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4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14、

叶修一身西装革履,架着昏迷的喻文州,矫健地从楼梯上一跃而下。身后咆哮声传来,数十只奇形怪状的鬼怪穷追不舍,所过之处玻璃渐次碎裂,发出刺耳的脆响。

 

“少天,赶紧带小蓝回来。”叶修短促道,“我们这出了点意外。”

 

“我去不是吧!你们干什么了啊?!”

 

“事务所见。”

 

叶修掐掉语音,把手机扔回喻文州的口袋里。办公楼里地动山摇,人群尖叫着四散奔逃。余光里张槐肥胖的身影一闪而逝,叶修浑不在意地笑笑,站定回头,一瞬间眼神沉静无比。

 

“太上有命,”叶修单手扯开碍事的领带,一字一字道,“八方威神,皈我大道!”

 

一瞬间强光耀眼,自他掌中爆射出万丈金光!怪物畸形的身体被光线射穿身体,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,皮肉化作一片片黑色的碎屑,雪片般从半空散落下来。

 

一张破烂的符纸混在其中,打着转,忽然无火自燃,啪地跳出一小撮火花。叶修却仿佛早有准备,一个箭步上前,一把将它捉在掌中。

 

真火燃烧皮肉的味道很快蔓延出来,叶修紧咬着牙没有动,片刻后,缓缓摊开手掌。

 

被烧焦的皮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,正当中躺着那枚符纸,火已经灭了,只烧去了符纸的一角。

 

叶修目光沉沉盯着它看了一会儿,小心地折起来,塞进口袋里。

 

 

 

冰雨拖着长长的光痕,从城市上空划过。黄少天心事重重,一路上紧抿着唇,一言不发。

 

蓝河前一秒还沉浸在“天啊我找到族长了我们族长果然帅!”的情绪里,结果后一秒,偶像心情直转而下,连带蓝河也开始心焦起来。

 

“没事的,”蓝河安慰道,“喻队那么厉害,一定不会有事。”

 

黄少天不置可否,转过头来,叹了口气,“当然,我相信队长能搞定。”

 

“倒是你,一定要小心老叶。”黄少天说。“现在这情形,和六年前太像了,万一当年的事真是他干的……那大眼睛说的话,就非常有可能了。”

 

他的表情有些严肃,不禁让蓝河想起昨夜叶修曾说过的那些话。

 

“六年前到底是什么案子……?”蓝河没有忍住,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他说他办砸了一件事……很严重吗?”

 

黄少天表情却更凝重,慢慢摇了摇头。

 

“不止是一件案子。”黄少天站起来,声音飘散在风中。“具体经过我不清楚,只知道当时有人违规猎杀上古大妖,导致龙脉崩溃,整个中央组都险些覆灭。我们很多同事都因此牺牲……包括老叶的那个前搭档。 ”

 

“这件事当年涉及太广,是中央组直接调查的,调查的结果就是——是叶修干的。”

 

“……”蓝河脱口而出:“不可能。”

 

“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。”黄少天说,“虽然刑讯处那个陶轩不上道,可老叶当时确实有动机,全局都知道他在研制一把特殊法器,那些大妖精魂,可都是炼造法宝的上好材料。”

 

蓝河简直难以置信,无论如何,他都无法将这种行径联系到叶修身上,立刻摇头道:“不可能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

“其实直到昨天,我也觉得不是他。”黄少天重新坐了下来,说,“不过小心一点总没错吧,毕竟你……”

 

黄少天忽然一顿。他想起了蓝河那句毫不犹豫的表白,赶忙改口:“抱歉,我不该跟你说这些。进去吧,就当我没说过。”

 

灵剑在不知不觉中停了,蓝河抬起头来,事务所已经到了。

 

 

 

事务所的客厅翻得一地狼藉,有股隐约的血味。喻文州扶着额头靠在沙发上,显然还没缓过劲来。

 

蓝河跟着黄少天走进去,一眼便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叶修。

 

叶修看上去比喻文州还要狼狈,西装与衬衫领口大敞着,领带甩在肩上,甚至沾了一些血迹。

 

“小声点,他中了噬魂咒,还没好透。”叶修转过身来,打了个安静的手势。“中计了。张槐那家伙早知道我们要查他,公司里的那个是陷阱……小蓝,帮我找个绷带来。”

 

蓝河回过神,赶忙应了一声,起身去了。

 

储物间在最里面,那里有一个陈果放的小急救箱。蓝河蹲下来翻找绷带,脑中却不停地回想着刚才黄少天说的话。

 

会是他吗……

 

不。不可能的。

 

蓝河闭了闭眼睛,把纷乱的思绪赶出脑海。他拿起绷带走出去,正好听见了黄少天有些恼火的声音。

 

“我现在就去下协查令。”黄少天扶着喻文州,站在门口。“我管他是不是普通人、能不能驱使魂咒,就算是有人指使,这个人也绝对有鬼,抓了再说。”

 

黄少天大概动了真怒,劈头盖脸把张槐一顿臭骂,碰的一声,推门走了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四周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,蓝河愣愣地左右看看,发现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叶修两个人。

 

叶修闭着眼睛,席地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。他似乎很疲倦,英俊的脸上写满倦色,蓝河看见了他平放在膝上的右手,掌心里有一块血印子,像被什么东西烫伤了。

 

蓝河只觉得心底微微抽了一下,一声不吭走过去,拿起绷带替叶修上药。

 

窗外的夕阳渐落,屋里一片昏黑。叶修半张脸浸在黑暗里,就着窗外的一点亮光,侧过头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

蓝河有一点点紧张。他能感觉到叶修的目光,似有若无的,正安静地停驻在他脸庞上。

 

……怎么办,他为什么不说话啊?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……

 

蓝河越来越紧张,最后连陈果教过的包扎法都忘了,笨拙地在叶修手上打了个蝴蝶结。

 

叶修终于忍不住笑了,抬起手看看,笑道:“不是吧。”

 

“……我、我重包一下!”蓝河窘的不行,急忙忙扑过去够他的手。叶修却摇摇头,手臂一勾,把他拽到身边坐下。

 

“不用,就这样吧。”叶修说,“今天怎么样,鬼市好玩吗?”

 

蓝河嘴角抽搐,心想什么叫好玩……

 

“没我想得那么吓人,还挺好看的。”蓝河脑海中浮起那一片萤火的海洋,又想起了潇洒穿行在天际的黄少天,不由得弯起眉眼。

 

“我们去见了一只好巨大的灵,黄少说它像王队一样会占卦,所以叫他大眼睛……”蓝河眼睛亮晶晶的,和叶修说起鬼市上美丽的夜,光怪陆离的风景,还有黄少天原来就是久寻不见的新任族长……

 

叶修始终含着笑,认真听着蓝河絮絮叨叨。眼前的小青年眼神明亮,提起黄少天时唇角弯弯,眼睛里满是单纯的喜悦,那是蓝河在他身边时从未露出过的神情。

 

“冰雨真的飞得好高啊,”蓝河说得正高兴,浑然不觉叶修正在看他,“黄少说它比火车还要快!他说下次可以带我去看日出,还有云海……你看过云海吗?是不是很漂亮?”

 

“你喜欢吗?”叶修突然问道。

 

“嗯?”蓝河抬起头,“什么?”

 

“飞高啊。”叶修往天上指了指,“喜不喜欢?”

 

“还、还行吧?”蓝河犹豫地想了想,复又笑了,“其实习惯了就还好,刚上去那会都吓死了,好可惜啊,都没仔细看看风景……呃?”

 

蓝河瞪圆了眼睛,感觉到腰畔忽地一紧。他低下头去,叶修一手圈住了他的腰,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。

 

“你、你要干嘛?……哇啊啊!”

 

蓝河惊叫一声,两只脚慢慢悬空。叶修一手抱着他缓缓地飞了起来,低笑着说:“嘘,别怕。”

 

窗外晚风徐来,叶修一脚踩着窗框,两个人如星间漫步,轻飘飘地飞出了窗外。

 

夜晚的天空一望无垠,远方太阳落下的地方,地平线被染成绚烂的粉色,像一道美丽的绸带,静静环绕着灯火璀璨的城市。

 

蓝河呆呆地看着一切,几乎忘记了说话。城市就像一张星光织成的地毯,在他脚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辉。

 

直到叶修轻轻开口,他才恍然回过神来。

 

“不恐高了?”叶修低头看着蓝河映着星光的眼睛,手臂紧了紧。

 

“不、不怕了,”蓝河喃喃道,“黄少说了,有符咒的,不会掉下去的……”

 

“瞎说。”叶修说,“我可没上符咒,你小心别掉下去。”

 

“……不是吧!!”蓝河顿时吓得半死,拼命搂住叶修脖子,像只小熊,整个人都紧紧挂在叶修身上。直到身后笑声传来,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

 

“……骗子!”蓝河愤愤地道,两只手滑下来,却被叶修一把捉住。

 

“别害怕。”叶修迎着夜晚微凉的风,微笑着说道。“以后我会保护你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天边残留的晚霞落入黑夜的怀抱,蓝河忽然感到心脏在鲜明地跳动着,一下又一下,有力地撞击着他的胸膛。

 

他轻轻握住叶修的手。

 

“那个,今天……黄少跟我说了些事。”蓝河轻声说。“是关于……那个。”

 

“嗯?”叶修低下头来,“什么?”

 

蓝河沉默了一会儿,轻轻吐出了一口气。

 

“没什么,”蓝河低声说道,“我只是告诉他,我喜欢你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(33)
热度(528)
2017-03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