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6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16、

毕方,兆火鸟也。

 

此鸟御火,所在之地,必有怪火频发,自古便被视作火灾之兆。

 

黄少天指着电视机里某热播仙侠剧吐槽:“你是说这个毕方鸟?”

 

“不是我说你,身为公职人员,能不能少看点玄幻剧。”叶修很不客气地关掉电视,“都瞎胡扯,就没几个写对的。”

 

“还记得咱们在尸检中心看到的吗?”叶修放下遥控器,转身对蓝河说,“——锯齿状痕迹。法医推测是小型木锯,其实未必……我记得毕方鸟的喙里有两排利齿,很可能是它撕咬后留下的痕迹。”

 

“我这两天查了些资料。”叶修走过去,握住蓝河拿鼠标的手,打开了一份文档:“梧桐岭的凤凰信仰起源自宋,兴于明,却在两百多年前渐渐衰落。”

 

叶修转过头去看喻文州,“文州应该知道吧?这种习惯以供奉为生的妖物,若是饿了整整两百年,会是种什么样的状态。这就不难解释,为什么会有人趁虚而入,企图靠人牲的方式唤醒它……”

 

蓝河低头抱着一本《山海经》狂翻,听到一个词汇,敏感地抬起头:“人牲?”

 

“是的,人牲。”叶修说。“你们那天拿到的预言,它的原话是——‘魂魄被吃掉了’。少天和我一开始以为是指抽魂养鬼的意思,但其实我们都想错了。它所说的吃,可能真的就是字面意思……”

 

蓝河冷不丁打了个哆嗦,脑子里浮现出一只鸟狂啃尸体的恶心画面。

 

叶修仿佛还嫌他恶心的不够似的,补了一句:“所以我们在停尸房看到的尸块,其实就是它的剩饭……”

 

“……你能不能别说了……”蓝河虚弱地扶墙,小声抗议。

 

叶修反倒笑了,亲切拍拍他道:“没事,你跟着我多习惯习惯就好。”

 

蓝河:……并不是很想习惯怎么办。

 

幸好黄少天这时把话题拉了回去:“你说的我都懂,但你怎么认为一定是毕方鸟?这东西可不常见啊……”

 

“预言,齿痕,火灾,视频,这几个基本都对得上嘛。”叶修理所当然道:“剩下的就是直觉。”

 

黄少天简直服了:“不是吧,说这么多你他妈全是靠猜的啊??”

 

“直觉怎么了,直觉也是灵能力的一个体现好吗。”叶修敲桌板,“文州呢?怎么不说话。”

 

喻文州自始至终没有说话,见众人全在看他,才随和地笑了笑。

 

“前辈说得很有道理,”喻文州不急不慢地说,“我基本是赞成的,只是有一点。”

 

他停了几秒,看向叶修:“你说的这些,绝不可能是张槐一个外行人所能做到的。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,前辈难道没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

蓝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他感到喻文州的目光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意思。

 

喻文州的问题让众人又默了一默,叶修倒没太大反应,挑唇笑道:“那就得看你们查的结果了。你知道的,我现在可没执法权,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 

言下之意在下爱莫能助了,要查自己上吧。黄少天一听又差点跳起来,叶修以前在中央组当队长,谁不知道这家伙是最视纪律为无物的,如今却拿执法权推脱,也不嫌打脸??

 

“我知道了。”喻文州倒也不生气。

 

叶修的话不无道理,不管目的如何,他肯提供信息已是仁至义尽。喻文州站起来,朝黄少天使了个眼色:“不管怎样,不能放着失控的妖物不管,我们这就去梧桐岭一趟。”

 

见自家族长要走,蓝河赶紧去送。叶修没管他,蓝河跟着黄少天二人走出门外,到了车前喻文州转身,拍拍他的右肩。

 

“别送了,回去吧。”喻文州微笑着按了按蓝河的肩膀。“辛苦你了,自己小心。”

 

喻文州的奥迪向着东北疾驰而去。蓝河有些恋恋不舍,目送了一会儿才进门去,丝毫没注意到一只小纸鸟,悄悄从他肩膀钻进了衣领下面。

 

 

 

蓝河走进门去,第一眼没瞧见叶修,他有点纳闷,一路过去,却听见储物室里一通叮叮咣咣的响。

 

叶修蹲在里面翻箱倒柜,在上次买的一堆东西里挑挑拣拣,最后装了一包,背在身上。

 

蓝河眼尖,看到那个什么驱邪的龟龙脚也在其中。叶修看他站着一脸惊异地不说话,`笑起来:“发什么呆?拿着啊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蓝河莫名,被叶修迎面一个包扔过来,下意识抱在手中。

 

包不算沉,鼓鼓囊囊的不知塞了什么东西,叶修替小孩穿衣服一样帮他背在背上,从后面推他一把:“地铁卡带了吧?走。”

 

“去哪?”蓝河已经有点习惯他说风就是雨的作风了,乖乖背起包跟着叶修走出门。叶修看了看天,说:“当然是查案。”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蓝河试着提醒他:“那个……执法权?”

 

“小同志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”叶修义正言辞道,“我们这叫见义勇为,五好市民懂不懂。”

 

“去哪里查?”蓝河觉得自己已经放弃抵抗了,叶修却反常的没给他解释什么,含糊道:“就随便看看吧。”

 

 

 

G市地铁一号线,常年人山人海。蓝河挤在汹涌的人潮里,想起自己第一次离开家乡时也是这样,迷茫,不安,找不到方向。

 

蓝河抿了抿唇,低头悄悄看一眼手机。

 

上次厚着脸皮拜师之后,黄少天发了一堆文档给他,包括基础的修炼法门、以及咒语之类。蓝河其实看得吃力,但又不好意思麻烦偶像,就小鸡吃米一样自己慢慢看、慢慢学。

 

列车开动,后头叶修挤了过来,蓝河做贼心虚地关掉屏幕,只听叶修小声说:“下站下车啊。”

 

过安检时蓝河心惊胆战,生怕被保安拦下来盘问,毕竟他也不知道这包里装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。叶修却老油条得多,一脸坦然地晃过去,顺便研究了一会儿地图。

 

 

 

出了站又走了十来分钟,最后两人站定在一座疗养院前。这地方住的不少都是政府机关退休的老干部,设施还挺不错,里面小桥流水,三栋小楼房品字型环绕。蓝河盯着那块牌匾挪不开眼,总觉得怎么这么眼熟……

 

“啊!”蓝河终于想起来了,被叶修比了一下唇,轻声道:“嗯,你没看错。死者生前是这里的护工。”

 

蓝河知道为什么觉得眼熟了。安文逸之前来这里做过调查,记录发了一份给他,里面附过照片。

 

“我们来这里干嘛?”蓝河背上小背包,追着叶修的脚步:“小安他们做过笔录,我记得几个当事人并没有作案嫌疑……”

 

“嗯,那是‘公检法看法’”叶修说,“现在我们需要一点……专业人士看法。”他说着转身,一根手指敲了敲保安室的窗户。

 

“你好,警察。”叶修潇洒甩出一本证件:“案件调查,请配合一下啊。谢谢。”

 

蓝河低头一看:安文逸的警官证。

 

照片还不知什么时候被换成了叶修的。

 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蓝河风中凌乱,心想这家伙什么时候偷来的?!我要不要打电话问小安啊?会不会拘留啊!?算了还是当不知道吧……

 

有了警官证开道,院方显然配合度挺高,可让蓝河奇怪的是,叶修哪里也没去,一头扎进档案室,把疗养院里所有病历都扫了一遍。

 

叶修看得很仔细,蓝河注意到,他把所有患有癌症、肾衰等等重症患者的门牌号码全记录了下来。

 

“一个简单的推论。”叶修见他面露疑惑,主动解释道:“在我们行业内部,一般来说,认为御火的妖物具有祛病、消灾的特殊力量。”

 

“这种说法其实是有些依据的,”叶修说,“历史上也有除妖人聚百火而得长生的故事,之前文州也说了,幕后黑手必然是个行内人士,所以看到凤凰信仰的时候我就在想……”

 

不用他细说下去,蓝河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:“你是说……这些人里很有可能……”

 

“对。凡事都要讲个动机嘛。”叶修笑了笑,打开房间。“不管猜测对或不对,总要试试再说。”

 

“好啦,”他哥俩好似的搭住蓝河,使劲拍了拍他的右边肩膀,“又到你表现的时间了,开心不,小蓝同志?”

 

 

 

G市城外,云麓山。

 

喻文州开着车,突然一个急刹车,捂住一侧耳朵。

 

黄少天正在翻地图,见他动作,忙问道:“怎么,被发现了?”

 

“意料之中。”喻文州点点头,开窗掸掉肩上的符灰,“他们在疗养院,怀疑幕后黑手想利用妖力,治愈自己的绝症……”

 

“切,又是瞎猜,”黄少天不屑道,“要不要回去?我倒要看看老叶搞什么幺蛾子……”

 

“不用,人都到齐了,先调查梧桐岭才是正经。”喻文州笑起来,重新发动车子。

 

“前辈这么卖力的表忠心……也别太不近人情了吧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一点也不开心。

 

本来他还挺脸红心跳的,心想不会吧这次又要在厕所啊?不要了吧……

 

没想到叶修的所谓“表现”竟然是……

 

蓝河抬头看看门牌。307,叶修看笔记本,说:“307,李建国,肝癌。……怎么样,有没有感觉。”

 

蓝河站在门前抓耳挠腮了一会儿,无奈泄气:“没有……没有感觉,也没灵视……”

 

“你再试试呢?”叶修坚持道,“多闻一闻,摸摸墙什么的。”

 

蓝河左边嗅嗅右边闻闻,最后都有点小抓狂了:靠啊,我又不是属小狗的!这也太丢脸了吧!

 

“好吧,下一个下一个。”叶修也有点想笑,把蓝河拉过来,边上楼边给他顺顺毛,“不要急,快了啊……来来,502,这位叫周守业……小蓝?”

 

叶修突然停了动作。只见蓝河一动不动站在走廊窗边,两只眼睛无声睁大,整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青白。

 

“乖,别动。”叶修立刻反应过来,大步上前,一把按住蓝河的头。

 

“不要紧张。放松,放松……”他把唇紧紧贴在蓝河耳畔,小心地呼气,“告诉我,看见了什么?”

 

蓝河只觉得自己像被塞进了冰箱,周身冻得都快要僵死了。他知道那是邪气,叶修的声音让他努力地抬起眼睛,蓝河眯起眼,说:“我……那个,门口有三个人……”

 

蓝河终于看清眼前的情景,一下子屏住了呼吸。

 

三具透明状、残缺不全的尸身,正挂在门前走廊天顶上,静静地注视着他。


评论(41)
热度(429)
2017-03-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