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19)

**本章黄暴**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

19、

病房。叶修套了件病号服坐在床边。苏沐橙顺手递来一杯水,叶修接过来,仰脖一阵猛灌。

 

“他出现了。”叶修抹了抹嘴,把杯子包在掌心,摩挲着。“周守业是被他挑唆的。就在死前,他附到了他身上。”

 

苏沐橙一下子变了神情。

 

“你见到‘他’了?”她有些急切地探过身,“‘他’到底是……”

 

叶修摸了摸杯子,摇摇头。

 

“和六年前一样,我找到了局内的符文。完全一样的写法。”叶修慢慢道,“我查不出他是谁。虽然不能排除他有试探文州的意思——但我还是认为,‘他’一定是个对我们组织内情况非常了解的人。”

 

“这次‘他’的目标不是我。”叶修继续说,“除了妖丹……如果我没估计错,他想除掉的人是蓝河。”

 

“……不会吧,”苏沐橙脸上写满了困惑,“‘他’想挑唆特事局的内部斗争,这点我可以理解……可是蓝河?他和这事有关系吗?”

 

“有。”叶修立刻回答道。

 

“我有一个猜测。他可能比我们原先预想的更重要些……”叶修轻轻放下杯子。“——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。”

 

 

 

苏沐橙在病房里待了很久。等她推门出来时天色已晚,医院走廊亮起明亮的白炽灯,蓝河就坐在椅子上,裹在外套里睡着了。

 

苏沐橙小心地推了推他:“蓝河?”

 

蓝河几乎是立刻从梦中醒了过来。他迷茫地睁开眼睛,看见苏沐橙蹲下身来,冲着他笑了笑。

 

“啊……苏小姐。”蓝河一阵局促,看到了她背后的行李箱,“你要走了?”

 

“是啊,在这里常驻了,得先去弄套房子住。”苏沐橙笑着说,又转头看了眼病房门。“……要进去看看他吗?”

 

蓝河想起刚才自己闹起的别扭,顿时一阵尴尬。

 

“不了……我坐一坐就走。”蓝河努力装作不经意的样子,“……就一会。”

 

他实在不怎么擅长伪装,心里的那点别扭纠结全都写在了脸上,苏沐橙在心里暗笑,也不说破,径直站了起来。

 

“其实他……也挺不容易,”苏沐橙说,“我过几天再过来,他就拜托给你啦。”

 

 

 

苏沐橙拖着她的行李箱走了。蓝河又坐在椅子上发了会呆,脑子里想来想去,想起苏沐橙的那句“拜托你”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。

 

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烟味,蓝河定睛一看,只见叶修倚靠在窗台前,脸微侧,正在抽烟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蓝河大步走上前,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:“悠着点好不好,医院禁烟是常识吧?”

 

叶修有些惊讶地看看自己空了的手,又瞅瞅蓝河,小青年以往的乖巧听话全没了,脸上表情气鼓鼓的,把烟头用力碾灭。

 

蓝河其实心里挺虚,至少远没有他表现出来得那样理直气壮。他把烟头攥紧,又放开,心里兜兜转转,琢磨着该说点什么才好。可心底又仿佛憋着恼火,让他怎么也无法坦然地对着叶修说点什么。

 

为什么呢。明明是他救了我……

 

叶修盯住他挣扎的侧脸,没说话,空气里沉默弥漫,片刻后叶修笑了一声,叹息着摇了摇头。

 

“长大了啊,”叶修摸摸他的发顶,“都能教育哥了,呵呵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一句话把蓝河的无名火又给撩了起来,他躲开叶修的手,蹙眉道:“我不是小孩。”

 

“叛逆期嘛,我懂我懂。”叶修识趣地收回手,呵呵笑。

 

蓝河顿时大怒:“说了不是——”

 

“不是是吧?”叶修仍是笑,两条长腿交叠,换了个悠闲的站姿:“行,既然大家都是成年人,话就直说了——那个预言,到底说了什么?你得告诉我。”

 

蓝河一阵语塞,半晌后发觉自己被他带进沟里去了:“这跟这有什么关系!”

 

“当然有。”叶修理所当然道:“成年人应该懂得轻重利害。这事对咱们很重要,你明明知道的。”

 

“……”蓝河哑口无言,噎了半天后断然拒绝:“我不想说。”

 

“真不说?”

 

“不说。”蓝河还真跟叶修杠上了,丢开烟头,转身欲走。刚回过身就听背后叶修的声音传来:“等等。”

 

“先别走,”叶修说,“脱衣服吧。”

 

蓝河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……什么?”

 

叶修径自坐到病床上,把病号服的纽扣依次解开。露出里面赤裸的身体。

 

他的身体匀称,腰腹被绷带缠着,更显刺目。蓝河看得心头微颤,一旁叶修理直气壮道:“那不是有伤在身嘛,我的一魂一魄还在你那放着呢,借来用一会。”

 

蓝河瞪眼:“在这?!”

 

“不然呢,”叶修说:“照顾一下住院人士嘛,小蓝同志?”

 

边说他还边冲蓝河挑了挑眉。蓝河瞪着他说不出话来,叶修身体上的绷带刺在他眼睛里,让他不断想起那一天,这具身体被妖火洞穿,在他怀里血流满地的模样。

 

蓝河到底是心软了。


他一语不发开始解扣子,三两下脱掉里面衬衣,泄气一样粗暴地扔到地上。

 

叶修唇边浮出笑意。他的声音很低,听上去像笑,又像叹息。

 

“过来。”

 

 

戳我



那奇妙的感觉实在太强烈了,蓝河控制不住地蜷缩着,本能地想把自己缩成一团。


迷蒙之中他感到抱着他腰的手臂收紧了些,黑暗里蓝河看不清叶修的表情,只听见男人压抑的呼吸,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耳朵。


“别担心,我知道了。”


评论(28)
热度(529)
2017-04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