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3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13、

“——哇啊啊啊!”

 

蓝河从高空中急速坠落,他勉强睁开眼,只见上空一团黑色虚空,当中一个明亮的裂隙正在缓缓合拢,正是他们掉下来的地方。

 

怎么办!要摔死了啊啊啊!

 

蓝河几乎本能地想喊叶修,不等反应,旁边黄少天已经一把提住他的衣领,随手一招,一道法阵将两人包裹,带着他们缓缓降落。

 

“还能站吧?怪我怪我,忘了你没穿过界……”两人安全着陆,黄少天拍拍蓝河,举起一只手指给他看:“这里是灵魂的世界,不存在生死一说。”

 

蓝河顺着他的手看过去,顿时呼吸一窒。

 

眼前是一座寂静无声的都市,所有景象、甚至连他们站着的巷口都与现世如出一辙,但空中漂浮着无数烛火般的荧光,汇集成浩瀚的星河,一波一波地静静飘向远方。

 

蓝河被眼前浩大的景色震住了,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。

 

“漂亮吧?”黄少天微笑道,“那是净化后的灵体。每当黑夜结束,他们就会随灵脉流转,流向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

“……现世?”蓝河喃喃道。

 

“对。”黄少天走出巷口,“通俗来讲,就是投胎。”

 

蓝河赶紧跟上前,就听黄少天对着微信发语音:“我们到鬼市啦,死者八字发过来,我找大眼睛问问。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鬼的世界居然还有网络信号??

 

两人再次站到黄少天的剑上,灵剑飘起来,载着他们在鬼市间缓缓穿行。沿路有无数形态各异的灵体在街上游荡,蓝河想,这些大概就是无法被净化投胎的灵魂吧,闹鬼的那种……

 

蓝河搓了搓胳膊,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 

他突然意识到,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独自离开叶修。当摆脱了最初的恐慌与无措,不知为何,蓝河竟有种新奇并且兴奋的感觉。

 

 

 

冰雨在上空绕行两周,降落下来。黄少天低头看微信。喻文州已经把八字发来了,另附了一段语音。

 

“我们发现了点东西。”叶修斜靠车门,仰望着G市中心的一栋巍峨大厦。“张槐确实在养鬼,还是个挺厉害的家伙……东西供养在他公司里,有安检,现在文州在想办法混进去。”

 

正说着,喻文州提着两个袋子走过来,扔了一包到叶修手上。打开一看,一整套的西装。

 

叶修拎起衬衫一角,一下笑喷:“你们后勤这么到位啊?华南组还缺人不?”

 

“前辈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喻文州配合地笑笑,拉开领带。他本来穿得就正,换件外套就已经像个商务人士。反观叶修就悲惨了点,大概除了内裤,全身上下都得换一遍。

 

“好吧,一会儿再说。”叶修拿过手机说,“有情况及时通报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关上微信界面,黄少天啧啧道:“你看我就知道,这家伙肯定有问题,老叶非不信。门外汉养鬼,一不小心招来了上古妖兽,因为无法控制,导致妖兽失控杀人……多么合逻辑的推论。”

 

“可是你不觉得太明显了吗,”蓝河想了想,说。“你想啊,人一死他就中大奖,肯定马上被调查啊。”

 

蓝河跟着黄少天,两人钻进一栋扭曲的破房子里。黄少天摇了摇头:“那是因为你知道死者魂魄消失,而且很可能被拿去养鬼,才会注意到他的。普通刑警哪有这种能力,中奖这种事根本不能当做证据……”

 

四周一静,黄少天倏地噤声,拉了蓝河一把。

 

空中漂浮的灵体开始乱颤,轰隆轰隆的噪音从远方传来,仿佛有什么巨型生物在缓慢爬行。

 

“嘘,大眼睛来了。”黄少天小声说,“这家伙有几百岁了,是这片鬼市的老大。小心点,别让它注意到你。”

 

蓝河心头一紧,再一次觉得这名字也太奇怪了……但他很快明白了这名字的由来:一只巨大的灵体从天而降,雄踞在整栋房子上,狰狞的脑袋从窗户外伸进来,额头上长着一只巨大的眼睛。

 

蓝河心惊胆战,下意识后退一步。那只眼睛犹如实体,足有一人高,骨碌碌地转动着,死死盯住黄少天。

 

“天吴后人!”眼睛怪瓮声瓮气地说道,“为何又来找吾?”

 

黄少天似乎很熟悉这些鬼怪,把死者八字写成符纸,拍在空中:“我来问一条魂魄的去向。你驻守在此,眼通过去与未来,可曾见过此人?”

 

“不曾!”大眼睛不耐烦地说,“屁大点事都要来问一问!这条魂魄早已被吃了,吾怎会见过!”

 

“吃?”黄少天愣了愣,“……你是说炼魂?谁抽走了?”

 

灵体哪里懂他那些术语,只烦躁道:“吃了就是吃了,至于是谁,吾不能告诉你!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这个灵好任性???

 

“原来如此。”黄少天刷刷刷做记录,顺口跟蓝河解释:“抽走魂的那个东西并非人类,并且力量在它之上,所以它无法出卖对方的名字,这是鬼市的法则之一。……它藏在哪里?”

 

“东北极寒之地,深潭水下。”大眼睛大概受法则约束,只能打谚语一般地回答道,“你可放心。吾能看到,它的时日无多了。”

 

“行我知道了,谢啦。”黄少天挥了挥手,潇洒转身。蓝河赶紧追上,不想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炸雷般的:“等等!”

 

黄少天应声回头,只见大眼睛头颅倏地一转,盯住了蓝河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那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,一瞬间蓝河像是灵魂都被攥紧了一样,无法控制地与那只眼珠对视。

 

“吾见过你。”大眼睛静静盯了片刻,笃定地说。“折丹遗族的后裔,吾曾见过属于你的一部分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你……”蓝河脑中急速转动,忽然懂了什么,心脏狂跳,“你是说,你见过我的魂魄碎片?”

 

硕大的眼球缓缓动了动。

 

蓝河几乎与它脸贴脸,他看见那颗眼珠里豁然闪过无数模糊的片段,就像时光正在它瞳中飞速流逝。灵体看住他,说:“丹族人,告诉吾。为何要同害死你的人在一起?”

 

黄少天顿时脸色一变。

 

蓝河却很茫然,歪过脑袋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

“给予你一半灵魂的人。”巨大的灵体缓慢说道,“他会为你招来死亡……丹族人,现在离开还来得及。否则……”

 

“……否则怎样?”蓝河不敢呼吸,轻声问。

 

“否则……”灵体扬起头颅,“否则……就把你的魂魄交给吾!!”

 

陡然间变故丛生,眼珠轰然暴涨,撑开破碎的窗户,游龙一般扑向蓝河!可黄少天反应比它还要快,一把扯住蓝河衣领,疾退一跃!

 

“跑跑跑!”黄少天高声大喊:“它不能离开这栋房子,跑出去!!”

 

蓝河被他扔得直接翻出窗户,黄少天抽剑一掷,堪堪勒住蓝河腰身,两人一齐挂在灵剑上,子弹一样被带着飞了出去。

 

直到飞出老远,还能听见身后遥遥地怒吼声。

 

“呼,吓死老子了。”黄少天抹一把汗,“我说这家伙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……你没事吧?”

 

黄少天回过头,只见蓝河抱在灵剑上,眼睫垂着,一语不发。

 

“……那个,你别难过了啊。”黄少天忍不住说,“实在不行来我们行动组?少点魂魄也没事,做后勤也行啊。”

 

蓝河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

“那是预言吗?”蓝河仰起脸,问道。“你说过,它能通晓过去与未来……”

 

“算是吧。”黄少天大咧咧地坐了下来,“不过见未来这种东西,也说不准的,解读不一样,准确率也说不大好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沉默半晌,突然说:“好吧,那它肯定是看错了。”

 

黄少天:“……哈?”

 

蓝河疑问得到解答,好像心情突然就变好了,愉快道:“我们这是调查完了?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

“…………”黄少天一脑门的省略号,不可思议地看着蓝河:“哇靠你怎么这么向着老叶……你不会是喜欢他吧!?”

 

“对啊,”蓝河似乎有些不解,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,“我喜欢叶修。”

 

黄少天:“……!!?”

 

黄少天心头一万条草泥马呼啸而过,心想我擦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啊,怎么办,我是不是要给他们保密啊?一时间纠结无比,只好拼命找话题。

 

“你看,我的冰雨是不是很好用,进可攻,退可守。”黄少天得意地炫耀他的剑,结果忽然又记起了什么:“……啊,忘了你是丹族人。那你应该见过它吧?好像是你们族造的宝剑什么的。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蓝河呆滞好久,突然激动:“你你你说什么?这是冰雨?!”

 

“对啊。”黄少天驱使灵剑,往左拐了个弯,“我们华南行动组的元老魏队,就是你们丹族族长来着。不过他退隐好久了,走之前把这把剑传给我……啊啊啊,小心!”

 

黄少天差点摔下去,身后蓝河激动不已,攥住他的衣袖喊了声:“族长!”

 

“喂不要乱认啊!”黄少天吓死了,赶紧澄清:“我只是用了这把剑啊!我是吴族的!吴族!”

 

“小时候大春教过我的,”蓝河眼睛亮晶晶的,认真道:“他说族长信物以剑为证,谁拿着冰雨,谁就是我们的族长。”

 

黄少天:“……”

 

黄少天心想妈的,魏老大没提过这回事啊?被坑了??再看一眼蓝河,眼睛pikapika,整一迷弟眼神。黄少天不忍心了,清了清嗓子,说:“好吧好吧,这事下回你问魏队去……走走,先回去了。”

 

蓝河现在简直是死忠粉模式,说啥听啥,赶紧配合地点点头。现世的入口就在他们头顶,漂浮着像一朵发光的云朵。

 

黄少天伸平五指,正准备穿界而过,手机忽然响了。

 

蓝河接过手机,划开,喻文州的微信发来了一段语音。蓝河赶忙点开,叶修喘着粗气的声音飘了出来。


----------

我终于可以走点感情线了哎……【叹气


评论(28)
热度(415)
2017-03-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