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7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17、

蓝河:“……”

 

鬼啊啊啊啊啊啊。

 

蓝河脑内如同AB站高能弹幕现场,飘过一大串卧槽卧槽卧槽,结果眼皮上下一眨巴,尸体不见了。

 

“呃……”蓝河有点懵,转头结结巴巴地和叶修描述一番,结果对方一言不发开始掏背包。

 

“没事,那是魂魄留下的残影,说明魂魄就是在这里被吞食的。”叶修抽出一把剑丢给蓝河,“拿好了。从现在开始,剑别离手。”

 

蓝河下意识接过,定睛一看:等等这不是我的剑吗!?他怎么过的安检……哎哟不对,现在不是瞎想的时候……

 

叶修给了他一个眼神,走上前,开始敲门。

 

蓝河紧张地盯住门把手。房间里毫无响动,两人对视一眼——恰巧有护工从旁路过,叶修拦住她,让她开门。 

 

门一打开,一阵恶臭扑鼻而来。

 

房间里有种令人窒息的安静。家具一尘不染,桌椅、书籍摆放得非常整齐,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僵硬地坐在沙发上,像是睡着了。

 

“周……周先生?”

 

蓝河忽然被叶修拽了一把。

 

叶修指了指周守业露在外面的手。干瘪的皮肤呈黑色,显然是死去多时了。

 

护工开始非常俗套的放声尖叫,叶修把她扶出去,回来锁上门,开始四处翻箱倒柜。

 

“他他他,怎么死了!”蓝河声音有点抖,下意识地学着叶修也开始翻,翻了半天才想起来:“那个,你要找什么?”

 

“符文,或者法阵。”叶修从口袋里抖出一张符纸,给他看。蓝河仰头,盯住那被烧掉了的一角。

 

“周守业死在这里,证明我的猜想是对的。”叶修说,“他用来操纵毕方的符法一定还在这里,拿到它,我就可以……”

 

声音戛然而止,蓝河站在卫生间门口,俯身贴耳:“这什么声音?”

 

说时迟那时快,卫生间的门猛地推开,一个胖子冲出来,直接把蓝河推了个屁股墩。

 

谁能想到这里居然还藏着个人!蓝河吓得心脏都要爆了,仓促中瞥见那人的脸,立刻大叫:“张槐!!”

 

“你守着别动!”叶修背包一甩追上前,张槐打开窗户往外逃,被叶修死死抱住一只脚,两人扭打在一块,齐齐跌出窗外,追着跑远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满脸懵逼的坐在地上,一阵风吹过,飘过一张萧瑟的纸。

 

……好吧。蓝河想。找什么来着,哦对符法……

 

窗户大敞着,风灌进来,背后一阵沙沙响。蓝河缩了缩脖子,转过头去,忽见一个人影站在窗边。

 

背后,周守业的尸体不知何时站了起来,正直直瞪着他。

 

他的体表慢慢燃起一层诡异的火,干瘪、发黑的皮肤在火中渐渐恢复血色,就像是在尸身里注入了一股鲜活的生命力。

 

周守业从火里走了出来。蓝河眼睁睁看他活动完手脚,才侧目过来:“小兄弟……你都看见了?”

 

蓝河咬了咬牙,锵一声抽出了剑。

 

“你没死?”

 

“有凤凰为我延寿,自然不会死。”周守业神态癫狂,阴仄仄地打量蓝河。“倒是你,叶大师两道催魂符,都没能要了你的命。你果然如他所说……”

 

他的话让蓝河呆了一呆,“……什么?你说谁?”

 

“对不住。这次你必须死。”周守业狰狞一笑,整张脸迅速化作血盆大口,扑向蓝河!

 

 

 

梧桐岭,道观遗址前。

 

黄少天仗剑而立,无聊地踢了踢地上的碎瓦。身后以喻文州为中心,六个人聚灵为阵,脚下一道繁复的法轮缓缓转动。

 

“来了。”

 

陡然间山川震荡!一条巨影破土而出,燃起熊熊火焰,岩浆般喷向半空!

 

黄少天提剑一步踏向空中,只见烈火中是一只羽毛残缺的巨鸟,红纹、单足,金色的岁星瞳如光轮旋转,发出妖异的光芒。

 

“嗬,还真是毕方?!”黄少天仰头惊叹,“真叫老叶说中了?”

 

“不要分心。”喻文州站起来,单手抽出符纸。黄少天闻言咧嘴一笑,抽出冰雨,一马当先冲向火团!

 

 

 

疗养院五楼。房间一地狼藉,蓝河被扑倒在地,剑举身前,拼了吃奶的力气才架住周守业的血口——千钧一发之际,一人破门而入,一脚踢向尸身!

 

蓝河只觉身上瞬间一轻,周守业被逼得退开三尺,蓝河趁机爬起来,抬头一看,是叶修。

 

“他、他刚刚……没死!”蓝河拼命粗喘,一颗心噗通落地。叶修去而复返,将蓝河护在身后,点头道:“我知道。”他淡淡看了周守业一眼,“他不是没死,而是借着毕方的妖力,勉强变成了活死人。”

 

“不!!”尸人忽然愤怒咆哮:“我没有死!是凤凰让我复活了,是凤凰……”

 

周守业被激怒了,身上黑气四溢,愤怒地扑向叶修!

 

叶修单手拈诀招架他,笑得游刃有余:“那哪里是凤凰,不过是只杂毛毕方……每夜子午,阴阳交替之时,毕方鸟妖力不济,你就得重新死上一回……周先生,靠杀人苟活着,不累吗?”

 

周守业怒吼一声,扑了个空。叶修旋身拍出龟龙脚,一条金龙幻化而出,正中尸人胸口,周守业顿时惨嚎落地,被叶修一脚顶翻在地上。

 

“怕死吧,嗯?”叶修语气温和,从口袋里抖出那张符纸,逼着他看:“告诉我,这是谁给你的?”

 

“没、没人!”周守业胸口烧烂了一块,痛苦得直打滚:“是我……我自己……!”

 

叶修毫不买账,一把提起他的衣领道:“你做不出来这东西,老实交待,我倒可以教教你驾驭毕方的方法。”

 

“张槐这个烟雾弹,你假意替他养鬼,目的是为了混淆特事局的视线。是谁教给你的?说出来,我可以帮你……”

 

“不行!”蓝河突然出声打断,按住叶修手腕,“你……这不太好吧?”

 

自相识以来,他其实很少表达反对意见,就连叶修都颇感意外。蓝河也不懂自己是怎么想的,硬着头皮说:“……这不行吧,不能让他再害人……”

 

“我说,我说!”这时周守业终于熬不住了,凄厉叫道:“我没有见过他!大师他、他每次都是、都是在梦里教我……符也是、我、我可以给你……救救我,我不想死……”

 

叶修平静看了蓝河一眼,俯身低头,淡道:“想要用毕方妖力续命,你必须……”蓝河一听顿时急了,低声咬牙:“别告诉他!”

 

“——必须吞掉它的内丹。”叶修不为所动,坚持着把话说完。

 

“把符纸给我,我来召唤它。”

 

 

 

梧桐岭。一声凄厉的长鸣响彻天际,半空点点火星四射,毕方鸟被一剑正中胸口,扑棱着重重摔落在地。

 

喻文州稍稍停了阵法,站起身来张望。前方黄少天身上挂了不少彩,捂着肩拔出剑,回头问道:“杀不杀?”

 

被他压制着的毕方鸟尖啸一声,眼里忽然光轮旋转,岁星瞳发出怪异的光芒。

 

“等等。”喻文州猛然意识到什么,疾步上前,“小心!”

 

话音方落,只见毕方浑身开始急速扭曲,黄少天被他一把拉开,一阵强光耀眼,喻文州紧紧护住双眼,等光散去,哪里还有毕方鸟的身影。

 

“这……让它跑了?传送法阵?哪来的?”黄少天皱眉。

 

“回去。”喻文州没有多解释什么,转身便往车上跑去。

 

 

 

疗养院,叶修随意挥手,一道结界张开,将整个房间完全包裹。

 

蓝河紧张地看着一切,只见周守业倒在地上不断喘息,一张符纸没入他体内,紧接着辽远的尖啸声隐隐传来,空间开始急剧扭曲。

 

叶修念着的东西他听不懂,梵文,又或者别的什么。蓝河紧紧握住手里的剑,脑中开始拼命回忆书里的咒文。

 

毕方鸟伤痕累累的虚影在空中浮现,金色的岁星瞳沁出血泪,正如蓝河在梦中看到的一样。

 

“你……”蓝河忍不住伸手,碰了碰空中浮动的光影。刹那间幻像陡生,无数情景如急速倒带,毕方鸟的记忆一一在他眼前流淌而过。

 

数百年香火鼎盛,后而日稀月少……沉睡百年后它终于被唤醒,第一眼便看见一个男人立在阴影里,扬起脸庞。

 

是叶修的脸。

 

蓝河悚然惊醒,再回过神,便看见周守业手捧一颗珠子,珠子上光华流转,璀璨异常。一旁毕方鸟的幻影垂翅在地,已然奄奄一息。

 

“你……”蓝河大步冲上去,然而来不及阻止,周守业一口便吞了下去。

 

一瞬间妖力四溢,整个结界都在冲击下发出剧烈的震颤!叶修一把拽过蓝河按在怀里,右手顺他胳膊一摸,夺过他的剑,快速道:“借剑一用。”

 

“什……”蓝河来不及反应,已被叶修一把推开,前方周守业的身躯以恐怖的速度膨胀变形,鲜血崩落,落地即燃变作熊熊火海!

 

“你……骗我……?”周守业咆哮着,正在妖化的身躯无法承受力量,被挤压成一块又一块的碎肉。

 

“犯不着骗你,”叶修欺身而上,两指随意抹过剑刃,刃上瞬如流水般散出粼粼光芒,只听他道:“你已拿了它的妖力,妖化自然可以长生——只是看你有没有这个命罢了。”

 

长剑势如破竹一剑刺入胸膛!金光自叶修手中四溢,一颗融合完美的妖丹被他利落剜出,握在掌中。

 

“我该谢你。”叶修将剑沉入几分,不急不缓道:“但善恶有报,下辈子见吧。”

 

怪物痛苦的嘶叫声响彻房间,一瞬间烈火暴涨,四周结界在重压下分崩离析,碎裂成千万镜面,飘摇消散。蓝河控制不住地跌坐在地上,紧紧捂住心口。

 

就在这时突生变故,蓝河只觉脖颈猛地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攫住,紧接着,整个身体被直直吊了起来。

 

叶修蓦地回头,却见周守业疯狂的眼中神色骤变,一道声音冷冷道:“是我小看了你。”

 

蓝河几乎快要窒息,拼命挣扎着,不住地咳嗽。叶修看看他,又看向周守业,数秒后沉声道:“是你。”

 

蓝河立刻意识到,现在在周守业身体里的,正是他之前口中的“大师”。——那个谋划了这一切、却一直不见其形的神秘人。

 

“你赢不了我的,”烈火中他冷冷笑道,插在胸口的蓝河的剑瞬间断裂,哐当落地。“叶队长,如今你连法器都没有,就拿这个来对付我?”

 

妖风狂卷,空气中凝结出万千利刃,疾风一般袭向蓝河!叶修别无选择,疾退回身,挡在蓝河身前为他张开结界。

 

两股力量撞在一起,迸溅出强光,叶修拼命咬牙顶着。蓝河窒息到意识都模糊,嘴里拼命念着咒文,却毫无作用,他从没有这样憎恨自己的无力,只能艰涩地挤出一点声音。


“别……别管我了。”

 

周守业妖化的身体正在渐渐消失,那道声音狂笑道:“叶队长,你还是他,选一个吧?”

 

“走吧,杀了他,不要管我了……”蓝河喃喃道:“反正……反正预言我就是要死的……这样也好……”

 

他神智实在太模糊,以至于根本没注意到叶修骤变的脸色。

 

结界的光在妖力强攻下逐渐暗淡,四周越发寒冷,蓝河眼前发黑,一心只想把遗言说给他听:“我、我欠你一句谢谢……我很高兴能……能……”

 

就在这时身上忽地一暖。叶修以背护着他,将蓝河抱在怀里,低道:“别瞎说。”

 

他的声音很温和,就像温暖的春风拂过耳际。叶修说:“你不会死的,信我。”

 

下一刻,结界轰然碎裂,妖力如火龙狂卷而至,狠狠洞穿了叶修的身体。

 

 

 

看不见的力量终于消失,蓝河从半空跌落下来,只觉一个东西重重落入自己的怀中,他下意识的一摸,一手黏腻。

 

周守业的身形终于在烈火中消散,四周烈火消散,一瞬间空间恢复原状,如同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。

 

蓝河拼命喘着气,发黑的视线终于恢复,他顶着晕眩,一低头,便看见叶修鲜血淋漓的身躯,正静静躺在他怀里。

 

“……叶修?”

 

蓝河茫然地叫了一声,低头看向自己双手,满手的血。

 

正要崩溃之际,一只手摸上来握住他的,极轻地捏了捏。

 

“不要吵,”叶修睁开眼睛,疲惫地笑了笑,“让我歇一会……一会就好。”

 

下一刻他一头倒下去,沉沉闭上了双眼。


---------------

。。。对不起正好走到这,我也不想在这种时候更这个剧情QAQ!

晚上码篇小肉文去TAT



评论(17)
热度(453)
2017-03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