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8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

18、

“……经行动组调查、纪检组复查,证实G市火灾案为毕方鸟妖化失控引起。”

 

“……采用人牲方式,人为引导毕方鸟妖化,造成三人非正常死亡……犯罪嫌疑人周守业,已死亡。从犯张槐,拘留候审……”

 

“涉案妖兽威胁等级A,已死亡。妖丹处理……”

 

喻文州填表的手顿了顿,良久后,端端正正地敲下“已销毁”三个字。

 

冬日的阳光穿过玻璃,照进窗明几净的医院走廊。黄少天双手枕在脑后,许久后幽幽一叹:“就这样?”

 

“唆使周守业唤醒毕方的人呢?不查了?”黄少天问道,“周守业得了绝症……那个人却诓他说可以请来凤凰续命,这分明就是——”

 

“只能先这样。”喻文州合上笔记本。“这件事牵扯到叶修前辈身上,他毕竟是有案底的身份,真要上报中央我们也不好做……”

 

黄少天想了一想,有些回过味来了,“他一直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

谁能想到,本该是叶修最大掣肘的通缉令,如今竟成为牵制华南行动组的利器。喻文州笑叹一声,无奈道:“没想到弄巧成拙,倒真搞成我们替他打工了。”

 

“这一整件事,说不准就是他……”

 

话没说完,护士推门而出,“病人家属呢?304号房的病人刚刚醒了。”

 

两人对视一眼,齐齐站起来。

 

 

 

病房的门虚掩着,喻文州轻轻推开,一眼便看见叶修靠坐在床头,微垂着眼睛。

 

四周非常安静。叶修没有穿上衣,打赤膊的上身裹着绷带。喻文州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只见蓝河背对着门守在床脚,趴伏着,像是睡着了。

 

叶修抬起头来,无声地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

喻文州心下微微一动,继而笑了笑,关上了门。

 

 

 

蓝河实在是累极了。

 

叶修这一昏着实把他吓得不轻,直到黄少天赶到之前,蓝河一直抱着人不肯撒手。送到医院后又连着两天,他不眠不休地守着叶修,实在撑不住,这才小睡了一会。

 

这囫囵觉一点也不踏实,古怪的梦境一个接着一个,一会儿是叶修血迹斑斑的身体,一会儿是周守业在烈火中疯狂大笑,最后画面幻化成鬼市上浮华的灯海,将他层层环绕。

 

“丹族人,他会为你招来死亡……”一个声音呢喃道,“……离开他,现在还来得及。”

 

蓝河安静却坚定,仍然摇了摇头。

 

“为什么?”一个人影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,站定在他面前。蓝河抬起头来,是叶修。

 

“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叶修温柔地看着他,问道,“你明明也心存怀疑……那天你看到了吧?是我唤醒了毕方鸟……事已至此,为什么还要强迫自己留下?”

 

蓝河闻言愣了愣,半晌后,又摇了摇头。

 

“我相信他。”蓝河仔细盯着他的眼睛,说道。

 

“——而你,不是他。”

 

 

 

“小蓝?”

 

“醒一醒,去床上睡。”

 

“等等……就睡一会……”蓝河不耐烦地嘟囔,拍开那只扰他清静的手,几秒后,猛地掀开眼皮。

 

“……诶?”蓝河跳起来,椅子拖地,撞上床脚。病床上的叶修半倚床头,手臂半举,正好笑地看着他。

 

“你醒了?”蓝河脱口而出,转而意识到这是一句废话,立刻转身往外冲:“大夫?大夫——”

 

“祖宗诶,别叫别叫,”叶修赶紧拉住他一只手,“不用叫医生,我没事,睡过一觉就好……”

 

蓝河用“你在逗我”的眼神瞪着他,叶修实在无法,现场拆了手臂上的绷带给他看:“喏,真没事。”

 

拆开的绷带上还残留着大量的血迹,可下面的皮肉已经愈合完全,光滑得找不出一点伤痕。

 

蓝河瞪圆了眼睛。

 

他的脑海中立刻划过那一天,叶修含着他手指帮他治好伤口的情景。叶修被他的表情弄得有些讪然,只好说:“那个……忘了告诉你,其实这也算我的异能,受了伤不太容易死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沉默片刻,起身拿起床头的杯子。

 

“我去弄点水。”蓝河说,经过床边时手腕被叶修伸手握住,蓝河挣了两下,甩不开。

 

“怎么,生气了?”叶修有点无奈,把他拽到身边,“别误会,我没想瞒着你……”见蓝河不吭声,叶修又说:“倒是你啊小蓝同志,我可得说说你,上回预言说的,怎么没听你告诉我?”

 

“我没生气。”蓝河放下杯子,心想你没告诉我的事难道还少了吗?“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真的。那个预言,我只是……算了,没什么。”

 

蓝河有些烦躁地推开叶修。

 

我只是从没相信过那种虚无缥缈的预言,他想。

 

我更想相信的人是你,难道这样也错了吗?

 

“行行,你先坐下。”叶修敏感地察觉到了他的小情绪。虽然摸不着头脑,却立刻改了话头:“先不说别的,告诉我,预言到底说了什么?”

 

蓝河噎了一噎,赌气道:“我不想说。”

 

“……”太久没抽烟,叶修的脑壳都痛了起来,心想孩子真是大了啊,叛逆期啊这样……再一想又觉不对,蓝河本也不算小孩子……

 

“这可不行。”叶修坐起来,认真说。“我答应了你们族里的,得好好照顾你。听话啊,你不说清楚,我怎么替你找魂魄碎片?”

 

结果这话不知怎么又戳到了蓝河某根神经,小青年一下站起来,闷头说:“你渴了吧?我先去弄点水。”

 

这回叶修没抓住他。蓝河夺过杯子,飞快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 

这家医院是特事处专属,只收治在灵异事件中伤亡的病人,因此规模不大,人也很少。

 

蓝河站在饮水机前,神思不属地倒了杯水。水桶咕嘟咕嘟冒起了泡,蓝河觉得自己也像掉进了水底一样,涌上一股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

我到底在乱发什么脾气啊。蓝河懊恼地想。

 

怪不了任何人。怪只怪自己太弱小,怎么也跟不上他的脚步。怎么办,难道一辈子做他的拖累?

 

正沉思着,身旁一个人影走了过来,一个女声轻轻说:“那个,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

蓝河循声回头,一个极漂亮的长发姑娘站在他面前,手挎小香,身后拖着好大一个行李箱。她的五官非常甜美,一双眼睛未语先笑,一看就是非常受欢迎的相貌。

 

女孩子似乎有些焦急,问道:“请问304病房怎么走?”

 

 

 

苏沐橙也没有想到,事情就是这么凑巧,医院里随便抓一个人问路,竟然就能遇上熟人。

 

“原来你就是蓝河呀,你好你好!”女孩子放下行李箱,笑眯眯地握了握蓝河的手,“我叫苏沐橙,中央特事处的,这次是辞职过来……”

 

“沐橙是来帮忙的,”叶修盘腿在床上嚼着苹果,接口道:“自己人,你不用紧张。”

 

蓝河有些局促地站着。通过叶修的只言片语,他知道这个女孩儿是有名的业界女神,是叶修看着长大的,曾和他一起供职于特事办。不过自从叶修走后,他们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……


面前的女孩子笑意盈盈,让蓝河很难不对她心生好感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想着他俩肯定有不少话要说,于是“嗯”了一声,礼貌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先聊,我去外面走走。”

 

苏沐橙目送他走出去。门轻轻关上,她长长吐出一口气,走去叶修床边坐下。

 

“真要被你吓死,”苏沐橙不无埋怨地说,“你也太不小心了吧?被一只鸟弄成这样……”她戳戳叶修那一身的绷带,只觉心疼得不行:“为了一颗妖丹而已,你真是……”

 

……真是疯了,不要命了啊。

 

“行了行了,来了就好。”叶修笑起来,摸摸她的头。“至少不用半夜偷用电视机了,是不是?我不闹这一场,他们可不会轻易放你走……”

 

苏沐橙被叶修逗得笑了,嗔怪地瞥他一眼。

 

“别提了,最近中央组都乱成一锅粥了,”苏沐橙笑完叹了一声。“如果可以,我真的不想……”

 

那毕竟是他们为之奋斗了近十年的地方,叶修最能体会她复杂的心情,一句安慰的话也没说,只是用力地按了按她的肩。

 

“总之,东西我带来了。”苏沐橙很快摆脱了伤感,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个木匣子,捧到叶修眼前。

 

“最后一颗妖丹收集完成,我想,离你完成它,应该也不远了吧?”

 

一方朴实无华的木匣,长约三尺,匣体毫无点饰,只有一点隐约的木纹,在灯光下泛出圆润的光。

 

叶修目光沉了沉,伸手接过,轻轻打开它。

 

里面静静躺着一把伞。

 

伞骨由银铁制成,就像木盒一样古朴素雅。银灰的骨架光泽温润,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。

 

叶修神色复杂地看了它一会儿,重新盖上了匣盖。

 

“在那之前,”叶修说,“有些事我得和你商量商量——关于蓝河的。”

 

 

 

“……你说咱们局里有内奸?而且目标可能是蓝河?”黄少天震惊道:“不是吧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

喻文州走在医院的走廊里,晃了晃手里的卷宗。

 

“就在昨天,我收到了侦查组关于本次案件的报告。”喻文州说,“之前我就说过了——蓝河被毕方鸟共鸣的频次并不正常,那种强度的灵魂共鸣,一定是人为用符咒催动的,而这份报告,证明了我之前的猜想。这些就是侦察组在现场发现的符咒。”

 

他打开电子卷宗,让黄少天看那几张照片。

 

足足十几张相似的符文,散落在现场的各个角落——黄少天越看越心惊,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一张烧焦了一角的符纸上。

 

“这咒文写法……不是我们局内用的吗?!”

 

就像字迹一样,不同流派之间的咒文的写法同样存在着细微的区别。特事局作为全国最权威的灵力事件管理机关,同样有一套不传于外的官方咒文写法——正是这张纸上所写的这种。

 

开发这套写法的正是喻文州本人——在鉴定符咒这一行,再没有比他更权威的人了。黄少天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转头道:“也就是说,在我们组——或者中央组内,有人在……”

 

脚步声戛然而止,喻文州停下脚步,看向不远处。

 

蓝河正独自一人坐在病房外,头低垂着,像在思考些什么。

 

“不要忘了叶修。”喻文州看着他,若有所思。“他也是组内出去的,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这些。”

 

“——在查清真相之前,我们谁也不能相信。”



------------

复健好难啊。。(痛哭

也许会修文

评论(18)
热度(425)
2017-04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