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番外)

《野望》完售啦!!感谢大家!

本子里的番外解禁>///<(伪装一个更新(不是

----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前文见tag

-------

01

 

周一早晨。八点半。

 

小陈助理准时抵达了君临国际小区。他看了看手表,深深地吸一口气。

 

这是小陈助理上岗的第一天。从今天起,他就是蓝河蓝总的新一任总助了。

 

 

 

毫无疑问,总裁助理是个十分引人称羡的岗位。

 

小陈助理想起他的前任胡助理。就在上周,他刚被蓝总派去了分部当总经理,从此正式跻身高管层,总助这岗位前途之无量,可窥一斑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总助这岗位,直属上司可是蓝总本人!

 

说起蓝总,那可是个颇有些传奇色彩的人物。两年前,正是他慧眼识珠,力挺当时陷入事业低谷的叶修叶影帝,又是入股兴欣,又是斥巨资筹拍电影,怎一个壕字了得。

 

至于叶影帝,果然不负众望,那一部经典的《君莫笑》横扫了当年各大金奖,辉煌加冕。

 

怎能不激动啊。小陈助理憧憬地想着。

 

蓝总和叶影帝这两人,可是圈里出了名的关系好。据说这俩人连房子都买在同一栋楼里,只要自己跟着蓝总,哪还愁见不着叶影帝本尊!

 

小陈同志浮想联翩,不禁又回想起这两人当年闹得满城风雨的八卦。

 

想当初,娱乐圈里谁不知叶影帝和蓝河蓝总的桃色新闻,什么片场一见钟情、包养包出真爱,哪哪儿都传得有鼻子有眼的。后来许是叶影帝终于不堪其扰,《君莫笑》首映式上,这位影帝干脆发表已婚宣言,着实把娱乐圈给炸得不轻。

 

打那以后,叶影帝便再也不曾避讳自己已婚的事实,镜头采访前多次提及自己的“那一位”,狗粮塞得那叫一个勤快。

 

可他和蓝河蓝总的同性传闻还是没能因此而消停。直到再后来,有媒体无意中拍到了蓝河手戴婚戒的照片,连许氏集团都公开表示:是的没错,我们许小公子结婚了!流言这才渐渐地平息下来。

 

毕竟两位当事人都已婚,事实胜于雄辩嘛。

 

至于多少迷妹们的心因此而碎成一地,那可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

 

 

小胡助理想了这么半天,想得一颗八卦之心蠢蠢欲动,可眼瞅着时间到了,他不敢耽搁,赶忙收起心思上了电梯。

 

蓝总住的地方一梯一户,出了电梯门就他一家,小陈助理看了看门牌,紧张地按下门铃。

 

门里好半天都没有动静。

 

小陈助理伸长脖子等了又等,正犹豫着要不要再按第二下,终于听见了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——

 

哗啦。门开了。

 

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门口。

 

这人穿一件普通的黑T恤,像是才起床没多久,连头发都没来及梳理整齐。

 

男人手上还挂着件外套,一副正准备出门的模样。他低头,随意地扫了小陈一眼。

 

“……嗯?”男人问,“你是他的新助理?”

 

咔嚓。小陈助理的嘴巴应声张成一个“O”型。

 

小陈:“叶……那个,叶……”

 

男人笑了笑,小陈眼睁睁看着他走进电梯里。“他没起床呢。”他一边按电梯一边说,“你进去等吧,客厅里随便坐,我有事先走了啊。”

 

直到电梯都跑得没了影,小陈助理这才如梦初醒,蹭地一蹦三尺高。

 

……是叶修!活的!

 

活的叶修大神刚刚从我眼皮子底下走过去了!

 

苍天大地玛利亚!爸爸妈妈!你们的儿子找了份好工作啊啊啊!

 

小陈助理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他如梦似幻地坐在蓝总家的客厅里,神情飘忽地等了五分钟,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蓝总。

 

 

 

02

 

蓝河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倦容满面。他呵欠连天,若不是新助理还在眼前坐着,只怕下一秒就得倒头睡死过去。

 

都怪叶修,现在的他腰酸背痛腿都抽筋,还能坚持爬起来,实属身残志坚。

 

蓝总忍住一肚子的怨念。他抬起头看了看小陈,想起了这回紧急叫他过来的原因,便斟酌着开了口。

 

“不用紧张,”蓝河说,“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吧?”

 

小陈助理连忙点点头。

 

 

 

小陈自然知道。蓝总急着叫他上岗,主要就是为了一个大项目。

 

X卫视的新节目,《演员修行》。

 

能策划出这档节目的电视台胆子不可谓不大,节目主旨就一个——挨骂。

 

节目组请来了一堆年轻一辈的演员:专业的、非专业的,红的、不红的;有作品的、没作品的……总之什么款的都有,这些嘉宾将在节目上现场飙戏,再被各位导师现场点评教学。

 

这年头,没演技的纸片明星一抓一大把,观众苦其久矣,可不就想看这一口嘛。

 

嘉宾倒是不难找。可导师人选上,节目组实打实地犯了愁。

 

实在难选啊。人气和演技水平不仅要过硬,资历还得够老,不然哪里镇得住场。

 

想来想去,总导演到底是把主意打到了叶修的头上。

 

能不合适吗,就叶影帝这样的资历水平,他若想点名骂谁,只怕大半个娱乐圈的人都只能低头受着吧!

 

 

 

蓝河想起X卫视刚找上门来的那会儿。

 

叶修自打拍完《君莫笑》,这两年便再也没上过什么综艺类节目。他像是很享受自由的时光,时常带着蓝河到世界各地旅游,美其名曰:采风。

 

这档节目送到眼前,蓝河本来想替他推掉的。哪知道叶修看了企划书,竟然还挺感兴趣,大手一挥:行啊,我来呗。

 

就在昨天,他还笑嘻嘻地撺掇蓝总:“怎么样小蓝,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?你不也做过演员嘛,叫导演给你安排个特别嘉宾的位子……”

 

蓝河当然果断地拒绝了。

 

开什么玩笑!当年被你看一场尬演也就算了,这可是全国观众的面前!堂堂蓝总不要面子的啊。

 

没成想,他这才刚理直气壮地拒绝掉叶修的提议,那边喻总就来了电话。

 

喻总说:“巧得很,少天这回也是评委之一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隔着大半个客厅都能感觉到叶修那如影随形的目光。

 

十分钟后,蓝总灰溜溜地跑到自家爱人身边。刚才义正言辞的话都成了自打脸的巴掌,蓝河咳了咳说:“那个,《演员》那档节目,我陪你一起去呗……”

 

叶修只意味深长地看看他。

 

蓝河被他看得脸都发烧,哪里还绷得住,干脆缠上去抱他脖子,一边说:“我可不当嘉宾,我就看看你们拍节目……”

 

回答他的是一记深吻。叶修搂着他的后腰,眯起眼睛笑了。

 

 

 

这个记仇吃醋的家伙。蓝河不由恨恨地想。

 

蓝河摸摸酸软的腰,想起昨天夜里在床上,叶修压着他翻来覆去地做,他眼泪汪汪的都没让叶修有丝毫手软,他一遍又一遍地贯○穿他,还在蓝河耳边笑道:“你瞧,我觉得我床戏演得比黄少天好。”

 

蓝总简直欲哭无泪。大哥,这都结婚两年了,敢情还吃着当年替身的陈年老醋啊!

 

蓝河实在无语得厉害,他觉得屁股更痛了。

 

可他委实没有办法。新任助理就在眼前坐着,蓝河又急着安排叶修上《演员》的事,只好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个坐姿,继续谈公事。

 

蓝河低头对着笔记本看文件,所有工作事项和要求都提给助理,却浑然不觉对面小陈助理那波涛汹涌的目光。

 

 

 

小陈助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。

 

蓝总许是起得急了,衬衫扣子没怎么扣好,小陈助理一眼就看到了他锁骨上隐约露出来的一个牙印。

 

新鲜的。看这力道和尺寸,怎么想也不像妹子弄上去的。

 

小陈助理足足呆滞了十秒钟。联想到刚刚拿着衣服出去的叶影帝,小陈助理只觉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。

 

——好像发现了老板偷情的惊天内幕!怎么办!急!在线等!

 

小陈助理顿时陷入了天人交战的悲惨境地。至于蓝总,蓝总丝毫不知自己的新助理脑洞都开到喜马拉雅山脉去了,他兀自说完了工作事项,这才抬头:“怎么样,听清楚了没有?”

 

小陈助理恍然回神:“好……好的蓝总!没问题蓝总!”

 

蓝河觉得他眼神有点怪,也没多想,只点点头,“行吧,辛苦了,今天你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

 

 

打发完了助理,蓝总迫不及待,又趴回床上补了会儿眠。

 

直到下午叶修回来了,他把蓝河从床上挖起来,又亲亲他睡得热乎乎的脸颊。

 

“怎么样,新助理好不好使唤?”叶修让蓝河靠进自己怀里,戳着他的脸颊问道。

 

蓝总昨天真是被他折腾狠了,倦倦地在他怀里打了个呵欠,才说:“应该还不错吧……小胡举荐的人,差不了的。我叫他都搞定了,明天下午的飞机。”

 

蓝河想了想《演员》节目组提的几点要求,不由又笑起来。他打趣叶修:“喂,你骂人的话想好没有啊?不会开场忘词吧。”

 

叶修一听这话便笑了。

 

也就蓝总揶揄他。就叶影帝这嘲讽技能,哪里用得着预想台词啊。

 

“放心吧老板,”叶修拍着胸脯打包票,“保证骂得让导演组满意。”

 

 

 

03

 

小陈助理最近很崩溃。

 

他觉得自己是魔怔了。自打一不小心撞破蓝总和叶影帝的奸情,他就觉得哪哪儿都不对,看哪都自带一双狗血滤镜。

 

就好比现在。

 

今天是《演员》第一期录制的第一天,中场休息。叶影帝刚点评完两个嘉宾,这会儿蓝总正站在他身边,两个人凑头说话,大概在讨论节目效果之类。

 

本来是很正常的场景,可看在小陈眼里,只觉这俩人说不出来的亲密。

 

你瞧瞧你瞧瞧,这近得不能再近的距离,哎哟我去,蓝总刚刚是脸红了吧……啊叶影帝那个小宠溺的眼神,呜呜呜!

 

不不不不对!

 

小陈助理猛然刹车——你醒醒啊!这可是婚外情啊!做人得有底线啊小陈同志!

 

小陈助理痛定思痛,赶紧给自己醒了醒脑。

 

他觉得这样不对。一个好助理当然得提醒自家老板别走上歧途!何况两个都是已婚人士,人家叶神和自己的“圈外人老婆”又是出了名的恩爱,渣男之路走不得啊蓝总!

 

当然,谏言这事儿吧必须得有技巧。小陈助理想了半天,决定用自己的委婉方式规劝蓝总改邪归正。

 

 

 

于是。自那天下午开始,蓝总就发现自己的新助理有点儿不太对劲。

 

《演员》第一天开录非常顺利,四位导师——叶修、黄少天、王杰希、肖时钦,哪一个都是名震天下的主儿,点评起人来当然头头是道,你别说,还真挺有看点。

 

尤其是叶修。

 

这家伙秉承自己的一贯风格,点评起人来真是丝毫情面不留,管你名气大不大,缺点一二三四五六七,看着办吧。

 

就问你服不服气。

 

蓝总看他怼人看得还挺开心。何况现场还有他的偶像黄少天,更是开心加一级。

 

蓝总心情好,晚上就想搞点小情调,跟自家爱人庆祝庆祝,约个会什么的。他就吩咐助理:“定间餐厅吧,情调好一些的,不要太便宜。”

 

小陈助理说:“好的蓝总。不过提醒您一句,家人是最宝贵的财富,您应酬之余,可不要忘记回家看看哦。”

 

蓝总:“……???啊?哦,知道了……”

 

蓝总莫名其妙的,又想起一事,转头交代小陈助理:“对了,今天难得,去帮我开瓶红酒……”

 

“好的蓝总。”小陈助理秒答:“不过酒后易失智,蓝总,您可千万不要贪杯哦。”

 

蓝总:“……什、什么……?”

 

蓝总还不死心,又给叶修定了束花,他跟小陈说:“记得插张卡,写上恭喜节目录制顺利……”

 

“好的蓝总。”小陈流畅地答:“鲜花传情,您可要惜取眼前人呀,要不要给家人也送上一束呢?”

 

 

 

蓝总受不了了。

 

他给远在G市的小胡助理打电话:“我说,你推荐给我的这个小陈什么毛病……”

 

小胡助理,哦不对,现在是胡总经理了,胡总经理也莫名其妙的,他浑然不觉自己忘记交代给小陈什么重要的内幕,只说:“不能吧,挺能干的一个人,平时也没这么多灌鸡汤的毛病啊?”

 

两个人研究了半天,无果。

 

晚上蓝总带着叶影帝吃法式大餐,鲜花美酒烛光之下,又忍不住和自家爱人吐了会槽。

 

叶修听他叨叨了半天,忍不住就笑了。

 

他前后回想一遍,眼珠微微一转,也不说破,只笑道:“你们啊,少折腾人家。”

 

蓝总哪里想得到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。他追着叶修问半天,大神一副老神在在模样,也不答话,只逗他说:“自己想去,你才是老板啊,是不是蓝总?”

 

放屁。

 

蓝总愤然不平,却又拿叶修毫无半天。第二天早上他又懒了床,艰难爬起来对着镜子一看,简直惨不忍睹。

 

蓝河对着自己满身的印子痛心疾首。

 

意志不坚定啊蓝河同志,被吃干抹净不说,一句话都没套出来,做人真失败!

 

 

 

04

 

做人失败的蓝河蓝总带着人生赢家叶修叶影帝,两人一共在X卫视待了三天。

 

第一期节目总算录制完了,蓝河看了看他们剪的片段,已经可以预见,这档节目绝对能火。

 

至于叶修,他是这么评价的:

 

“那当然,哥都这么真知灼见了,这节目能不火吗。”

 

蓝总心想就你那耿直的一二三四点评风格,人家小明星不要面子的啊,幸好有我偶像活跃气氛好不好啊!

 

当然这话他才不会说出来。

 

两个人订了飞头等舱飞回G市,蓝河靠在叶修肩上睡了一路,等下了飞机回到家,他突然突发奇想,问叶修说:“哎你说,要是我真上去当了嘉宾,你会不会嘴下留情啊?”

 

叶修没有马上回答。他只是深沉地看着蓝河。

 

蓝总穿一身毛茸茸的家居服,正在那里摸无敌最俊朗的肚子,冷不丁被叶修这么一瞩目,顿时紧张起来:“你……”

 

叶修还是没吱声,左看看右看看,突然嘴巴一咧。

 

叶修:“噗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怎么说也跟他结婚两年多了,哪里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顿时大怒:“靠,你又想起我那部主演了是不是!”

 

两年多以前,那个夜晚,蓝总一生的耻辱啊同志们!

 

蓝河简直要重演当年的武打戏了,飞身扑过去作势掐叶修脖子:“说好的忘掉不许再想呢!?”

 

叶修装模作样躲了躲,他哪会让蓝河真撞着摔着哪里,顺手一捞便把他接在怀里。

 

叶修把人按倒在沙发上,忍着笑道:“蓝总这么霸道啊,想一想都不行?”

 

他慢慢挑开蓝河那件毛茸茸的家居服。

 

蓝总自打婚后,也许是日子过得舒坦,瞧着越来越显年轻起来,连衣服都显小。就好比现在,他毛乎乎的睡衣就像一只大兔子,被叶修慢条斯理的剥开衣服,露出里面白生生的肚皮。

 

蓝河的脸又有点发烫。

 

他感觉叶修在亲吻他的小腹。湿润的触感从肚脐开始延伸向下,慢慢滑落……蓝河呼吸急促起来,他听见叶修含糊的笑,一边说:“小蓝,记不记得你那戏结尾,吻戏那段?”

 

蓝河抑制不住地发出喘息。

 

他哪里会忘记。那天深夜,叶修捏着他的下巴,那个将吻而未完的片段……

 

也许他就是那会儿才发觉自己的心也说不定。

 

正想着Ru○尖也被叶修掐住了,男人坏心眼地捏捏他,一边说:“台词念来听听?乖,念得好,有奖励给你……”

 

蓝河顿觉羞耻爆棚,一边又很不甘,心想老子资产上亿,你能奖励我点啥啊!便嘴硬地道:“你……我才不稀罕,谁要念那个傻瓜台词……”

 

叶修却不放弃,探上来叼着他的Ru○尖咬了咬,才说:“唔……就帮你把你的新助理恢复正常怎么样?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总顿时有点恍然。

 

你别说,小陈助理最近的状态确实堪忧,蓝总每天被他追着灌鸡汤,简直快崩溃了。

 

叶修也不着急,只按着蓝河有一搭没一搭地撩拨,果然没一会儿蓝总就心动了,红着脸期期艾艾地念台词:“我……嗯,我有一句话,藏在心里,一直想对你说……”

 

“说下去……”

 

叶修微眯着眼鼓励他。蓝河浑身都泛起粉红色,他吻吻他的指尖,将两根手指探进蓝河身体里。

 

“你……啊,你莫嫌弃我漂泊流离……”

 

“自此就咱们两个,走到哪里,都在一起……再不分离……唔!”

 

蓝河忍不住了,尖叫一声挺直了身体。叶修深深○入他,一边缓缓○○动,一边评价:“你看,不是念得很好吗?”

 

蓝河浑身发抖,十根指头都抠进了沙发垫子里。他艰难地骂道:“你、你少来这套……啊!”

 

“没瞎说啊,真的。”叶修摸摸他的脸,笑道。

 

“胜在情真意切嘛。你说是不是,蓝总?”

 

 

 

05

 

蓝总很沮丧。他觉得自己又被套路了。

 

叶修这个大骗子,情话说起来一套又一套,都结婚这么久了自己还没抵抗力,说出去真是丢人。

 

不过他的承诺蓝河还记着呢,哪能让叶修这么容易就赖了账。

 

蓝河追着叶修问道:“说好的帮我解决助理问题呢?你倒是快点,我怎么觉得他看我眼神都冒绿光了……”

 

叶修回头看看他。

 

蓝总一张脸拉得老长,显然苦不堪言。叶修没忍住,撑着脑袋笑出了声。

 

“行吧,你打个电话,叫他明天晚上过来。”

 

“干嘛呀。”蓝河稀奇道:“什么年代啦,还玩促膝谈心吗?”

 

他这个问题叶修不予点评,只说:“急什么,叫过来,五分钟包你搞定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还真不信这个邪了。他果断打了个电话叫小陈助理过来。

 

干助理这行的,一向都非常准时。第二天晚上九点整,门准时被敲响了。

 

蓝河那会儿正被叶修压在书桌上亲吻,他也是昏了头了,被自家爱人吻得浑然忘我,直到门铃响起才记起时间到了,赶紧挣开叶修:“别闹,人都来了!”

 

他急急忙忙地跑去开门,路过镜子时随意一瞧,顿时有点心虚。

 

嘴巴红红的,也不知道叶修发什么疯,这一看就知道刚刚在做什么好不好。

 

蓝河只好硬着头皮开了门。

 

果不其然,小陈助理看他的眼神顿时就有点不对了,他说:“蓝总……”

 

这时候叶修从里屋走了出来。两个人都过身过去看他,蓝河刚要开口,叶修却径直都过来,一把抓起他的手。

 

“……喂!”蓝河吓一跳,“你干什么……”

 

小陈助理也被吓了一跳,他眼睁睁看着叶修把蓝河的手拽到自己眼前。

 

哎哟老板的手还挺好看啊……一看就是养尊处优……

 

哇……婚戒好闪啊……听说是专人设计的,独一无二的款式……

 

小陈眨眨眼睛,头一抬,只见叶修扯开衣领,把脖子里挂着的某个吊坠拉出来,摊牌似的也放到他眼前。

 

一模一样的款式。

 

小陈助理睁大眼睛。他视力很好,甚至能看清戒指内圈刻了字。

 

蓝河一脸懵懂,他反应了一会儿,才发现自己的新助理的眼神渐渐地变了。

 

叶修捉着他,让小陈看了个清楚仔细,这才放开蓝河。他问小助理:“看清楚了没?”

 

小陈助理一个字都答不出来,只能拼命点头点头再点头。

 

“知道了就回去吧,”叶修笑眯眯地,又冲他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,“记得保密啊,多谢了。”

 

小陈助理点头如捣蒜,诚惶诚恐地退开,出门,关门。

 

世界安静了。

 

蓝河这才意识到这几天闹了怎样一个大乌龙。他哭笑不得看看叶修,“不是吧,这就搞定了?”

 

他的表情换来对方一个大大的笑脸,叶修忍俊不禁,低头吻了吻他的嘴唇。

 

“不然呢,蓝总难道还想来个现场直播,验明正身啊?”

 

蓝河顿时在内心翻了个大白眼。他也懒得顶嘴了,抱住叶修蹭了蹭,两人又吻了片刻,正有些情动,这时门铃又响了。

 

叶修探身过去,把门打开。

 

小陈助理激动的脸再一次出现在门口里。

 

小陈助理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最后饱含深情地说:“蓝总!我我我、我忘记说了,祝你们幸福!!”

 

他说完这一句,啪地一关门,转身飞也似地跑了。

 

门里的两人面面相觑,鸦雀无声,良久,终于不约而同地笑喷。

 

叶修点评道:“果然是你家员工,一看就是一脉相传。”

 

蓝总当然不服气。蓝总使劲捣他一下,说:“喂喂,嘴下留情啊,人家祝我们幸福还不行啦?”

 

叶修笑容更深,他握紧蓝河的手,低头在他戴着婚戒的手指上烙下一吻。

 

 

 

“已经足够幸福了啊,不是吗?”

 

 


评论(64)
热度(1289)
2018-08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