光倏地散去,风吹过,一地尘埃漫天,地上已是空无一人。

 

-----------


啊有点卡剧情。。下面先走走感情线吧。。

评论(25)
热度(447)
2017-03-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