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镇命(20)

*我流抓鬼,纯扯淡

*1v1,各种意义上,黄暴

*私设满天飞

*前后文见tag

--------------------

20、

这两天蓝河非常不安。

 

他一直避而不提的预言被叶修知道了。他不知道叶修会给出什么样的反应。无言沉默,或者好生安慰一番,送他回家?

 

无论哪一个,都是蓝河不想看到的。

 

真是气人。本来他满肚子恼火,气叶修不跟他交底,又气他不珍惜自己性命。结果不知怎么搞的,最后他竟成了理亏的一个。

 

蓝河心情七上八下的,揣着无数忐忑的心情,往医院跑了两天。却没想到叶修一点儿反应也没有,照样毫不客气把他使唤得团团转。

 

“我想喝汤,”叶修斜靠在枕头上,放下书说。

 

冬末午后的阳光很好,从窗户外照射进来,一点微薄的暖意。

 

蓝河专心致志地给他削苹果,闻言抬起头:“什么汤?”

 

“鸽子汤吧……鸭也行,”叶修琢磨着,摸了摸下巴:“鸡汤不要,太油。咱们修行的人,温补也不能太过嘛……”

 

“呃……”蓝河有点犯难。

 

他左思右想了一会儿,头一抬,正瞧见叶修手托下巴,眼神期待地盯着他瞧。

 

“……”蓝河一阵无语,几秒钟后缴械投降,认命道:“那就鸽子?我不会做啊,到时候别挑剔……”

 

“不挑不挑,我保证。”叶修赶紧说,又看了看钟:“嗯,正好。现在去菜场还来得及……”

 

蓝河又“……”了一阵,无奈地站起来,把苹果塞进他手里。

 

“知道了,”他叹了口气,说。“你好好休息,明天我再来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前脚刚走,后脚叶修就收了目光,把头朝向窗外,扬声喊:“行了别躲了。进来坐坐?”

 

外面很安静。叶修也不急,咔嚓咔嚓地啃他的苹果。

 

没过一会一阵窸窣声,黄少天的脑袋垂下来,恨恨道:“靠,你怎么发现我的?”

 

“就你那点结界水平……”叶修嗤之以鼻,咕叽咕叽嚼两下苹果,又说:“怎么,中央终于坐不住了?要你们来看着我?”

 

他们能坐住才有鬼了。黄少天想。

 

毕方鸟的案子一报,六年前的旧案立马被重新翻上了台面。陶轩本来心里就有鬼,他不跳才奇怪呢。

 

重新盯着叶修其实也是喻文州的意思,可他才不会傻到说出来,只打着哈哈说:“那怎么办,我也不想啊,谁叫上面下了死命令呢。”

 

叶修没有接话,呵呵笑了两声。

 

那边黄少天开窗跳了进来,左右看看,见叶修一副病号模样,立刻鄙视:“装得真像啊,你这早好透了吧?就赖在我们这蹭吃蹭喝是吧!少来!你也就能骗骗蓝河……”

 

“我还想问你呢,”叶修毫无愧色,打断他说:“他是不是问你学法术了?进展怎么样?”

 

“……他告诉你了?”黄少天一愣。

 

叶修笑而不语,摆出一张高深莫测的脸。黄少天成功被他误导,叹了一声,说:“你别跟他说啊,我其实……哎,这孩子,耽误的时间太长了。他的魂魄割裂得太厉害,真要追求什么境界,只怕是难……”

 

叶修“唔”了一声,慢慢放下苹果。

 

黄少天并没有注意,他握着的手微微紧了紧。

 

“你也别老欺负人家,”黄少天想起蓝河那天的话,有点不忍,“我说老叶,你啊,哎。你真是……”

 

“我哪欺负他了,”叶修莫名其妙。凭心而论,他对待蓝河是真的不错。

 

别的且不说,这世上又有几个除妖人,愿意把自己的一魂一魄借给旁人呢。

 

“行了,你们别掺和,”叶修把苹果核扔掉,说。“他的事特殊些,我另有安排。”

 

 

 

蓝河去菜场拎了只肉鸽,又买了些红枣、枸杞,大包小包回到事务所。

 

开门时他还在翻手机,百度搜索页开了一大堆,标签上全是“如何炖鸽子汤”。

 

正好陈果也在,一看他这架势就乐了:“呀,这么大阵仗,给谁弄汤啊?”

 

不用蓝河回答她也猜到了。陈果接过他手里的东西,帮他把锅碗瓢盆摆上,见蓝河一脸认真的撸袖子,不由失笑。

 

“你啊。”陈果不无感慨地说,“你真是惯着他……”

 

蓝河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 

他还很年轻,加之性情日渐恢复正常,一笑便有种少年人的爽朗味道,让陈果看得心痒痒的。

 

她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八卦之魂,凑上去神秘兮兮地说:“那个,我冒昧问问啊……你和老叶,是不是……那个关系?”

 

陈果看见蓝河的动作明显一顿。她心下一紧,赶紧说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该这么唐突……”

 

“啊?不是不是,”蓝河有点莫名,奇怪地看着她,“我没听懂……哪个关系?”

 

“就是……”陈果小声哼哼,“就是那个关系呀。”

 

“那个是哪个……”

 

陈果真是豁出去了,语速飞快地说:“就是那种,你懂的。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呗。”

 

这句话成功地让蓝河愣了神。

 

他突然意识到,自己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。

 

叶修喜欢他吗?

 

就像他很喜欢叶修一样。叶修呢,也会喜欢着自己吗?

 

那天的记忆不受控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,叶修神情是那样的温柔,他说:那个人,不会是我。

 

蓝河闭了闭眼睛。

 

“我……我们不是那种关系。”蓝河低声说,“我觉得……他可能不怎么喜欢我。”

 

 

 

晚上,蓝河把洗好的鸽子放进锅里,放上红枣枸杞,设好定时。

 

他独自爬上床。外面星空璀璨,房间里非常安静,叶修不在,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

我真的不懂。蓝河想。

 

他只是很想一直一直,陪着叶修。他一点都不明白,为什么事情会变得这样复杂。

 

 

 

清晨时蓝河爬起来,先去厨房看了看。

 

鸽子汤炖得还算成功,蓝河热了一锅装进保温桶里,想着等会就带到医院去,堵住某个人隔三差五就提要求的嘴。

 

他推开事务所的门,清晨的寒风灌进来,蓝河探头一看,愣了。

 

门外站着个人,大衣挂在手上,熟悉的姿势。他也看见蓝河了,礼貌地笑了笑,说:“你好,又见面了。我哥在吗?”

 

蓝河赶紧在脑子里搜出他的名字:“叶秋?”

 

“是我,”叶秋笑起来,身后放着个登机箱,显然刚下飞机。“他在吗?我有点要紧的事……”

 

“啊,他还在医院……”

 

蓝河赶紧让他进去,帮叶秋把箱子放好,又简单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。

 

“我正好要去看他,”蓝河好心地建议,“要不一起去吧?”

 

叶秋稍稍思考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

 

 

蓝河和叶秋并排坐在公交车上。一路无话,气氛有点小尴尬。

 

车上没有别的乘客,窗外的树影斑斑驳驳,从叶秋的侧脸上滑过。蓝河抱着保温桶,忍不住在心里想:长得可真像啊……

 

如果隔着远些,还真有可能把他认成叶修……

 

心思正飘忽着,只听叶秋突然开口:“听苏小姐说,我哥哥他……把自己的魂魄放在了你身上?”

 

蓝河这才回过神来,忙不迭地点点头。

 

“是他救了我,”蓝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“我身体……有点特殊。”

 

叶秋闻言笑了笑。

 

“你别误会,”叶秋温和地说,“我只是有点惊讶……他居然也会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

他又顿了顿,仿佛在寻找措辞,“我听说那是种……嗯,双修之法,”叶秋看着蓝河,说:“其实我是不太赞同的。情爱之事,本来就讲究你情我愿,蓝先生,如果你不愿意的话……”

 

“情、情爱之事?”蓝河差点被口水呛到,整个脸都涨成了番茄色:“你在说什么……我、我们只是双修啊,并、并没有……”

 

蓝河语无伦次地,只觉得羞耻得说不出话来。男女情爱他实在知之不多,只模糊知道是个绝不能宣之于口的东西,听叶秋一提,立刻本能地想捂耳朵。

 

饶是风度翩翩的叶秋也有点傻了,沉默了半晌,才磕巴道:“你是不是有点误会……双修……我哥跟你做的事……不就是……呃。”

 

“怎么可能!”蓝河立刻羞愤道:“小时族长便教导于我,男女之事才称情爱,我又不是女子,从何谈起!”

 

叶秋哪里知道,蓝河这方面单纯到发指,甚至只局限在“合二姓之好,上事从庙,下继后世”这种字面概念上。平时叶修避而不提,陈果一个女孩子更不会跟他讨论这些,结果一不小心,正好让叶秋踩中一个大雷。

 

眼看着蓝河整个人都红成了一个大螃蟹,叶秋简直比他还要懵逼,急忙说:“你别急啊,不要激动,听我慢慢……”

 

 

 

正在这时,车身突然开始剧烈地震动,蓝河差点从座位上滚下去,被叶秋一把拽住,这才没摔惨。

 

“怎么回事?”

 

蓝河头撞在栏杆上,痛得龇牙咧嘴。他揉了揉脑袋,站起来,和叶秋一起往前面张望。

 

这一看不要紧,一眼,让两个人齐齐变了脸色。

 

不知何时起,窗外的景色已然变了。车窗外像被浓雾盖住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整个车厢昏暗极了,弥漫着一种诡异的安静。

 

正前方,不远处,空间扭曲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就像一张血盆大口,正狞笑着向他们张开嘴巴。

 

蓝河猛地冲下座位,到前门抬头一看——司机已经不见了。

 

一辆没有司机的车,正急速奔驰着,想把他们带到不知什么地方去——

 

“不是吧!”蓝河顿时顾不上别的了,回头叫叶秋:“你会不会开车!快点!”

 

叶秋这才回神,疾步冲上去。他试了试方向盘,“不行,动不了!”

 

他说话的间隙里蓝河已经飞快把所有门窗试了一遍。完全不行,全部都打不开。

 

蓝河深吸一口气,摸了摸口袋里的东西,沉声说:“你让开——”

 

正要破釜沉舟之时,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。蓝河惊喜地接起来,果然听见了叶修的声音:“小蓝,你们是不是在车上?”

 

“你听我说,”叶修飞快地说:“不管用什么办法,马上下车。”

 

蓝河差点把手机给砸出去。

 

妈的废话!这还用你说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118)
热度(578)
2017-04-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