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一别如故(中)

对不起没写完。。。强行加个中混更吧(

下周内完结掉这个。。


前文这里   (上)

有肉预警,分手后约p,1v1,雷者慎入!

----------------

06

 

非常尴尬。

 

史上第一尴尬。

 

前男友看到了前炮友留下的吻痕。还他妈是在这种情况下。

 

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蓝河发誓,自己绝对不会把那块创口贴撕掉。

 

 

 

——可是没有如果。

 

他只能尴尬地定在那里,下巴仍被叶修捏住,微仰着,露出光裸的脖颈。

 

他感觉到叶修的手指摸了上来。他的手指还是那样凉,缓慢的,在那块皮肉上轻轻碰了碰。

 

蓝河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颤抖。

 

幸而叶修并没有沉默太久。他盯着那个吻痕看了看,片刻后笑了起来:“哟……这还挺用力的啊?”

 

他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这样说着,拇指按住那里,反复地来回摩挲。

 

声音飘进蓝河的耳朵里。他动了动嘴,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

解释些什么?你误会了?我其实没有?

 

蓝河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可笑。

 

于是他调整了个姿势,把双手环上,抱住叶修的脖子。

 

对方的眼神变得惊讶,让蓝河有种自虐般的爽快,他挑衅般地笑,把叶修的按下来,近到几乎送上自己的嘴唇。

 

“少废话,”蓝河挑起眉,“想不想做?”

 

他盯着他。叶修的眼里还是那样深不见底,让蓝河有种坠入海底的错觉。但那双眼睛很快恢复了神情,叶修低头碰了碰他的唇,从善如流地回:“你那还是我那?”

 

蓝河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声音。

 

“我那吧。”他轻描淡写地说,“我习惯带人回家。”

 

 

 肉戳我



 

08

 

蓝河实在很意外,自己和叶修的身体竟然还是那么契合。

 

一晚上他被弄了好几次,去洗澡时脚下都是飘的,若非被叶修强拉着,只怕要睡死在地板上。

 

他又控制不住地想起过去。

 

他想也许叶修真的是个好男友。每一次他做完困到睁不开眼,总会被叶修抱着塞进浴缸,刷猫似的从头到脚洗刷干净。

 

他想起自己会抱着叶修的脖子蹭来蹭去,对方会毫不留情地取笑他,他们在浴缸里打闹起来,最后擦枪走火,又在浴室来上一次。

 

那是他一生最肆意荒唐的时光。

 

可现在不会了。

 

 

 

蓝河独自在凌晨醒了过来。

 

他轻轻地坐起身。叶修并没有走,他占据了一半的床,侧身睡着,呼吸平稳地一起一伏。

 

蓝河静静看着他沉睡的脸,他的心坚如磐石,却在这一刻无可遏制地开始动摇。

 

也许……蓝河想。

 

也许我可以……

 

他伸出手,仿佛想要碰一碰叶修的脸颊。但很快那只手缩了回去。蓝河垂下眼睛,悄无声息地走下床。

 

 

 

浴室里还残留着昨晚的潮气。蓝河脱光衣服站到花洒下面,任水把自己浇透。

 

镜子里映出他湿淋淋的身体,蓝河拿起毛巾,不经意间抬头,却突然凝固了动作。

 

脖子下的那块吻痕还是那么明显,甚至比昨天更加严重。一圈牙印烙在四周,就像一块印章。

 

是昨晚……

 

蓝河这才幡然醒悟,原来那时候叶修在咬这里……

 

水珠顺着后颈滑落,他的心也跟着一并沉了下去。我到底在想什么啊,蓝河自嘲地想。

 

在叶修眼里,自己早不是过去的那个自己了,又何必自取其辱?

 

 

 

蓝河推开浴室的门,擦着头发走出去。

 

客厅里有个人影坐着。蓝河吓了一跳,叶修不知何时醒了,正坐在他的沙发上,饶有兴致地打量四周。

 

蓝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思忖片刻,走了过去。

 

叶修的目光正好转到茶几上。蓝河不经意间多看了一眼,顿时心头一跳。

 

桌上放着一盒烟。一支燃了一半,正静静躺在烟灰缸里。

 

想藏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

蓝河眼睁睁地看着他拿起那支烟,夹在指间把玩。叶修抬起头来看他,眼神说不出的玩味。

 

“你抽烟了?”

 

蓝河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,他假装不经意地放下毛巾,随口道:“怎么,不行?”

 

叶修只是笑,并没有接话。

 

他是真的不讲究,把那半支点燃,自己啜了一啜。又伸到蓝河面前,示意他要不要也来上一口。

 

蓝河目光定在他的手上,怎么也挪不开眼睛。

 

话已经出口,说什么他也不想在叶修面前自打脸,蓝河把心一横,破釜沉舟地接过来,狠狠吸了一口。

 

可他真的没那个天赋。

 

气管被冲了个够呛,蓝河到底是没忍住,捂着嘴没命地咳嗽起来。

 

眼泪狼狈地冲出眼睛,沾湿眼角。混乱中他看见叶修在笑,紧接着手腕被握住。叶修就着他的手里的烟深深吸了一口,把他拽过来,吻他的唇。

 

口腔里弥漫着尼古丁的味道。熟悉的烟味在彼此之间传递,连肺里都被染上了叶修的味道。

 

蓝河闭着眼睛慢慢回吻他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 

 

 

蓝河至今都还记得,几年前他向叶修提出分手时,对方那双浸在烟雾里的眼睛。

 

——和现在的他有点像。

 

蓝河忽然有点不想看到他的表情。

 

他把目光转向窗外。朝阳初升,他听见叶修声音很淡,重复他的用词:“……pao友?”

 

蓝河自认表情应该足够镇静。他“唔”了一声,点点头。

 

“你也看见了,”他故意扯开领子,让叶修看清楚那块吻痕。

 

“我还不想定下来。”蓝河说,“多你一个也不是不行,只是话得说清楚,毕竟我们还得共事……你觉得呢?叶总。”

 

最后两个字他念得很轻,从唇边滑出来,让蓝河有种解脱的感觉。

 

他念完写给自己的台词,收拾好一地心思,做好了叶修拂袖而去的准备。

 

话已经说得足够难听,任何男人都有理由出离愤怒,甩给他一句再见,从此再也不见。

 

就到这里吧,蓝河想。至于叶修怎么看自己,随便吧,无所谓了。

 

 

 

房间里一片寂静。

 

良久后,叶修说:“行啊。”

 

 

 

09

 

万万没想到。

 

蓝河做梦都没想到。叶修不仅没有走,还痛快地同意了自己的pao友协议。

 

他想叶修是真的大度,大度到不介意同别人分享情人,还能笑着说再会。若换作自己易地而处,只怕得怄个半死。

 

你看,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。瞧瞧人家看得多开?

 

这样也好。蓝河想。

 

反正只有叶修能让自己起反应,他在床上又足够体贴,自己白赚一个优质床伴,不算亏。

 

再一算时间,离项目结束也没几周了。叶修总归是要回H市去的,至于什么时候滚蛋……管他呢,爽了再说。

 

想到这里蓝河的心情又轻松了些,重整精神打开电脑,开始工作。

 

 

 

忙。真的忙。

 

忙碌本就是蓝河的工作常态,兴欣进驻以来的这几周尤其如此。

 

铺天盖地的文件等着处理,这边老总要开会,那边员工等着批示,他正好是夹在中间的那一个,一上午忙得脚不沾地,连厕所都没空去。

 

等终于清完手上的事,都快十二点了。整层楼空荡荡,没人。大约又是哪位大佬请吃饭,都跑了干净。

 

蓝河来不及管那些,扔下鼠标直奔卫生间。

 

处理完已经是几分钟后。蓝河长舒一口气,推开隔间走出来。外面有淅沥的水声,有个人正站在洗手台前洗手。

 

蓝河一眼看见那个背影,顿时心下一紧。

 

又是叶修。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,总喜欢在厕所玩偶遇?

 

蓝河才懒得矫情,大大方方走过去洗手,头也不抬:“嗨。”

 

说起来这还是那晚后两人第一次单独见面。叶修的表情像在忍笑,侧头看了他一眼,也说:“嗨。”

 

“怎么不去吃饭,”蓝河把手上的泡沫冲掉,“等人?伍晨呢?”

 

“他不在,”叶修看着他笑,“我在等你呢,蓝总助。”

 

他的声音有些戏谑,听在耳里就像调情。蓝河却没有被逗笑,板着脸把手纸捏成一团,扔进垃圾篓。

 

“你不会忘了吧……”蓝河皱着眉说,“我们说好的,在公司不谈私事。”

 

叶修立刻摆出一脸的无辜,“不是吧,一起吃顿饭而已,这也算私事?”

 

“当然算!”

 

蓝河向来最怕他耍无赖,斩钉截铁甩下三个字,转身就走。却不想擦肩而过的瞬间,腰间倏地一紧。

 

叶修伸手圈住蓝河的腰,探身吻上他。

 

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安静。一吻完毕,两个人都有点气息不稳。蓝河简直要抓狂,咬牙切齿地挤出声音:“你疯了……”

 

叶修却浑然不理,把头搁在他肩窝,轻轻咬了咬他的耳朵。

 

“蓝河大大,说件私事行不行?”他在蓝河耳边轻声说道。“我内裤丢你家了。今晚能过去拿吗?”

 

 

 

我信你才有鬼。

 

 

当晚蓝河就把叶修按倒在床上,作势掐他脖子,气势汹汹地质问:“接着编啊,内裤呢?嗯?”

 

叶修却只悠然地笑,手轻轻抚摸他的腰,挑开皮带。

 

“不知道啊,是不是被你穿了?”叶修说,“脱下来,我要检查一下。”

 

蓝河真是佩服他睁眼说瞎话的本事。

 

他又想起很久以前,他们还住在一起的时候,早上上班急,偶尔也有穿错彼此的内裤。

 

回来时叶修总会特意脱给他看,故意抱怨着说啊勒得好紧云云。

 

每一次蓝河都被他取笑到跳脚,最后实在忍不了,只好拿吻堵住他那张嘴。

 

就像现在。

 

蓝河俯下身,恶狠狠地吻住叶修的唇,粗暴的吻法,他只是不想听他再说话,让他忍不住想起那些有的没的。

 

“别对我来这套,”蓝河气喘吁吁地说,“要做就做,少废话。”

 

叶修只是看他。

 

他的眼睛很黑,窗外的星光倒影在他眼底,让蓝河有一瞬的恍神。

 

他忽然有点想不明白。这么多年,他和叶修怎么会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。

 

 

 

幸好欲望很快来潮,燃烧理智,让蓝河再没有精力去想这个问题。



 肉渣戳我



 

身上全是黏糊糊的汗,怪不舒服的。叶修自己跑去浴室冲了个澡,再回到卧室,发现蓝河仍蜷着躺在那里,连姿势都没动过。

 

睡姿还是那么乱七八糟,真难为他还能睡得着。

 

叶修笑得不行,走过去推推他,“醒醒,洗了澡再睡?”

 

蓝河眼皮都没抬,从喉咙里嘟哝一声。

 

于是叶修便不再烦他,自己下床,从西裤口袋里翻出手机。

 

他不是什么讲究的人,就算拿着百万年薪,照样用着几年前的旧手机。叶修把翻盖打开,突然想起这一支还是蓝河给他买的。

 

“蓝河大大,”他转过身去,又去推蓝河:“别睡啊,WIFI是哪个?还有密码……”

 

声音忽然戛然而止,叶修低头看着手机,说不出话来。

 

身后的蓝河不堪其扰,发出不满的哼哼。叶修看着手机上显示自动连接的WIFI,把设置打开。

 

还是那个熟悉的名字,连接上的WIFI名字依然写着:Ye&Lan。

 

叶修把密码删掉,试着重新连了一遍。

 

密码没有变,还是05291214。

 

他们的生日。

 

良久后叶修抬起头,看向四周。他熟悉的床,熟悉的衣橱,熟悉的抱枕,熟悉的相框。

 

这间房子分明仍是他记忆里的模样,蓝河固执地没有改变过屋里陈设,就好像物是人非,时光却从未在这里走远过。

 

台灯只开了一盏,昏黄的光。叶修的脸沉在光影里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 

很久后他终于站起身,悄然坐回到床上。

 

“小蓝……”

 

叶修伸开手臂,从后面小心地抱住他。

 

“我回来了。”叶修说,“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小蓝……”

 

一地安静。

 

叶修垂眸看过去,蓝河枕在他怀里,沉沉地睡着了。


评论(74)
热度(988)
2017-04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