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野望(01)

*叶蓝only,1v1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*争取尽快完结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

1、

叶修从公交车上挤下来的时候,已经是10点15分了。


他低估了G市早高峰的拥挤程度,离试戏的时间整整迟到了半个小时。车站离得又远,等他呼哧呼哧跑到剧组的时候,直接就被剧务助理挡在门外。


“你迟到了。”剧组对他这样的无名小角向来不假辞色。“戏早试完了,你回去吧。”


叶修一点都不气馁,“兄弟,帮个忙呗。”他跟剧务套着近乎:“这里面不还在试着嘛。你看,我跑一趟也不容易,就让我进去试一分钟?”


《第十区》是近来炙手可热的IP剧,号称投资两个亿,男一男二甚至男三,都是近来正当红的小鲜肉,看这阵势,不火都没天理。


叶修试的当然不是那些男一二三四五。他也就混个龙套跑跑,不出十句台词的戏份。但这样的剧,能混个脸熟也是好的,剧务见怪不怪,对他道:“早试完啦,这场是额外加试了,你去了也没用,知道不。”


叶修这一听倒是奇了:“不是吧,就这还带加试啊?”

 


就是啊。


不过是龙套试镜大会,还搞个加试,导演什么毛病?


里面的小演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地冒出这个想法。再一看发下来的台词,更傻眼了:影帝黄少天的代表作之一,电影《荒野》里的流木!


……这都哪跟哪啊。没觉得和这些龙套角色有什么关联啊?


到底是愣头青。他们哪里知道,导演此举自是大有深意。

 


就在剧务分发台词的时候,马总导演正在场边上坐着。他翻了翻本子,冲一个年轻人笑道:“听说蓝总最钟意这部电影、这个人物,叫这些小朋友演几段,看看有没有能入得了您眼的?”


这马屁拍得实在高明,投其所好又不显阿谀。蓝河闻言笑了起来,应了声“不敢”。


他本来就十分年轻,穿一身得体西装,把五官衬得愈发清俊。饶是马导阅人无数,也被他晃了晃眼,情不自禁道:“蓝总若是想入这一行,肯定是能红的料啊。”


这话刚一出口,马导就觉得自己说岔了。


这位是谁啊,独立投资人啊,《第十区》目前最大的金主,人家几千万都掏得,还在乎这个?难道还叫人家堂堂总裁下场演戏不成?


说出去真是贻笑大方。


不过幸好。这位蓝总听了倒没什么不悦,反倒笑着转过头:“是吗?我以前倒是也想过……”


他没有来得及往下细说。场务在不远处做了个手势,第二轮的加试已经开始了。


 

黄少天的流木并不是一个好演的角色。


著名影评人卢述就曾评价:若无流木一角,《荒野》不过是二流武侠电影,不值一看;流木若非黄少天神妙演绎,亦不能成《荒野》点睛之笔。朴实之下另有锋锐,目营心匠,实在巧若天成。


夸得是有些用力过猛,却也足见这一角色的成功之处。


想当年黄少天演《荒野》时不过二十岁,年纪轻轻,却能把一个少年角色演得层次叠进、灵气逼人,一时名声大噪。


再后来,《荒野》拿下了当年金鹤奖,惹得诸多影校的年轻学生竞相模仿,却也难得其中精髓。


蓝河作为黄少天的资深铁粉,对这些故事自是如数家珍。他本也没抱多大期望,权当应酬的坐着,看那些年轻学生一个个走上前来,在他面前读着他早已烂熟于心的台词。


不像。一点也不像。


蓝河忍不住蹙起眉头。《荒野》他看了不下几十遍,镜头里的流木什么模样,自没有人比他更清楚。马导选来的学生,自然也有些专门研习过的,举手投足,处处都能看出黄少天当年演绎的影子。


可至多也就是形似而已。


谁也演不出黄少天的流木。



蓝河越看眉头皱得越深。马导这样精明的人物,哪里看不出他心情不悦,立时便想叫停,正招手叫剧务过来,一个人却已走到了场中央。


蓝河看着他的脸,有些惊讶起来。


在场的大多是年轻学生,一张张稚气的脸。这一位却显然不是学生的年纪,二十来岁成熟的脸,眼圈重得就像刚熬过夜,随时能睡死过去。


这样的人……来试演少年剑客流木?


蓝河真想跳起来了。他伸头看了眼号牌:叫叶修。


没听说过。


这个人也着实奇怪。上了场不鞠躬,也不介绍自己,直接低下头调整了会情绪,开演了。


等他再度把头抬起来,连蓝河都吃了一惊——不过几秒钟功夫,他身上哪里还有半点颓废气场,一双眼睛直直地看过来,竟有种少年无畏的神情。


真是奇怪。蓝河想。


明明不是年轻的面孔,神态却几乎与当年的黄少天如出一辙,让他莫名地移不开眼睛。


他在看着他。


叶修一直仰着头看着他,他随意换了个站姿,右往腰间一搭,摆出一个手握剑柄的姿势。


叶修并不动,勾着唇看蓝河,开了口:“这位少侠,我瞧你眼生得很,可敢下来与我一战?”


这正是流木初登场的那一段。


年轻的剑客初出江湖,并不知晓前方有怎样的命运在等待自己,一身不畏世事的澄澈感,偏又桀骜嚣张得很,哪里管眼前坐的是何人,一开口便是讨战。


蓝河被他的眼睛看得心头狂跳,那边叶修却毫无知觉,仍看着他,竟然随口改了台词:“这位少侠,我在问你话呢,怎不答应一声?”


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他,黝黑的眼睛透过镜头,与他对视。


“你再不应声,我可就上去了——”


 

蓝河蹭地站了起来。


满场人惊讶地看向他。蓝河按捺住心绪,重新坐了回去。他转过视线,叶修的戏份已经试完,蓝河看见他站到一边,从裤兜里掏了根烟,又被剧务手忙脚乱地阻止。


蓝河又开始恍惚起来。


年龄,长相,身高,哪里都不像。蓝河实在不明白,他怎么能演出那样的流木。


活脱脱就是第二个黄少天。


神情实在是太像了,竟让蓝河有种冲动,想把人签下来,天天放在公司给自己演戏看。


蓝河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
他招了招手,助理小胡立刻附耳过来。蓝河悄声说:“你等一下,去找那个叫叶修的,把他带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
小胡虎躯一震。


小胡眼里闪着八卦的光,低声说:“好的蓝总,还有别的需要准备吗?”


蓝河沉吟片刻。


是啊。人家好端端一个群演,总不能叫人家天天免费演戏给自己看呀。于是他说:“这样,你去拟份合同,问他愿不愿意跟着我。”


小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
天啦噜,这么多年,自家老总终于也走上包养小演员的康庄大道啦!苍天大地!


还是男的,这么劲爆!


蓝河对他澎湃的内心一无所知。他正在往场边看,叶修正好回头,嘴上叼着没点燃的烟,目光撞上,便冲他笑了笑。


蓝河又是一阵心悸。他赶紧跟小胡补了两个字:“尽快。”


小胡立刻心领神会。


“放心吧蓝总,”小胡说,“我懂的,包在我身上。”


评论(74)
热度(2043)
2017-05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