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5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15、

一时里四下俱静,只有风还依旧,从遥远的地方徐行而至,带来属于夜晚的幽香。

 

叶修没有说话。蓝河忽然感到腰间紧了紧,他抬起头,正对上叶修温和的目光。

 

他还穿着西装,比平时看上去更加帅气,看蓝河的眼神平静甚至犹有笑意。好一会儿后,他才问:“为什么喜欢我?”

 

“嗯?”蓝河似乎有些不明白这个问题,想了一想,理所当然地道:“你对我好……是你救了我,供我吃穿,还教我东西……”

 

他看见叶修隐约地笑了一下。

 

“少天呢?”叶修摸了摸他的头,“你也喜欢他吗?”

 

蓝河不懂他为什么这样问,心想那可是我们族长!忙不迭点点头,认真道:“喜欢。”

 

他其实有一种隐约的感觉,觉得叶修好像是不同的,可仔细想来,却又无从分辨那其中的区别。不等蓝河想个明白,叶修已经笑了。

 

“这不叫喜欢,”叶修耐心而温和的说道,“你只是很依赖我……没关系,这是正常的。”

 

皎月徐徐东升,星辰安静地闪耀着,叶修抱紧他,慢慢道:“你以后会懂的。总有一天,你会遇到真正喜欢的人,不离、不弃,一起度过漫长的一生。”

 

“但那个人,不会是我。”

 

 

 

夜色渐沉,蓝河在浴室里足足待了半个小时。

 

等他湿淋淋的走出来时,叶修正在等他,系着蝴蝶结的那只手夹着烟,腾起一团迷蒙的雾气。

 

他从后面进入,温柔却坚韧地贯穿蓝河的身体。水从蓝河干净的皮肤上滑落下来,一切仿佛都是潮湿的。他看不见叶修的脸,只能抠紧身下的床单,艰难吐出被撕碎在喉咙里的呻吟。

 

……为什么我不能一直陪着你呢?

 

是因为我太弱小、太没有用吗……

 

蓝河迷茫地想着,被叶修推进欲望的洪流里。发泄出来的瞬间,他尖叫着闭紧双眼,后背上汗水淋漓的,被叶修温柔地抱住,让他有种安全又温暖的错觉。

 

 

 

午夜时分,城市东北方向的山峦连绵起伏。

 

风起平地,一丛巨大的阴影从山间振翅而起,半空无数火星飘散洒落,最终湮灭于无形。

 

万籁俱寂的城市中央,叶修悄然睁开眼睛。他坐起来,侧身看了看身旁熟睡的蓝河,继而轻手轻脚地掀被下床。

 

楼下客厅里一片黑,电视机却忽然无人自亮,一道影子出现在屏幕里,飘过来,又荡过去。

 

“干嘛呢,搞得跟贞子似的。”叶修从楼上下来,顺手披了件外衣。影子笑了起来,嗔道:“谁让局里最近查得紧……还不是怪你。”

 

“他是不是喜欢你呀?”黑影从电视里飘出来,“说真的,你要不要考虑考虑?”

 

“别乱说,小孩子说话你也当真。”叶修无奈地摇摇头,“我这种活一天算一天的,哪有闲心考虑这个。”

 

黑影一下子默然。叶修说:“好啦说正经的。我这的案子已经有眉目了,最近可能要麻烦你跑一趟。”

 

“还有一些资料,需要你查一查。”叶修写了张字条,举向电视机,“去找叶秋,他会帮你。”

 

“我知道啦。”黑影应了一声,“放心吧,东西在我这挺安全。陶轩拿了却邪,暂时不会有别的想法。”

 

叶修闻言笑笑,点了点头。

 

“让他拿吧。”叶修不以为意地道,“还要多谢他。最后一只大妖,我就收下了。”

 

 

 

就在叶修走后不久,蓝河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。他伸手摸了摸身旁,一丝余温尚存,叶修不在。

 

蓝河坐起来,愣了愣。半晌后他吐了口气,又重重地躺了回去。

 

手机就在枕头底下压着,蓝河把它摸出来,划开。他抱着手机犹豫了很久,终于一咬牙,给黄少天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

 

 

同一时间,特殊事务局。华南行动组办公室。

 

喻文州长叹一口气,缓缓打开紧闭多时的双眼。黄少天正盘腿坐在桌上玩手机,见他醒了,赶紧把脑袋伸过去:“怎么样,好啦?”

 

“是我大意了。”喻文州站起来,擦一把头上的汗珠,简单和黄少天说了白天时的情景。

 

原来他和叶修瞒过保安,假装客户进了张槐办公室。房间里果然供有神龛、阴牌,还有一个拿符纸封死的小盒。按理说那里面应是鬼身本体,喻文州擅解符文,便去打开,没想到竟然中了陷阱。

 

“咒写得确实霸道,不像是外行人做的。”喻文州是祖传的符法大家,自是清楚其中门道,皱着眉对黄少天说:“我见了张槐一面,这个人身上死气很重,确实有养鬼的嫌疑,但是不像能做出这种东西……”

 

黄少天后知后觉地出了一身冷汗,“还好和老叶无关……要是他再来点什么,那可真完蛋了。”

 

“不一定。”喻文州淡淡道。“当时情形很怪。我总觉得,他是故意让我中咒的……”

 

这时候,黄少天的微信叮铃想了起来。他赶紧拿出来,一看,是蓝河。

 

“那个丹族人?”喻文州看了看,“这么晚,是老叶那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

黄少天一听赶紧打开微信,戳开对话框,蓝色的卡通小象跳了出来。

 

“族长,”蓝河写道:“我想学法术,你可以教教我吗?”

 

 

 

隔了两天,星期六。休息时间,安文逸被迫到叶修的事务所加班,心情非常郁卒。

 

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在,蓝河正在学着捣鼓电脑。安文逸更郁卒了,他只是奉命调查火灾案,哪想到沾上这么麻烦的破事,连特务机关的人都搅合进来,真是头大。

 

“今天叫大家来,是为了把案子做个了结。”叶修拍了拍手,走上前,“各位都是一个系统的啊,不用我再介绍了吧?”

 

黄少天刚想吐槽谁跟你一个系统啊你不是逃犯吗?!没来及张口,叶修已经让蓝河放了一段影像。

 

“多谢少天同志的预言和协查令,多谢小安同志发挥能量主动配合。”叶修说,“前两天公安同志们加强了东北方位的监控,终于有所收获,找到了这段影像。”

 

视频大概是几个登山客拍的。深夜的山间丛林,有种鬼影幢幢的氛围。

 

“梧桐岭?”黄少天是本地人,立刻认了出来。叶修说:“嗯,眼力不错。云麓山梧桐岭,在市区正东北,大概一百多公里。”

 

视频拍的很不清楚,一群登山客为了驱散恐惧,彼此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,正闹着,突然一齐惊叫起来。

 

只见正前方,一个巨大的阴影从远方翱翔而过,像只巨鸟,又或许是飞机,天空带过一道隐约的火星,掉落在树木上,炸出一小团耀眼的火光。

 

“哇!飞机失事啦?!快拍快拍!”

 

视频里的人一阵惊叹,一群人奔跑起来,紧接着,镜头关闭了。

 

“多亏这几位大难不死的仁兄,”叶修示意蓝河关掉视频,说,“我现在差不多知道,我们面对的敌人是谁了。”

 

“鸟?”黄少天皱起眉,回想刚才的影像,“我想想啊,咱们本地好像没什么鸟妖啊……”

 

“当然不是普通的鸟。”叶修站了起来,说道。“你们有没有想过,云麓山附近并无种植梧桐的记载,为什么偏偏给山头起名叫梧桐岭呢?”

 
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”黄少天一脸“鄙视你这个外地人”的表情,挑眉道,“清以前,那里是附近有名的道场,专门供奉凤凰真女。以前行动组也查过,这个不是道教真神,大概是民间传说结合民俗信仰……”

 

“对,自造神。”叶修说,“但是有没有可能,这个神并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……古人会塑像供奉,很可能是因为真有凤凰在此,并且显了神迹,所以吸引了大批信众,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。”

 

“不会吧……”黄少天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。蓝河比他还要震惊,惊讶道:“你……你是说,杀人的是只凤凰?”

 

在他有限的常识里,凤凰可是正统神兽,丹族是先古遗族,和这些传说中的神兽都或多或少有些渊源,蓝河怎么也不肯相信,凤凰居然会是这件案子的罪魁祸首。

 

“不太可能。”喻文州接口道。他想得比蓝河更深远一些,慢悠悠地道:“凤凰是神鸟,与天地齐寿。前辈应该明白吧?这种能量级别,别说是普通人,就算是我和前辈联手,恐怕也很难控制……更别提凤凰高傲,是绝不可能听从凡人驱使的。”

 

“其实也未必,有时候所见并不一定即所得。”叶修笑着道,“凤凰司火,可涅槃重生。古时民众淳朴,看到只火鸟,便认为是凤凰……结果供奉的并非正主,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

“哇靠,”黄少天跳起来:“哪只妖兽胆子那么大,敢冒充凤凰骗供奉啊,也不怕天雷伺候?”

 

“算不上骗。”叶修呵呵笑,“毕竟它和凤凰有点渊源,说是远亲也不为过。”

 

“见则其邑有讹火……我猜,这是一只毕方鸟。”


--------

 

评论(26)
热度(442)
2017-03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