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akiMio

读作Mio。一碗狗血炖排骨。

© AsakiMio

Powered by LOFTER

【叶蓝】【ABO】拥抱繁星(19)

*机甲,星际,ABO

*间谍梗,黄暴

*1v1,各种意义上

*狗血一盆,私设满天飞

*前文见标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19、

    蓝河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他睁大了眼睛,看看叶修,又看看苏沐橙。苏医生微笑回视着他,有些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。

  

    他的思维还有些混乱。一大堆疑问堵在脑海里,稀里哗啦的砸得他有些发晕。蓝河想了想,疑惑道:“我不太明白……长官,您为什么会找上我?”


    “我们试着制造了两台精神系机甲。”苏沐橙说。“蓝河少校,你知道专用机型吧?”


    蓝河配合的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帝国军中,除了配备给一般士兵的量产机甲,还有少量为精锐战士量体打造的特殊机型——也就是所谓的专用型机甲。叶少将那台战力逆天的千机便是其中之一。


    与量产机型不同,专用型机甲在制造过程中采用了基因匹配技术,使得机甲完全契合主人的基因数据。所以说,在某种意义上,每一台专用型机甲还真是完完全全的“专用”的——毕竟同步率就在那摆着呢。叶少将开着千机,同步率能到90%还往上跑,换个人来估计连60%都达不到,和量产机型也没太大差别。


    “和专用机型一样,这两台精神系机甲也是需要匹配的。”苏沐橙严肃道:“——不是基因匹配,是精神力波段匹配。”
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蓝河有点明白过来了:“……你们是想找个Omega和精神系机甲进行匹配?”
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苏准将有些赞许的点了点头。“两台机甲中,2号机的精神频段非常特殊。我们录入了所有现役Omega军人的数据,到目前为止,只有一位基本符合匹配要求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迟疑的指了指自己:“……我?”


    苏沐橙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蓝河有些激动了。他全身的血液都有点儿沸腾,一跳一跳的直冲胸肺。脑袋中像炸开了千万朵烟花,噼里啪啦的拼命闪火花。


    他做梦都没有想过,有朝一日,自己竟然可以见证精神力机甲的诞生!

    ——而且是作为最初一代的匹配者!


    这简直是可以写进军事历史的一笔了——试问哪一个机甲战士不想拥有这项殊荣!


    ……但这股激动的劲头却没持续多久。



    叶修眼见着蓝河的脸色一寸一寸的变了。原本兴奋得发亮的眼睛明暗交错,似有千头万绪从中闪过。蓝河转过头,盯着他的眼,一字一字的问:“……您两个月前就知道了,是不是?”


    黑黝黝的眼珠一眨不眨,蓝河直直的看着他,又问:“……这就是您留下我的原因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……他忽然有些明白了。


    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帝国少将会突然出现在一个少尉的病房里。

    为什么顶着军部高层的反对还要将他调任至第九军团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变着法子的鼓励他去驾驶机甲。

    为什么明知他卧底的身份,还是固执的将他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为什么今天一反常态,一声不吭便拿走了他的通讯器……


    相识以来的每一点细节,叶少将每一个眼神,每一次微笑,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里飞旋。一切的一切终于串联了起来,所有的疑惑似乎都有了答案。


   蓝河双唇微微抖了一下,轻声道:“请您坦白的告诉我。您将我留在身边——就是为了这个吗?”

  

   叶修笑了一下,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:“怎么了?你不喜欢吗?”


    “……不应该呀。”叶少将似乎有些困惑:“我查过你的军校档案。平均训练时长7个半小时……照理说你应该很喜欢机甲才对啊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别说了!”蓝河霍的站起来。


    方才的兴奋激动全给浇没了。一股愤怒潮水似的涌上心头,混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和委屈,堵得他心房一抽一抽的闷痛。
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。


    拒绝的话在唇边滚了两滚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蓝河梗着脖子傻傻的站着,两手紧握成拳,连眼眶都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下连叶修都察觉出不对来了。他皱了皱眉,刚想开口,研究室的门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
    空气里的凝滞瞬间被打破了。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中校从门缝里探出脑袋,瘫着脸问道:“准将,您找我?”


    “莫凡中校!”苏沐橙如蒙大赦般跑过去,拉开门冲他道:“正好正好,你带这位少校去参观一下——”

    一边又转头招呼蓝河:“叶少将唠叨好几次啦,难得今天莫凡有空,让他带你去机库转转。”


    蓝河顿时回过神来,条件反射般立正敬了个礼。他知道苏沐橙这是在打圆场,心里顿时有些过意不去,忙努力挤出一个笑容,道:“让您费心了,我……”
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叶修忽然打断他:“看过再做决定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蓝河苦笑了一下,心想难道我还有说不的权力吗?


    一肚子的话在喉咙间打了个转,又被他一句一句的吞回肚子里。蓝河转身,一声不吭的跟着莫凡出去了。


    脚步声一前一后,渐渐的远了。叶修和苏沐橙面面相觑,直到那声音远得听不见了,才齐齐放松了似的吐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“……我表现的怎么样!”苏准将骄傲的比了个手势:“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吧?”


    叶少将忍俊不禁,夸她道:“不错,长进了啊……连我都差点信了。”


    苏沐橙笑了,笑完又有点疑惑:“不过他刚才是怎么了?你是不是又欺负他了……”


    叶少将一脸无辜:“啊?我?我干什么了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沐橙才懒得和他纠结,起身接通桌上的通讯器,扬声问:“罗辑中校,数据处理好了没啊?”


    对面满是噼里啪啦键盘敲击的声音。没一会儿,苏沐橙面前的光屏上跳出来一串又一串的文件。通讯器里的人声音蔫巴巴的,有气无力的回道:“我尽力了……人体数据我刚扫描进去,建模还得等一会儿。”


    苏沐橙耸耸肩,很是识趣的挂断了通话。她朝叶修勾了勾手,两人凑到一处,一项一项的开始看那些文件。


    是方才从蓝河身上扫描到的身体数值。


    “挺不错的啊。”苏沐橙一边看一边评价:“灵敏度良好,爆发力也不错。虽然体能倒是差了些……不过无伤大雅。”


    叶修专注的看着,视线从那些数据上一行一行的扫过。那些抽象的数字似乎全在眼前具象化了,凝结成一个又一个记忆的片段。


    Omega匀称的身体纤细而灵敏,四肢修长,单薄却有力。尤其是那惊人的柔韧度,当他压着他的腰时,总能弯折成优美的弧度……


    “……醒醒。”苏沐橙拍拍他的肩膀:“想什么呢这么出神?”



    半小时后,一位戴着眼镜的少年中校敲开了研究室的大门。


   研究所著名的天才少年罗辑同学捧着个映射仪跑了进来,皱着眉问苏沐橙:“这是2号机的匹配者吗?怎么身上这么多伤?他能承受的了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……啊?!”苏沐橙吓了一跳,目光刷的就往叶修身上射去。叶修闻言也愣住了,追问道:“伤?什么伤?”


    “旧伤啊。”罗辑说,一边低头打开光幕。透视后的人形投射在了光幕里,他在腰腹四肢上点了好几处,说:“这里,这里……还有这里,都有过严重的开放性损伤。”


    “颅骨左侧有大面积撞击的痕迹,脑损伤应该也挺严重的……”


    “还有这几处。”他又指了指几个地方,继续说:“这些地方都曾经骨折过……这人是做什么的?伤得也太多了吧……”


    “尤其是这里。”罗辑往人形的胸口处点了点:“从胸骨上的划痕来看,这一刀离心脏也就一厘米不到吧。能活下来真是命大……”


    研究室里一片寂静。罗辑这才察觉到气氛有点古怪,他犹豫的抬起头,瞧瞧苏沐橙,又瞧瞧叶修,结果瞬间被后者的脸色给吓到了:“……怎、怎么啦?”


    叶修没说话,转头拉开门就走了出去。


    苏沐橙脸色发白,赶紧追了出去。她一脚踏出大门,想了想,又慢慢的退了回来。


    “……你啊你。”她回头,有些无奈的看了罗辑一眼,严肃非常的叮嘱他道:“记住了啊,以后,可千万别在他面前提起这些。”



 

    特殊型号机库里,高大挺拔的钢铁巨人们一字排开,环绕着机库站成一个回字型。


    蓝河半张着嘴,仰着头一瞬不瞬的看着,整个人都快贴到玻璃上去了。


    “——这是MK-000吧!?”他激动的转头,兴奋异常的问身后的莫凡:“远程打击系M-033、034都是以它为原型制造的,对不对?”


    莫凡中校在研究所待了也有好几年了,但对机甲这么狂热的军官,他倒还真是第一回碰见。黝黑的眼睛眨了眨,莫凡点点头,淡道: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……然后他就闭上了嘴巴。


    蓝河根本不介意他的冷淡,兀自两眼放光,视线像被黏住了似的,牢牢的粘在机甲身上,扒都扒不下来。


    叶修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。


    他挟着一身莫名的焦躁,往日里的从容淡定全部飞到了九霄云外。他像困兽一般一路疾行,直到推开机库的大门——


    蓝河应声回头,乌亮的眼里星光熠熠,唇角微翘,还残留着些许温软的笑意。


    亮若晨星的眼眸就这样生生撞入他的心房。叶修静静的看着,年轻的少校神采飞扬,来不及收起的笑容就那么凝在脸上,灿烂的,仿若阳光一般灼痛了他的眼。


    “……长官?”蓝河惊了一跳,下意识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
    不远处,叶少将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脚步渐缓,终于一点一点的慢慢站定。


    莫凡低头,很是自觉的躬身退了出去。门关上的瞬间,少将拔脚走了过来。蓝河猝不及防,一下便被他狠狠的吻在唇上。


    叶修用力的箍住他的身体,发狠似的把他重重压在玻璃墙面上。微微发凉的唇瓣叠在一处,叶修有些失控的吻了上来,近乎急切的钻入他的口腔。


    滑腻的唇舌交缠,两个人的鼻息揉成一团,喘息之间,全是彼此滚热的温度。
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…唔!”


    蓝河被他给弄懵了,被压着亲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挣扎。叶修放开他,深深看进他眼里,幽黑的眼眸深沉似海,晦涩不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别拒绝我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答应我,无论如何——留下来。”
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蓝河压根没听懂,莫名其妙的眨巴眨巴眼。叶修一言不发,一把攥住他的手腕,拉着他便往隔壁走。


    绕过一道小门,便是男士专用的卫生间。叶修一路压着他,两人跌跌撞撞的滚了进去。咔哒一声轻响,门锁上了。少将紧紧的抱了上来,力气大的仿佛要把他揉进体内。


    蓝河猝然一惊,心像被火烙住了一般,一厘一寸,全都化成了柔软的泥潭。


    僵直的身体缓缓放软了下来。蓝河犹豫了一会儿,终于慢慢抬起双手。纤细的小臂一点点儿收拢,像怕惊散他似的,小心翼翼的环上了Alpha绷直的脊背。


评论(38)
热度(878)
2016-03-05